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碟不休團 • 前言】獨立樂隊有宿命?

2016/9/22 — 18:41

「出了碟,但我還未想停下來。」— 訪問過的六位音樂人們,沒有原字原句地這樣說,但都有著這樣的心意。

推出一張專輯,是把成軍以來的歌曲選好,悉心製作,反覆編改,好整以暇,將音樂路上起行至今最膨湃的熱情,最精心的音符拼湊,灌注在首張專輯上。樂迷或許在推出專輯前已認識他們,期待唱片推出,或是在唱片推出後,經各種途徑得知又有新樂隊上場,而且好聽,可能有型,不如買碟試試,順道以現鈔支持。選擇認真地玩的獨立樂隊,十之八九,都是這樣起步。

廣告

兄弟爬山,各自修行,以樂隊來說,還是在出了第一張專輯後就放棄爬山的較多。其實不止香港,這狀況,全球皆然。

如果首張專輯是向樂迷打一個招呼,那在推出一張碟後就解散、休團、停業的樂隊,很多時,是與樂迷告別的機會都沒有。而除了少數的特例,這些「一碟樂隊」的故事,也會隨著音樂歷史的發展而被樂迷忘記。

廣告

也想當然,樂迷都貪新忘舊,聽鮮棄老。那推出了第一張專輯後,還繼續下去的音樂人,在再推出新作品時,必然失去了新人的光環,同時也經常有需要面對創作的瓶頸。「首張專輯經已我大學至今的所有精華,下一張專輯可能會沒有那麼精彩?」「上次的Twee-Pop現在或許聽上去已是明日黃花,今次再玩點甚麼花樣吧」之如此類的自我猜疑,也是本地樂隊誠心誠意地,堅持要推出第二張專輯前,時有出現的想法,隨之衍生的苦惱也多不勝數。

《立場新聞》最新專題〈出碟不休團〉訪問了三個推出了超過一張專輯的音樂單位 — 分別是大學畢業不久的新青年理髮廳、07年推出首張EP的Fantastic Day的兩位成員,以及在香港主權移交前已經玩音樂的Relaxpose(業仔)。在與他們的訪談過程中,我們沒有聽到對與音樂相關事情的任何抱怨,一路玩下去,有人在製作音樂過程、或是與樂迷互動後催生一種嚴肅的使命感,也有人在成為樂手後得到旁人的尊重欣賞,甚或成功自我引薦,吸引追捧的英國足球球會,也要在球場播放自己的歌曲。

接下來的三篇訪談,我們可以一窺他們在製作後繼作品時,各種不能避免的難處,由創作、練團、錄製而至Mixing,他們或許愜意、感到稱心,但總是連帶著壓力:團員之間的不相容、財政壓力、地方難覓甚至身體的憂患。但相同的是,這些樂手在回憶創作音樂的艱辛日子時,均流露出滿足的神情。


文/陳裕匡 整理/陳珈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