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凶月》— 你會坐時光機刺殺童年希特拉嗎?

2019/10/25 — 13:11

電影《凶月》(In the Shadow of the Moon)劇照

電影《凶月》(In the Shadow of the Moon)劇照

(劇透警告)

 

若果有時光機,你是否願意回到希特拉還是嬰孩的時候,殺掉他以阻止後來的納粹大屠殺?這問題背後的考慮和倫理學中著名的「電車難題」相通:若有一輛剎車掣失靈的電車正衝向在路軌上的五個修路工人,而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身陷險境;而唯一拯救他們的方法是扳下路軌的轉向裝置,使電車轉向另一軌道,卻會撞死該軌道上的另一個工人,你會扳下這裝置嗎?Netflix 電影《凶月》(In the Shadow of the Moon)的主要橋段結合了上述的倫理學難題和時間旅行的科幻設定,卻在一個警探追捕連環殺手的懸疑格局中開展。

廣告

回到過去以阻止悲劇發生的橋段,在科幻電影中十分常見,Netflix 數個月前推出的《轉動光陰》就是如此,同樣涉及美國的種族問題。《復仇者聯盟 4》也提及過「回到過去殺死小孩時期的 Thanos」,其實是越空刺殺希特拉的變奏,只是復仇者們發現此路不通。伊雲鶴基主演的《逆時空狙擊》則是「自己追捕自己」的超複雜時空迴圈;早年的《連鎖諜變》則是主角試圖回到過去以改變歷史,但改變一件事卻會牽一髮動全身、弄巧反拙的故事。這些有關時間旅行的電影大概可歸納為三種模式:宿命論、可變歷史和多重宇宙。

《逆》是宿命論,觀眾到結局時才明暸之前發生的情節環環相扣,主角不斷穿越時空的行為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反過來構成了歷史。這一個時空觀是封閉的,造成一種人力無可違抗的命定感。《復 4》則設定了多重宇宙觀;復仇者們不回到過去殺掉嬰孩時的 Thanos,不是道德原因,而是不可行,因為這會引起一個悖論:若他們殺掉小 Thanos,就不會有後來消滅一半人口的事,他們便不會回去殺小 Thanos,這便造成矛盾。《凶月》的時空觀則是開放的,認為回到過去可以改變歷史,卻造成了倫理學的難題。

廣告

《凶月》結合了刑偵和科幻類型,但感覺都只是用來表達信息的框架,在類型上沒有甚麼突破。例如男主角 Lockhart 是「偏執型工作狂警探」的樣板,不修邊幅的造型也無新意。時空旅行的原理只是讓科學家角色直接講幾句了事,時光機的外觀設計亦很常見,看來也不是電影的重點。劇情的動力是 Lockhart 追查連環殺手、一個非裔年輕女子, 逐步發現她行事的手法和動機。

因為兇手 Rya 的武器和時光機都是未來科技,Lockhart 的查案過程中基本上沒有科學鑑證等推理細節,亦沒有像《星際啟示錄》一般探究科學原理,因此《凶月》缺乏了偵探懸疑片和科幻電影的知性趣味,電影類型彷彿只是吸引觀眾收看的套路,而故事成為了為信息服務的背景。創作者真正想達的是一個政治寓言:2015 年,即特朗普當選總統之前一年,美國的極右白人至上主義者會開始針對其他族裔的行動,最後種族衝突會發展成內戰。女主角就是從 2024 年回到過去不同的年份,除去那些將會發動種族戰爭的關鍵人物。

創作者的立場明顯,可想而知他們會選擇「殺掉嬰兒時期的希特拉」。當最後 Lockhart 和 Rya 之間的真正關係揭盎之後,前者更成為了 Rya 行動的核心動力。這樣明確的政治與倫理立場可說激進,也不免削減了電影透過虛擬情景啟發觀眾反思複雜課題的潛力。本來 Lockhart 作為兇手的對立方,可以質疑「為了救多數人而殺害還未犯錯的少數人」這種思路,提出其他重要考慮。然而《凶月》卻是一面倒的,Lockhart 知道整個真相後便全然倒戈,沒留下多少讓觀眾細味與思索的餘地。相較之下,例如在《蝙蝠俠:黑夜之神》中,編劇藉小丑的口對人性複雜之處有所探討,邀請觀眾體會不同人物的內心掙扎,兼顧了商業娛樂與內容深度兩方面的成效。不過,《凶月》這樣結合多個電影類型去探討政治課題的手法,回應當下國族/種族主義回潮的時局,仍算是其創新之處,亦透露出荷里活創作人在商業考慮以外的社會憂患意識。

延伸參考:

1. The Spierig Brothers(導演):《逆時空狙擊》(Predestination)。澳洲,2014 年。(電影)
改編自著名科幻作家 Robert A. Heinlein 於 1959 年寫的短篇《All You Zombies》。劇本佈局精奇,前段看似無關痛癢的枝節和人物背景到後來都緊扣在一起,多重迴圈的時空穿梭十分複雜,但拍出來條理分明。這是一齣以科幻手法來講述的希臘悲劇,一個令人訝異的宿命論故事。

2. Stefon Bristol(導演):《轉動光陰》(See You Yesterday)。美國,2019 年。(電影)
回應美國警察對黑人濫用暴力的科幻作品。女主角 CJ 與好友是天才科學家,以時光機回到過去,希望拯救 CJ 被警察槍殺的胞兄,但改變歷史往往牽一髮動全身,卻也無力改變冥冥中自在主宰的宿命。科幻橋段是引子,在時間旅行中帶出美國沉痾已久的社會問題和受害者家屬的傷痛。電影向時間旅行的經典《回到未來》致敬,邀請米高霍士客串飾演科學教師。

3. 大衛.愛德蒙茲 著,劉泗翰 譯:《你該殺死那個胖子嗎?》(Would You Kill the Fat Man?)。台北:漫遊者文化,2017 年。
圍繞「電車難題」而引申出來的倫理學探討。即使有些人會願意扳下轉向裝置,讓電車撞向一個人,而救回五個人,他們卻不願意「把一個足以阻擋電車的大胖子推下路軌以拯救五個人」,因為這又涉及到不同的道德因素。這不是想像性的思考實驗,實際上每天人們都在進行倫理上的判斷與取捨,但不一定反思其背後理據。「電車難題」的多個版本,可以讓我們反思道理判斷背後的理性與情感因素。

 

原載於《時代論壇》1677 期,2019 年 10 月 18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