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月飛霜 — 讀西西《六月》

2015/6/23 — 16:04

【文:楊彪,抄寫及攝影:徐易彤】

《六月》毫無疑問是一首指向政治事件的詩,但卻又寫得十分含蓄。詩以探訪友人一事開首:「牆上掛著幅/抽象畫,兩旁是/ 巨型書架/能夠坐在這裏/一塊兒聊天/真好。你的女兒/在中央美術院/念書,我們剛好/帶了冊亨利摩亞/送給她」,閒聊過後就一齊逛街,經過民辦的書舍、有唱搖滾樂的咖啡店以及住在喇嘛廟旁坐在輪椅上思考的作家,一直到除夕午夜方才分別,並且在第二天早上收到長安街下滿了雪的消息,詩到了這裡似乎只是和友人之間家常般的閒聊,一切都與政治無關。

真正令我們窺探到詩中政治指向的關鍵是第三節開始出現的「六月飛霜」現象:「六月/又來了,天色/詭異,你們那裏/驟然雪崩,透過/熒光屏幕,坦示/慘白的廣場,都城/滿罩濃霜,寒流/不斷擴散,所有的人/震驚」從關漢卿的《竇娥冤》開始,六月飛霜就成為天下有大冤的象徵,詩的畫面亦由友人的居所轉到熒光幕前的廣場,六月飛雪的廣場不得不令人聯想起與之相關的政治事件。但即使是政治指向最為清晰的第三節和第四節,詩人仍然選擇將這些線索收藏在探訪友人一事背後,如「每年六月,我們孕育/遠行的夢,看一點/山水,買一點書/探訪朋友。」

廣告

詩中另一個耐人尋味的是其暗藏的距離感,詩人在詩的開頭以探訪者的身份出現,而「飯店」、「你撥電話來」、「你們那裏」、「透過熒光屏幕」等均強調了詩人與友人之間的距離,它表面上表現出對遠方朋友的思念和擔憂,「這麼嚴峻的六月/你好麼?只有/降溫的消息,太冷/太冷了,遠方的景物/凝結成冰/我們的夢氣球/一一凍裂。」但實則亦是對六月廣場上發生的事感到無助的慨嘆和迷茫,「攤開/地圖,不知道/兩隻腳,還可以選擇/哪一個方向」。

詩中還有不少看似無關痛癢但卻暗藏玄機的意象,例如開首的「中央美術學院」、「亨利摩亞」、「民辦書舍」、「唱搖滾樂的咖啡店」和「旁邊住著坐輪椅的作家的喇嘛廟」等,當你明白到這些意象背後的含義時,就會明白詩人從一開始就將整首詩定格在1989年6月4日長安街的廣場上,一刻也不曾離開。

廣告

六月(節錄) 西西(香港)

牆上掛著幅
抽象畫,兩旁是
巨型書架
能夠坐在這裏
一塊兒聊天
真好。你的女兒
在中央美術院
念書,我們剛好
帶了冊亨利摩亞
送給她

你帶我們去逛
民辦、書舍,過兩條街
還有唱搖滾樂的
咖啡店,喇嘛廟旁
住著坐在輪椅上
沉思的作家。除夕
子夜,揮手再見,清晨
八點,你撥電話來
報訊:下雪了
從飯店的露台
我們看見,銀白
美麗的長安街
樓房的屋頂,灑遍
童話世界的糖粉

每年六月,我們孕育
遠行的夢,看一點
山水,買一點書
探訪朋友。六月
又來了,天色
詭異,你們那裏
驟然雪崩,透過
熒光屏幕,坦示
慘白的廣場,都城
滿罩濃霜,寒流
不斷擴散,所有的人
震驚

這麼嚴峻的六月
你好麼?只有
降溫的消息,太冷
太冷了,遠方的景物
凝結成冰
我們的夢氣球
一一凍裂。攤開
地圖,不知道
兩隻腳,還可以選擇
哪一個方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