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思圖書館-圖書館未來可以怎樣走下去?

2019/2/18 — 15:00

位於丹麥第二大城市奧胡斯的「Dokk1」圖書館,於2015年正式啟用,翌年榮獲年全球最佳圖書館大獎圖片來源: https://dokk1.dk/press-requests

位於丹麥第二大城市奧胡斯的「Dokk1」圖書館,於2015年正式啟用,翌年榮獲年全球最佳圖書館大獎圖片來源: https://dokk1.dk/press-requests

圖書館從古到今都有承傳歷史,傳遞知識的功能,亦是實踐「文化平權」的主要文化場所,不論階級,都能享受圖書館內的服務,進入知識大門。然而,在現今數碼科技發展蓬勃,傳遞知識和承傳歷史的載體都不限於實體書的時代,圖書館的功能會否被取締? 國際間又如何思考圖書館未來的方向?

傳統圖書館的功能確實近年來在國際間引發討論。特別是在2008年歐洲多國陷入財困期間,政府提出緊縮部門的開支,鑑於圖書館普遍在借書率和到館人次均有下跌的情況(香港現今亦面臨同樣問題),就順利成章成為削減開支的目標。在這樣情況下,各地公共圖書館都各出其謀,吸引更多人使用圖書館,促使圖書館轉型。研究圖書館發展的學者總括當年的轉型是由收藏(collection)到連結 (connection) 的重要里程,強調圖書館並非只有藏書和租借圖書的功能,而是透過藏書,配以文化活動連結社區,鼓勵交流。因此,繼「參與式博物館」,歐洲牽起另一個「參與式圖書館」的論述和實踐。

丹麥「Dokk1」:官民合作,共創圖書館

廣告

「Dokk1」圖書館以知識和文化中心(Center for Knowledge and Culture)為定位。鑑於人類學習知識的途徑日趨多元,館方認為圖書館傳遞知識的方法亦應與時並進。因此,圖書館除了是借閱圖書的地方,也有展覽、遊戲室、互動工作坊、語文閣等空間,旨在成為市民用作文化交流、共同協作的重要樞紐。舉例說,為支持初創企業發展,圖書館設立共享工作空間和會客室,讓初創企業家可以在圖書館工作和會見客人;為配合STEA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rt, and Mathematic)教育和發展,圖書館設立創客空間,定時舉辦工作坊,在社區推動創客文化。

圖2: 圖書館內放置大型公共藝術品「Gong」,連結區內醫院的產房,當有新生命來到這個城市,父母可以在產房按下按鈕,「Gong」就會自動被敲起,與眾人分享他們的喜悅。圖片來源: https://dokk1.dk/press-requests

圖2: 圖書館內放置大型公共藝術品「Gong」,連結區內醫院的產房,當有新生命來到這個城市,父母可以在產房按下按鈕,「Gong」就會自動被敲起,與眾人分享他們的喜悅。圖片來源: https://dokk1.dk/press-requests

廣告

政府在規劃「Dokk1」圖書館時,強調要連結社區,鼓勵公眾參與,因此政府定立公眾參與策略,以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的精神和方法,了解大眾對圖書館的期望,集思廣益,與大眾共同設計這座圖書館。圖書館也成為受市民擁戴的社區資本。

芬蘭「Oodi」:圖書館帶領人類面對未來

去年十二月啟用的赫爾辛基中央圖書館,館方希望圖書館能夠在科技主導的時代,帶領人類好好認識、感受和面對未來。因此,圖書館設有3D打印機、掃瞄器、焊接工具和鐳射切割機等科技器材;館方同時設立創客空間、沉浸式投影室、錄影室,配合教育活動,望能提高大眾的數碼素養(digital literacy),培養市民利用科技解決問題的技能。舉例說,市民可以在圖書館利用3D打印、焊接機等器材,修理個人電子用品,遇到困難時,可以請教在場的導師和其他使用者,互相交流、學習。圖書館提供設備,鼓勵社區共學,利用創意和科技解難,培育創意公民(Creative Citizenship)。

圖3: 圖書館設有各種科技器材供公眾免費使用。圖片來源:https://www.oodihelsinki.fi/en/for-media/

圖3: 圖書館設有各種科技器材供公眾免費使用。圖片來源:https://www.oodihelsinki.fi/en/for-media/

圖書館內的規劃經過二十年與民共議的過程,希望回應社會不同的需要,共同實踐大眾對圖書館的想像。當地負責文化規劃的官員在訪談中提到,正因芬蘭人口少,圖書館必須協助每位國人發揮潛能,其成立的目不僅是為買不起書籍或電腦的人服務。芬蘭教育的成功,就是無論在學校、家庭和社區都能塑造良好的學習氣氛和提升大眾的好奇心和學習動機,圖書館當然功不可沒。

荷蘭「LocHal」:既是圖書館,又是實驗室

荷蘭蒂爾堡的「LocHal」圖書館,由舊火車廠活化而成,圖書館利用火車廠獨特的空間,轉化成開放、多元的學習和實驗空間,圖書館內特設六個實驗室:

「LocHal」設計者實踐對圖書館的豐富想像,深思當代社會傳遞知識的媒介和方法,透過多元化的教育和外展活動,連結社區,鼓勵市民積極參與圖書館的研究和共創項目。最重要的是,「LocHal」沒有背離圖書,反而是以館內的藏書為出發點,配合不同活動,將書本的知識實踐,並鼓勵與他人交流協作。

在香港,「公共圖書館及活動」佔政府對文化藝術的資助百分之27,資助額為三大公共文化場所(其餘是「文物、博物館及展覽」和「公共演藝場地及節目」)之首。十多年來,政府大興土木興建博物館和演藝場地,社會亦積極討論對兩者未來的發展。反觀近年提出發展新一代圖書館的人就好像只有鄧永鏘爵士和胡官。筆者拋磚引玉,希望各界為公共圖書館未來的發展出謀獻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