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說《立場》 香港需要怎樣的網媒?

2015/1/1 — 8:48

近日,《立場新聞》成立,謾罵聲聲聲入耳──蔡東豪矯情無恥,《立場》團隊是比人呃的傻仔。謾罵者的肉緊程度,讓我差不多以為他們都親身認識《立場》團隊,以致有能力判其人品;跟他們有血海深仇,足以讓他們全力發炮問候其家人。《立場》還沒有正式面世,就有人發起「唔睇唔 like 唔 share」。這種反應,我始料未及。

我在舊文《再別主場》中說過,《主場》於我,是個很有情的地方,雖然不認識團隊中的每一位,也從未跟蔡生談過話,但看著這些真誠努力的人被罵得一文不值,心有戚戚然。不過,我明白不是每個人都當過《主場》博客,即使當過,也不一定對這個園地有情。事實上,基於純感情的支持,除了做成 TVB 慣性收視,實在沒有甚麼益處。

在《立場》開張的日子,我想談的是, 我們到底需要一個怎樣的網上媒體。假設罵蔡生和《立場》的人依然關心社會(民主)發展,以及媒體在其中能發揮的作用,我們有必要在杯葛《立場》之前,想想前《主場》作為一個網媒,為甚麼重要;而舊主場團隊,又可能帶來怎樣的景象。

廣告

(由於我一直以寫文藝項目為主,文章下半部分以此舉例。)

1. 你沒有看到的資訊
媒體上有的資訊很多,沒有的資訊更多。例如我問你以巴衝突中,平民到底怎樣想?墨西哥學生被屠殺事件來龍去脈是怎樣?伊波拉疫症最新發展如何?這些中文媒體很少有報道。

廣告

當然你可以說這些是無謂資訊,不過仔細想想,不完整的資訊,就如 TVB 選擇不報道警察打人經過一樣,對大眾如何理解一件事件有關鍵影響。作為負責的媒體工作者,找出資訊中缺乏的部分,加以調查報道,是很重要的。因為掌握多樣的資訊,進行討論,是民主不能缺少的元素。

開張的《立場》新聞中,有一系列以巴戰地的個人故事文章,就是編輯看見媒體中缺乏相關資訊,專程採訪的結果。當然還有其他不能盡錄。要做這些報道,資源是其中一個因素,對採訪報道的執著,也許是更關鍵的誘因。

2. 大眾化平台
《主場藝術》對文藝界的對外溝通非常重要,主要因為它嘗試改變藝評/藝術性文字一貫的角度與寫法。寫展覽不再需要用深到冇人明的術語,而可更重個人感受,或對生活的反思。藝術本來就由生活而來,不是太空科學;愛文藝者不應自說自話,不愛文藝者也不應把文藝看成怪胎。可是,藝文圈長久以來形成一套獨特的論述語言,圈外人很難明白,久而久之歸結爲「我唔識藝術」,索性不看,對本地製作的作品票房也有影響。圈內人由於缺乏另類聲音評論,討論也容易停滯。因此,鼓勵大家用大眾化語言表達自己熟悉的領域,而不是純粹「自 high」,是促進溝通重要的一步,也是我認為大眾媒體應該扮演的角色。

說來簡單,但由於論述方式積習日久,如果沒有明確的編輯方向,以及足夠頻密供稿的博客,這點很難做到。除了藝術,《主場》其他版面也嘗試把其他專門領域如科學、綠化等用同樣形式表達 。在《主場》結束前最後的博客聚會中,的確看到不同領域的人溝通增加了,也發現大家關心的議題,竟不謀而合 (例如社區藝術,本來就用上很多綠化)。從這點看來,《主場》舊班底對促進溝通是有承擔的。

3. 整合平台
今時今日,大眾化資訊何其多。藝文資訊再大眾化,也一定不夠公共事務、社會議題、八卦新聞、商品廣告大眾化。如果你是一個純藝術媒體, 讀者根本不會click 進去,更別說交流討論。 但由於《主場》是整合媒體,各種資訊在同一版面上出現,加上編輯的排版設計,本來對藝術沒興趣的讀者可能會「手多多」click 來看看,久而久之,各個專業領域才能打破自己既有的讀者群,接觸更多不同的人。要談社會改變,如果不嘗試整合各個領域的人,社會除了出現更多所謂的民主山頭,實際上能推動甚麼改變?

而這種整合,是需要媒體觸覺、大量精力和人手的。資訊不會自動整合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整合才能帶出一個更全面的景象。網媒年代,編輯看似最無用,但也許,也是最珍貴的資產。

4. 有能力抗衡商業宣傳的新媒體
《主場》結束前,一直在跟客戶研究另類廣告/宣傳手法。藝文團體宣傳經費不多,途徑也不多,很多時透過付錢給雜誌寫繕稿了事。坊間有很多人訪、專題,其實是繕稿,一面倒告訴你表演如何好。結果,能分辯的人對這些稿件不屑一顧,不會分辨的人得不到準確的資訊,對推動文藝其實沒甚麼好處。(其實是對推動甚麼商品也沒好處)

《主場》的「繕稿」,是很有限度的:客戶通常不會要求作者更改寫作方向、手法,甚至有客戶容許作者尖銳地質疑他們舉辦的活動。有人會問,這樣算什麼宣傳?我的看法是,藝文節目貴在有討論空間,或者俗點說是有 noise 。很多坊間的節目,不但沒有宣傳,連談論的人也沒有,這對作品來說是最不理想的狀態。《主場》的做法,是透過評論,替作品增加曝光率,個人認為這種方法有研究空間。

當然,這個做法有產生問題的時候。試過有團體付我稿費去看一個表演寫份評論。那個表演有做得好的地方,也有我認為很值得商榷的地方,我便如實寫了。事後團體覺得我寫得太負面,不專業,要求編輯不要出稿。由於是客戶稿件,編輯一定要聽從,可是照樣付我稿費,也著我不要介懷,因為文章中肯,本來就沒甚麼好責難的。要實驗抗衡純商業宣傳手法,需要很多勇氣和反覆嘗試,這點,《主場》對編輯和作者都給予很大空間。

《立場》今天才開張,一切言之尚早。很多人對蔡東豪有質疑,我並不認識他本人,所以無從抗辯。不過可以肯定,《主場》一直能做出這樣的新聞,是因為背後有一支優秀的團隊,而我不相信任何人有能力說服他們留下來做爛新聞。(有能力的媒體人是很難搞的哈哈)

觀乎《主場》的往職,和我們身處的社會需要的資訊平台,我們也許可以給《立場》一個機會。信任它的可以幫忙建設,不信任又不服氣的可以監察評論,冇眼睇的大可以唔睇。不過,請不要謾罵,也不要分化。畢竟,我們已經沒有分化的餘地了。

作者網誌:http://chingmia.blogspot.hk/
Facebook: www.facebook.com/monacpui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