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路

2019/2/25 — 11:38

英戈廿六年前曾是新納粹主義領袖,退出組織後成立「出路計劃」,協助極端主義者重回正軌。

英戈廿六年前曾是新納粹主義領袖,退出組織後成立「出路計劃」,協助極端主義者重回正軌。

【圖:吳宛盈、相片:Deckert】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陶潛的《歸去來辭並序》講述他後悔因家貧而當官,體會官場黑暗後,決定忠於自己辭官回鄉。這種覺悟讓他豁然開朗,但有些人做錯事後,即使痛改前非,陰霾卻如影隨形、揮之不散。

新納粹主義者縱火燒死數個土耳其人,令英戈決心脫離這個極右組織。

新納粹主義者縱火燒死數個土耳其人,令英戈決心脫離這個極右組織。

廣告

26年前,德國青年英戈是新納粹主義的領袖,他僅認識一位猶太人,但卻認為所有猶太人都貪婪濫權,是低賤的民族。他的立場吸引不少傳媒注意,其中追訪他一年的導演波諾蓋爾,經常質疑、挑戰他的價值觀。面對質疑,他本來嗤之以鼻,直至1993年,德國一個土耳其家庭被縱火,五人被燒死,當英戈知道事情是因他們而起,終決心脫離組織。他坦言若非長期受波諾蓋爾的挑戰,他根本無法清醒過來。不過,他的覺悟之路絕不平坦,良心責備與不安多年來從無間斷,「叛徒」身份亦令他與家人至今仍受死亡恐嚇,為彌補過往的錯誤,他成立「出路計劃」,協助想脫離極右組織的同路人。

廣告

極端主義組織以洗腦方式操控成員,利用他們發動不同的恐怖襲擊。

極端主義組織以洗腦方式操控成員,利用他們發動不同的恐怖襲擊。

新納粹主義崇拜希特拉,認為猶太人都是低下、貪婪的民族。

新納粹主義崇拜希特拉,認為猶太人都是低下、貪婪的民族。

大部份恐怖份子起初都非窮凶極惡,有人更是糊里糊塗誤闖禁地。安琪拉和珊朗年輕時曾經加入極端主義組織,她們14、5歲時分別遭強姦,造成心理創傷,加上家庭關係不融洽,又遭受校園欺凌,憤怒情緒不斷累積,在未能分析是非黑白的年紀下,自覺在極端組織內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當暴力行為停留在討論和幻想時,她們都天不怕、地不怕,但當恐佈襲擊的血腥畫面活現眼前,帶來的震憾令她們頓時清醒。

不少加入極端組織的人,都曾經受過不同的心靈創傷,內心積聚憤怒無法宣洩。

不少加入極端組織的人,都曾經受過不同的心靈創傷,內心積聚憤怒無法宣洩。

較幸運的珊朗在未有鑄成大錯前離開組織,但安琪拉因受其他成員威脅不敢逃走,最終因持械行劫入獄。來自五湖四海的囚犯,並無仇視或憎恨她,而她一直歧視的有色人種,更對她關懷備至,令她漸漸重回正軌,出獄後投身反暴力極端主義組織,希望幫助更多迷失的年輕人。在她眼中,只要環境和條件「合適」,人人皆有機會成為極端分子,而愛與關懷則是拯救他們的良藥。

極端份子以暴力對待對立的人,即使面對婦孺、小孩也不會手軟。

極端份子以暴力對待對立的人,即使面對婦孺、小孩也不會手軟。

前伊斯蘭武裝組織活躍成員大衛,亦因為愛及尊重而得救。他因藏有武器及策劃恐襲被法國警方拘捕,本以為會被嚴刑折磨拷問,但卻獲派律師協助,亦有醫生監察確保他不受虐待,人道對待令他開始反思。入獄後家人、戰友們與他劃清界線,他透過閱讀重建正確價值觀,他坦言要全面推翻過往的想法與價值,一度令自己陷入嚴重抑鬱,幸好認識了太太,在愛與時間洗禮下,生活逐漸回復正常。

 安琪拉出獄後加入反暴力極端主義組織,希望能彌補以往的惡行。

安琪拉出獄後加入反暴力極端主義組織,希望能彌補以往的惡行。

有脫離組織多年的人,至今仍受生命威脅及鄰里歧視,要經常搬家躲避。

有脫離組織多年的人,至今仍受生命威脅及鄰里歧視,要經常搬家躲避。

幾個過來人都承認,雖然改過自新多年,但陰影與內疚一直揮之不去。這種折磨或會伴隨一生,但接受及原諒過往的自己,不代表要忘記一切,這些永不磨滅的烙印,將是最佳的提醒與見證,幫助自己及其他同路人繼續走下去。

 大衛曾經加入的伊斯蘭武裝組織,曾經策劃1994年法國航空劫機恐襲。

大衛曾經加入的伊斯蘭武裝組織,曾經策劃1994年法國航空劫機恐襲。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2月27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