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談《伏羲考》

2017/4/16 — 13:3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因為香港首富李嘉誠一句「女媧補天」,鄙人和作者易如之也曾撰寫文章,探討「女媧補天」跟「共工怒觸不周山」之間的關係。在上篇文章中,鄙人曾指出聞一多的《伏羲考》論證頗多疏漏,甚至有穿鑿之嫌。那麼,聞一多的《伏羲考》還有否其他問題呢?

「口頭傳統」的局限

其實,《伏羲考》其中一個論證上的問題,便在於聞一多在文中一再強調的「田野考察」。他口中的「田野考察」,其實大部份都是透過人類學或歷史考據學的「口頭傳統 (oral traditions) 」獲得。簡而言之,是考察人員尋找當地部族長老或長者,憑著他們的記憶,將當地世代相傳的傳統民謠、讚美詩紀錄下來。

雖說「口頭傳統」也屬於「口頭遺產 (oral heritage) 」,但是它跟「口頭歷史」最大的不同之處,是「口頭歷史」紀錄下來的內容,通常是憶述受訪者的個人的親身經歷,或者第三者透過觀察所得的經歷,「口頭傳統」紀錄的內容,基本上不涉及親身經歷,唯一的親身經歷便是他學習那段傳說或歌謠之時,那一段口耳傳授過程。

廣告

因此,若然我們沒有其他的古代文獻記載,特別是地球上很多部落和少數民族,只有語言沒有文字,我們根本難以單憑「世代相傳」四字,得知這類民謠或傳說的準確誕生日期。另一方面,如果這些部落跟其他種族混居,我們也難以知道這個傳說在傳承過程中,有否受到其他民族傳入的文化影響。

事實上,種種跡象顯示,即使家傳戶曉的「盤古創世」神話,也是基於漢人南遷,吸納其他民族創世神話而建立的「複合型神話」。「盤古」的問題,我們將會在稍後的篇幅中談論,但是這也衍生了一個問題:既然處於文化強勢的漢族,聞一多提到其他少數民族的「洪水遺民」神話,又會否是後來吸納其他部族的神話而成?

廣告

最重要的是,「口頭傳統」既然是口耳相傳,便極有可能在傳承期間出現譌傳,或者後人傳誦期間虛構杜撰新劇情,為故事加鹽加醋,致使我們無法得知其故事的真實原型是什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人加添了新劇情。這種因為口耳相傳,最終使故事面目全非的情況,跟我們小時候玩「傳話遊戲 (Chinese whisper) 」時所出現的情況類似。簡而言知,「口頭傳統」只能以文字紀錄現存的最終神話版本,我們難以得知這個故事在上古時代是否這樣,乃至是否存在。

盤古是庖犧的音轉?

聞一多的《伏羲考》另一個重大問題,便是他的部份論點,出自東方藝術考古學家常任俠。然而,常任俠著作中的部份論點,卻是值得商榷的。例如:早前易如之在文章中聲稱:「盤古其實就是庖犧的音轉」,其論點便是出自常任俠:「伏犧、庖犧、盤古、槃瓠,聲訓可通,殆屬一詞」,聞一多只是沿襲此說。然而,所謂「聲訓可通」,背後有着什麼音韻學原理?常任俠似乎並無詳細解釋。所謂「一音之轉」之說,更是近乎兒戲。

事實上,易如之曾聲稱「學者皆認為盤古是庖犧音轉」,其實不是客觀事實。在常任俠之前,清末民初學者夏曾佑,便只有聲稱「盤古」是「槃瓠」的音轉,並質疑盤古傳說是抄襲自苗族的傳說:「今按盤古之名,古籍不見,疑非漢族舊有之說,或盤古盤瓠音近,盤瓠為苗蠻之祖;故南海獨有盤古墓,桂林又有盤古祠。不然,吾族古皇並在北方,何盤古獨居南荒哉?

這裡所說的「槃瓠」,出自《後漢書 南蠻西南夷列傳》所載的傳說,帝嚳曾下令,凡取犬戎之將吳將軍首級,可以娶其女為妻,最後首級由他所養的畜狗「槃瓠」取得,帝嚳之女為免父親失信,跟「槃瓠」結婚並誕下六男六女,是「長沙武陵蠻」的祖先。

至於「槃瓠」是「盤古」音轉,「槃」在《說文解字》中的記載,就是「盤」的或體字;「瓠」字从瓜夸聲,鄭張尚芳的《上古音系》擬音為【ɡʷlaːs】,聲符「夸」則擬音為【kʰʷraː】,由於今粵音已讀不出匣母,才演變成【wu】音;古字的上古擬音則為【kaːʔ】。兩者差異在於「古」字的上古聲母,沒有「夸」的複輔音。夏曾佑的音轉說,比上古音是【bɯɡhŋral】的「伏羲」接近多倍。

先撇開常任俠那個十分兒戲的「一音之轉」不論,夏曾佑提到先秦和漢初典籍,確實沒有「盤古開天」一說。民初學者茅盾在《中國神話研究ABC》之中、前中國神話學會主席袁珂在《古神話選釋》之中則表示,「盤古開天」說正式出現的源頭,應該來自三國東吳徐整的《三五曆紀》。

「盤古開天」源於苗族神話

綜合以上論點,中國神話「盤古開天」,並非易如之所言的「象徵着社會由母系到父系的演化」,而是漢人因南遷而跟當地少數民族同婚和混居,使兩族神話附會為一。居於中原的漢民族自秦征百越後,因南遷而跟當地少數民族同婚和混居。在這段民族融合期間,吸納了南方苗瑤二族的盤瓠傳說,繼而發展出所謂「盤古開天」的神話,吳人徐整在編輯《三五曆紀》之時,則把這段複合型神話抄了進去。

到了西晉皇甫谧的《帝王世紀》,又從《三五曆紀》搬字過紙。易如之聲稱「現存最早能完整看到女媧故事」的《三皇本紀》,則已是《三五曆紀》誕生之後的三、四百年,唐代司馬貞在撰寫《三皇本紀》時,又表明了自己參考了《三五曆紀》和《帝王世紀》。換言之,所謂的「最完整的女媧故事」,盤古取代了女媧成了創世神,已是《列子》誕生後接近一千多年後的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