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冬 未了》推出半月,為甚麼那麼少人討論?

2015/11/25 — 14:31

蘇打綠「韋瓦第計畫」的最終章,《冬 未了》專輯推出超過半個月,但網絡上相關的評論,可謂少之又少。日前樂評人田中小百合終於出手,給予新作甚高的評價,也算是詳細評論的第一篇。跟百合兄聊起,我們都驚訝於新專輯討論遠較預期少。

怎麼這一張那麼有研究價值的專輯,卻沒有得到相應的評論?──好奇怪,也是我決心直視問題,書寫藝評的開端。

《冬 未了》一共有三張唱片,分別是輯錄 12 首歌曲的 Disc 1、龔鈺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冬之頌》的 Disc 2,再來是德國柏林演唱會的錄像。坦白說,第一次聽 Disc 1 的時候,我沒有一聽說愛上,倒是覺得感覺很像《夏/狂熱》的質感,同樣是成熟批判的味道。多聽幾次,音樂上也有所新發現,打開了 Disc 2,也翻開了預購版專輯附送的 Sodazine,我漸漸找到《冬 未了》缺乏討論的原因。

廣告

上一次張專輯《秋:故事》,主唱青峰在歌詞方面下了很多功夫,無論是用典、對偶,還是意境營造上,都不難發現斧鑿的痕跡,也是幾乎每個懂得中文的人,捧著歌詞本讀著,也一定有所發現的心思。來到《冬 未了》,重點轉移到音樂編曲上。從蘇打綠與德國管弦樂團合作開始,到 Disc 2 的鋼琴協奏曲,還有 Sodazine 裡面,主力編曲的龔鈺祺為每一首作品,分析音樂背景特色等等。《冬 未了》炫耀的是,蘇打綠的音樂修養和造詣。流行音樂不只是工業生產,也是有深耕細作的可能。

廣告

音樂作為一種抽象語言,自是叫聽眾們難以言說。對於習慣做歌詞分析的我,也坦言要做功課才能了解《冬 未了》背後的遊戲。光是聽專輯的時候,歌曲整體給我陰森冰冷的感覺,大概跟使用管弦樂有關。銅管樂器的深沉,弦樂急驟的拉弓,營造了隆冬的氣氛。規格古典的背景下,我又聽到爵士樂的影子。翻查 Sodazine 龔鈺祺的創作筆記,得知部分作品採用藍調或 shuffle 的風格,也算是爵士音樂的家族成員。流行樂團與管弦樂團合作,古典和爵士的碰撞,意義上也促成了一次音樂的新舊融和實驗。

一如從前的專輯,《冬 未了》歌詞大部分出自青峰之手,內容偏向與《夏/狂熱》相似。前者,歌詞多有關於德國哲學家尼采;後者,意象很多取材自德國文學家歌德作品《浮士德》;兩者都反映德國文化界的批判思維。從《夏/狂熱》著重個體面對現實,初入社會的成長心路,到《冬 未了》更多是關於社會歷史的看法,包括:猶太屠殺、切爾諾貝爾核事故和冷戰等。這種宏觀入世的態度,與蘇打綠一貫「小清新」的形象,風格突破甚為明顯,未知會否是「後韋瓦第計畫」的新路向?

作為計劃最終回的專輯,《冬 未了》埋藏了許多機關,呼應前三張同系列專輯的內容。先不論貫穿四季的「主旋律」,歌詞上也有提及其他季節專輯的歌名,例如:秋的《拾穗》、夏的《狂熱》,在 Sodazine 上也有說到,來到柏林與交響樂團合作,儼如完滿了春的《交響夢》。歌曲中還有呼應其他舊作之處,可謂愈是熟悉蘇打線的聽眾,愈是能夠從中發現有趣的小心思。

回到文題,《冬 未了》評論不多,我姑且大膽地猜測,是蘇打綠這次實驗太超前。無論是文字還是音樂上,專輯嘗試挖掘的深度,都是前三張無法比擬的。或者,團隊的心意,收藏在青峰解釋《博物館》一曲時寫到了:「人怕藝術難以理解,藝術會不會也怕對牛彈琴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