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碟不休團 2】享受夾Band 不計較成果 — 五個男生的Fantastic Day

2016/9/29 — 17:09

Fantastic Day成員(左起)Halo、Dee、智偉、Winston與Sherman(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Fantastic Day成員(左起)Halo、Dee、智偉、Winston與Sherman(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2012年的一場電單車車禍,令一支樂隊成員重聚。

Fantastic Day低音結他手Halo在2012年遭遇車禍。出事後,樂隊成員趕到醫院探望。「一入到深切治療部,見到他的頭部因撞傷而腫了許多,腫到認不出樣子來。」樂隊結他手智偉當時十分擔心。「那時候,他的朋友說他從電單車跌下來後,『差點唔得』了。」

當時Fantastic Day經已休團五年。這段期間,智偉也沒有與樂隊成員見面。他們因為Halo聚首,到醫院外的空地煲煙。主音Dee跟結他手智偉與其他成員說「不如我哋『夾番Band』啊。」

廣告

「好啊,待Halo康復,立即夾!」智偉馬上回答。

廣告

一年後,Halo完全康復,FD成員多了見面,也回到Band房練歌,樂隊重新啟航。「12年尾、13年頭,重組後第一場show,成間酒吧爆滿,那天很開心。原來我們還有人記得,一定要一起夾下去。」智偉回想。

因Primal Scream而結緣

智偉與Dee在英國樂隊Primal Scream 2000年來香港表演時於現場認識,其他成員後來陸續加入。Fantastic Day(下文有時稱為FD)在2004年正式成軍,並在2007年推出首張EP《Well Well Well》。回想那一段邊學邊玩的日子,智偉曾經在街上撞到Dee,「他(Dee)說,這麼湊巧,我沒事幹,你又有空,週六入來我家玩(音樂)吧。」當時家住南丫島的阿Dee,後來也在該島上認識了一位朋友,他介紹了鼓手Simon給樂隊認識。加上愛騎電單車的低音結他手Halo,樂隊即埋首創作。

當年Myspace仍然流行,Fantastic Day亦有使用,每逢有新歌,他們就會上載。美國紐約州音樂廠牌Cloudberry Records聽到他們的兩首歌曲,發電郵給FD提出合作邀請。結果FD在該廠牌名下推出一張共印製100張的EP,《Well Well Well》。

智偉回想,年輕時遇到的人事問題、初初夾Band時會發生的瑣事,也會令樂隊成員吵架。沒有哪一次的架鬧得特別大,樂隊成員已好像陌生人般漸漸走遠,休團數年,直至Halo的車禍。

Fantastic Day(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page)

Fantastic Day(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page)

新唱片合約 新的開始

重新出發的Fantastic Day,在組團後幾個月認識了本地音樂廠牌Imagine Imagine Imagine Records的廠辦人Yuman。

當時樂隊正有衝勁,Yuman提議「不如你們用最短時間,例如三到至四個月內,試試可不可以錄到一張唱片?」FD接下挑戰,與這家簽下多支本地樂隊的廠牌簽下五年合約,並趕在原初鼓手Simon離港工作前推出《Innocent》EP。

新鼓手Winston所屬的樂隊與FD本身是鄰居。「當日剛好沒事做,坐了在Band房門口,聊聊天,我跟智偉就認識了。」Winston形容,所有事情都來得非常自然,後來因為在商業電台節目《不設劃位》中,聽到主持關勁松播放Fantastic Day的歌曲而有興趣加入的,還有新結他手Sherman。

被問到加入一支新樂隊,磨合會否有困難,Winston說「其實是關乎一股味道,味道要由無變成有。或者要說,我作為新鼓手,需要融合他們已有的味道,再產生一些新的東西,但又要感覺和諧。」

「要吸那股味道。」這位鼓手不停強調。

而FD的歌曲味道,很多時都由主音兼作曲者Dee去催生。智偉媚媚道來Fantastic Day創作的過程,「寫歌,多數由Dee寫好了第一部份的melody,給出一些chord的選項,或是唱一次給我聽,我便會用電話錄下來,回家再自己聽,又加一點東西。」

「我也會播大家彈奏的歌曲小節給Dee聽,然後有個『大概』,每首歌如此醞釀兩星期,便會成形。」智偉自2004年開始,便來往Dee的家中很多次。他形容,Dee家中甚麼也沒有,沒有智能電話,沒有錄音器材,只有一支破爛的木結他,他想起甚麼就彈,就唱,用紙筆記下,待智偉來到他家中就自彈自唱一次給他聽。

每次Fantastic Day錄音,都是由Dee創作了歌曲骨幹,Halo參考,寫出Bassline並灌錄,Winston錄鼓聲。接著,智偉就會錄電結他。「試過一次,請了幾個星期的假期,自已錄了接近廿多天。之後還有很多手尾要跟,錄完要mix(混音)一次,再交畀Alok(Lona Records的音樂監製),之後他再mix,也要逐首來,再傳送給我們核對。」

整個過程來來回回,反反覆覆,比起樂隊初期灌錄三兩首歌就推出唱片,現時的Fantastic Day,專輯的製作與歌曲的錄製過程則更繁複,結果卻因此更加出色和細緻。如新專輯《Kaleidoscope》中的多首歌曲,都擁有豐富的音層,例如〈Summer Of Love〉與〈She Is A Friend Of Mine〉等,也可聽得出樂隊花在混音上的功夫。

以下為《Kaleidoscope》的兩首歌曲:

 

愛隊主場播自己的曲

樂隊在2013年尾推出《Innocent》EP,接連在2015年推出兩張單曲《For Tomorrow》與《Disappointment》,漸見成績,其Jangle Pop與C86的曲風也成為他們的標記。新專輯《Kaleidoscope》則在今年四月推出。說到與英國足球會樸茨茅夫的合作時,智偉說「他們一聽就知『咩事』,不需要特別研究我們是甚麼音樂類型。」因為他們玩的音樂類型,很多英國樂迷都會熟悉。

智偉是英國球會樸茨茅夫的忠實球迷(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page)

智偉是英國球會樸茨茅夫的忠實球迷(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page)

智偉是英格蘭足球乙級(排在前面的有港人熟悉的英超、英冠與英甲)聯賽球會樸茨茅夫的球迷。「都(追隨了)十年了,這支球隊,我是很喜歡的。看著它由2008年贏得足總盃冠軍,再到破產,球隊成績一直斜線向下,球會總共經歷了三次破產,最終由球迷會買了,再到上季以78分打到上第六名,並能參加附加賽,有可能升班!」智偉難掩興奮之情,便打算以音樂為球會打氣。

「我想寫封信,說我是香港人,會買樸茨茅夫的球衣,會看球會的『文字直播』。我有支樂隊,想以樂隊歌曲給你們打氣。」他極力爭取,找英文較好的同事寫了一封電郵,內容講述他希望在球會主場 Fratton Park 球場播放Fantastic Day的歌曲〈For Tomorrow〉。

且慢。

文字直播?

「還有,因為非頂級聯賽,我們是沒有方法可以看到球賽直播的,只能讀文字直播。」這位「樸茅」球迷,面對球會比賽的文字描述,依然場場收看。「上季季尾第一場附加賽後,球會回覆,說球賽經已打了,無法播放Fantastic Day的歌曲,但著我們不用失望,因為球會會在下季開季時播放。」

智偉回想當時心情「真是非常開心,覺得他們肯播香港人的歌。我猜,球會只認為他是球迷,才會答應。」球會答應會在球場播放Fantatic Day的歌曲後,在球圈與本地樂圈均引起熱話,據他們的經理人Yuman所知,球會經已播放樂隊的歌曲。球會有興趣邀請他們到球場現場演出,惟日期未定。雖然「樸茅」最後未能升班,但智偉總叫完成了心願,與球心愛的球會一起繼續努力。

回想2007年英超球會利物浦來香港,香港大球場播放了不少英倫三島樂隊的歌曲,例如蘇格蘭樂隊The Views的〈Superstar Tradesman〉,我想像,如果在英國球會現場播放同樣具有英式風尚的Fantastic Day的歌曲,應該也會很匹配。

Fantastic Day結他手智偉(左),Winston(右)。

Fantastic Day結他手智偉(左),Winston(右)。

從高峰走下來

完成在心儀球會播放自己樂隊的歌曲這個願望,Fantastic Day繼續喜事連連。先是專輯《Kaleidoscope》推出日本版,又被Diskunion、Tower Records及蔦屋書店等當文化地標商店推薦,本地大型音樂節Clockenflap亦邀請他們參與今年的Line Up,並列作追加的焦點樂隊之一。可以說,Fantastic Day的知名度,今年明顯提升。

不過,人如果經常站在山峰上,會忘記在平地上如何走路。「消化(樸茨茅夫—事)後,便平靜了。開頭好開心,之後,到現在,就掉下來,因為你永遠不能夠、你不可以經常站在同一個位置。如果『不再是站在那個高位就不再玩樂隊』,這心態是不能持續樂隊的。」這是智偉今天感受最深的地方。

「我享受(夾Band)的整件事,不是計較成果,而是享受過程、一班人,一起生活的,爽!」鼓手Winston補充跟樂隊夾了幾年的感受。

Fantastic Day已推出了三張EP及專輯,而兩人認為FantasticDay將會繼續玩下去。「除了夾band,我甚麼都不懂。夾band後,別人會尊重我,也會尊重我的作品。」智偉強調自己「無咩叻」但是,因著 Fantastic Day,他認為「我做得到,已經做到了。」

智偉是公務員,空閒時間比較多,但大部份都用在音樂之上。「我希望繼續玩(音樂),玩到玩不了為止,我是希望,音樂這東西不停存在於我生活之中,只要不影響家人就可以了。」

被問到為何一起錄了碟,出過單曲與專輯,都希望與隊友走下去,Winston說「開心吧。滿足了一次,希望再滿足多一次。」他們說現時身在英國的Dee已為Fantastic Day作了幾首新歌,為樂隊新專輯作準備。

(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page)

(圖片來源:Fantastic Day facebook page)

 

文/陳裕匡 整理/陳珈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