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民」 — 英治時代的語文曖昧問題

2017/6/9 — 15:29

《中文解毒》陳雲 著

《中文解毒》陳雲 著

英治時代的語文曖昧問題,公民是其中的一個。

我們是國民,在英治時代,我們是英國的屬土國民,在九七之後,我們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國民。

公民是英治時代的委婉講法。公民就是國民,即使是沒有完整國民權利的香港人BNO國籍,英文也是British Nationals Overseas,講到明是National,中文本應該翻譯為英國海外國民,但英治政府巧妙地翻譯為英國海外公民,令香港人繼續忘記國家與國民。

廣告

公民也是對的,這是用了古文來取巧,原本中文的公,是一國之內、王朝之下,皆為公,都是你有權享有的。外國的東西,對於你來說,不是公,而是別國之私。正如英治時代,為了迴避國家,便將國立小學、國立中學稱為官立小學、官立中學,官在古文就是國、王、公的意思。

公民這個曖昧的詞,令香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好容易轉去國際公民、世界公民(world citizen)這個不切實際的空想,連接住普世價值,將香港人的國家問題、國民身份、國民福利等觀念虛化,令香港人無法有自己的國家意識,方便殖民統治和跨國財團僱用香港人做事,方便中產離地移民。

廣告

英治政府推廣古文教育,英國殖民地高官、華人中文師爺都精通古文,可以在古文裡面取得靈感來製作中文翻譯詞,將現代觀念曖昧化。官立、公民、公署、立法局這些名詞都是。九七之後,蠢鈍的港共反而將國家暴露了出來,例如曖昧的立法局竟然正名為立法議會,令香港人有了國家觀念。

香港好多觀念需要解殖民,以便香港建國可以前進。這是我在《中文解毒》(2008)一書做的努力,我的香港建國,做得比大家想像的早,不着痕跡,深刻而廣大。支聯會六四晚會這些東西、中國愛國主義這些東西,為什麼近年不再受到歡迎?是因為陳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