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黑白之戰的「黑」與「be water」文化 — 源自香港海盜文化的根

2019/7/9 — 13:53

6.21 民間行動期間,灣仔警察總部遭大批示威者包圍。

6.21 民間行動期間,灣仔警察總部遭大批示威者包圍。

【文:黃勁輝(長篇小說《張保仔》作者)】

或許一直有人問,為什麼今次香港的抗爭者都要穿黑衣、戴口罩、護目鏡?

黑,是來自黑群(Black bloc)的觀念,一種來自上世紀末歐洲抗議遊行的戰術模式,在行動中掩護個體的身份,是保護自我和防止被警察辨識身份的方法。黑群背後象徵的,是無政府主義者的精神。

在現代資訊發達的香港,各種閉路電視監視下,黑群對抗爭者是最有效的保護方法。再加上網上鍵盤的匿名者,通過連登交換信息,迅速行動。在香港這種地小人多,交通便利,資訊發達的城市更是無往不利。

Be water,本身就是香港人的特性。香港是海洋文化,有別於大陸文化。水,是靈活善變,以弱勝強,以柔制剛。海洋文化的人民,無不是愛好自由的。

香港與台灣,正是島的文化,水的文化。英國管治香港多年,將小小漁港發展至今日的國際金融中心,實拜自由主義而來。大家別忘記,大不列顛帝國是以島國馳名,英國本身是海洋文化的大佬,香港與英國就有這種水土上的淵源了,台灣與香港的聲氣互通,亦是海洋文化的近鄰。

其實香港的經濟奇蹟,亦不過源自 be water。英國政府只是在六七暴動以後,以「老廉」(廉政公署)制衡警權,搞些基本建設,實行不干預政治,提倡高度的自由主義模式以外,沒有什麼特別的經濟主導政策。香港人本身就是機會主義者,無論前面後面,你唔好搞我,自己識揾食。小小彈丸之地,人才輩出,創出一片自由經濟樂土。

究竟 be water 的文化和無政府主義文化,是否來自英殖文化呢?筆者認為不是!

追溯歷史,可以去到大清道光嘉慶年間的張保仔海盜文化。香港當時未叫香港,只是新安縣其中一兩個小島。但是有一群海上的自由主義者,盤踞在大漁山(今大嶼山)一帶,分別建東營盤與西營盤為哨站,以扯旗山(今太平山)為戰略視野據點。他們都是漢人,不認同滿清異族的管治,於是 be water,在海上建立自己的國度,一方面對抗來自東方的滿清政府,又要面對當時佔領澳門的葡萄牙人,還有經常往來大不列顛帝國與大清帝國的英國東印度公司,這些所謂西方的外國勢力。

張保仔盤踞的香港在東西方之間,海盜文化就是 be water。有時要跟清廷或外國商船開戰,有時又要跟他們談判,在不同勢力之間周旋,建立一套海上自由貿易的規矩。誰要在香港海上領域運輸,都要交保護費。這種海盜天生海冒險,不懼生死,相對於當時本身積弱多年、打份工心態的大清水師,張保仔的水軍自然所向無敵。他們靈活的戰術,無比的生命力,充滿自由浪漫。但是自由浪漫背後,是從來沒有安全感,永遠的飄泊,永遠的冒險。大抵香港這麼多年的命運,就是這樣有趣地形成。

也許來來去去的人很多,以前沒有人把這片土地當係家,只係揾食的地方,避難偏安之所。但是來到這片土地的人,自然受這種浪漫自由的文化所吸引,地緣政治產生的自由思想,又流入了這片土地的人的血脈之中。這種自由思想,不是殖民地社會而來,更不是今日一些思想文化低層次官員所說的「通識教育」而來(套用某偉大的大明星用語,真的九唔搭八!),而是這片土地神奇的色彩,香港文化的根。

今日香港幾代土生土長,已經認定了這個家。他們已經形成了一種成熟的自由文化思想,所謂「香港文化」的核心,很大程度就是自由主義。「香港文化」是一種文化,不會因為外來者而改變,反而一代一代來自各地的移民,他們慢慢喜歡了這種自由思想,受到文化融合,甘願為自由而拚。我粗略來看,不少雨傘運動或反送中運動之中的領袖人物(不點名了,隨便開一個梁天琦吧!),其實有不少並不一定土生土長,更多是年少時移民過來,受香港教育而孕育了這種優良文化。

反送中運動的衝突,是香港人這種遠自英殖一百年之前已經形成的自由文化,受到另一種文化的攻擊。送中不是簡單的一條法例,(今日葉劉仲喺到講解法律,沾沾自喜,又係另一個九唔搭八!)而是文化的問題。

今日的香港政府反送中過程帶來的是,盲目輸入可怕的種種反自由文化思想,人治代替法治,警權高壓控制,財產任由權力掠奪,不公平不自由的貿易營商環境,都是挑戰整個香港文化的核心。無怪乎今日翻天覆地整個香港都加入反送中運動,甚至南亞裔移民,也受到香港自由文化的感召出來上街,香港人血脈中愛好自由的海盜天性鼓動起來了。這是黑白之爭,一場文化的衝突。

(關於無政府主義的源頭,下回再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