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八十後看《醉夢英倫》

2015/3/18 — 14:24

【文:河馬花HIPPO [email protected]歌德古堡】

《Soul Boys of the Western World》(醉夢英倫)是英倫新浪漫樂隊 Spandau Ballet 的紀錄片,之前我已十分喜愛八十年代的音樂,家中亦收藏數張Spandau Ballet的黑膠唱片,所以這部電影是必看的,但看後又發現電影不止是關於樂隊的成名史,而是整個八十年代的文化與音樂的歷史記錄,甚至遠至香港的觀眾及八十九十後都會有共鳴。

新浪漫發源地—Biltz Club

廣告

由 Gary Kemp、主音 Tony Hadley、低音結他手Martin Kemp、色士風手 Steve Norman 及鼓手 John Keeble 組成的 Spandau Ballet,五人出身的倫敦工人階層家庭。七十年代末期五人經常出沒於由 Steve Strange 主理的地下夜店 Biltz Club,也就是新浪漫運動的發源地。

廣告

《To Cut a Long Story Short》—Spandau Ballet首支單曲

Steve Strange 管理下的 Biltz Club,要一定穿得有性格有創意才能進入,成功聚合了一大班音樂人、時裝設計師、傳媒人,絕對是當時的潮人集中地。Biltz Club 孕育了新浪漫,本身是模特兒的 Steve Strange 對造型化妝的觸覺大大影響了不少新浪漫樂隊,而 Biltz Club 內的駐場 DJ Rusty Egan 亦播放不少影響八十年代音樂的歌曲如 Roxy Music、David Bowie、Electric Light Orchestra、Kraftwerk 等等,加上 Spandau Ballet 創作大腦 Gary Kemp 自小受美國soul music影響,是Gary Kemp創作的根基。

一個創意爆發的年代

導演George Hecken成功重現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的Biltz Club,全靠她取得大堆珍貴的footage,讓我這個能通過大銀幕感受到八十年代club scene的繁盛,以及人們的創意。Biltz Club裡每人都悉心打扮,就像當年Spandau Ballet初出道的海盜造型,就是取材於二手店的舊衣再自己修改而成,為求獨一無二,非常有DIY精神。

Spandau Ballet 早期海盜造型(左至右:低音結他手 Martin Kemp、主音 Tony Hadley、鼓手 John Keeble、創作大腦 Gary Kemp 及色士風手 Steve Norman)

Spandau Ballet 早期海盜造型(左至右:低音結他手 Martin Kemp、主音 Tony Hadley、鼓手 John Keeble、創作大腦 Gary Kemp 及色士風手 Steve Norman)

十年的黃金歲月

Spandau Ballet 與 Biltz Club 及 Steve Strange 的關係非常密切,樂隊首次現場就是在 Biltz Club 裡。後來樂隊成名簽唱片公司,就開始了十年的黃金歲月。由首支單曲《To Cut a Long Story Short》、《Chant No. 1》、《True》、《Gold》、《Only When You Leave》、《Highly Strung》、《Through the Barricade》必定提及,但當中的焦點是五子間的友誼,英國已經紅到發紫,以white soul元素的《True》成功遠征美國,正式邁向國際巨星之路,全都是靠 footage 讓我看到五子被樂迷包圍激動心情,就如他們所說「從沒想會這樣瘋狂!」。成員結婚、與樂隊 Duran Duran(我就是 Duranie)上電視台玩估歌仔遊戲、與Paul Young同台參與Live Aid音樂會,可見五人間的友誼,同時也紀綠了八十年代的英國流行音樂。

在Spandau Ballet的故事裡,也加插了不少的世界大事,包括保守黨戴卓爾夫人上台後的人頭稅、福克蘭戰爭、六四事件、與愛爾蘭共和軍的流血衝突等等,《Through the Barricade》一曲就是樂隊對後者事件的反應,可見Spandau Ballet雖然是流行樂隊,但也非常關心社會大事。

《Highly Strung》一曲在香港取景,真是讓人懷念呢。

九十年代是Spandau Ballet的真空期。踏入創作大腦Gary Kemp全力進軍電影界後,五人各散東西,Steve Norman長居西班牙小島Ibiza, Tony Hadley展開單飛生涯,1999年更因版稅分配對薄公堂,友誼破裂。導演都是輕描淡寫略過,再神來一筆一曲《Through the Barricade》藉歌寄意,五人的關係漸漸修補,終於在2009年宣佈重組,再回想Spandau Ballet五人一起經歷過的風雨人生高低潮,都看得令人感動,也令人想起八十年代的光輝。

結尾非常聰明地以Spandau Ballet在2010年Isle of Wight Festival現場表演金曲《Gold》作結尾,成功將樂隊帶回現代,亦見到Spandau Ballet的功架依然十足,主音Tony Hadley唱功更猶勝從前。

Spandau Ballet 的 artwork 也是非常新浪漫(Parade 是我聽得最多的 Spandau Ballet 唱片)

Spandau Ballet 的 artwork 也是非常新浪漫(Parade 是我聽得最多的 Spandau Ballet 唱片)

與千禧年後的樂壇最大的分別,八十年代是一個創意爆發的年代,新浪漫運動就是一個最大的証明,新浪漫流行樂隊如Duran Duran、Spandau Ballet、ABC等等都是實力與造型至專輯設計,都是非常出色的。 而《醉夢英倫》成功把這個畫面呈現在大銀幕前,紀錄了八十年代的文化與音樂的歷史,當中五子重修舊好更是感人。

2010年Isle of Wight Festival《Gold》

後記

看完《醉夢英倫》數天後,傳來新浪漫運動的發起人 Steve Strange 在埃及去世的消息。與 Biltz Club一眾關係密切的樂隊 Spandau Ballet、Billy Idol、當年的守門人 Boy George,甚至同期出道的新浪漫樂隊 Duran Duran、、Ultravox、synthpop 組合 Pet Shop Boys 都表示震驚及遺憾。的確,Visage 的 Steve Strange的離開是音樂及時裝界一大損失,沒有 Biltz Club 就沒有新浪漫運動。我在這裡以一曲《Fade to Grey》送行。

《Fade to Grey》—Visage 的 Steve Strange 造型簡直行前了二十年。

 

醉夢英倫電影網站

http://spandauballetmovie.viipillars.com/

 

(原文連結)

Bitetone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