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切中時代的缺口

2015/3/18 — 17:53

《字花》今期「強迫系」已上架,持書者為新上任的執編譚穎詩。做出書來就從心而發地興奮,開心到講傻話,就是編輯及為文學工作的喜悅。

強迫症不是我的題目,本人不太能重複持續動作。但見《字花》之前做強迫症問卷調查,本來只想做二三十份,結果收到六百多份(不少非文學界文青向我提起該調查),大家 O 咀。我的評論是,這就是「切中了時代的缺口」。日前在學校教寫作,又教到西西的《花木欄》,裡面有〈招牌〉一篇,西西自述文字人對於招牌說明的不能抗拒、「停不下來」,也近強迫症效應。跟同學們講起自己的怪癖,本來很文靜的同學們突然都興奮和吱喳起來,此題能量可見一斑。BUT,顯而易見,這個題目和封面是有點區隔性的,趣味和形象都比較殊異。

譚穎詩是 1988 年出生,浸大中文系碩士,好像是師從黃子平老師,論文寫魯迅。本科時期就為水煮魚教過「筆可能」寫作班,畢業後也在大專院校兼課。確是年輕,好像是屬於心裡淆底,嘴上不饒的類型。這種文青多半心底驕傲,而又格外在行為上要顯得乖順,書中執編語、啟首語中的可親可愛狀,我認為多半是距離現實甚遠的青春自我錯覺 XD。然而年輕就是不中繩墨,有料的文青往往心有傲氣而稚拙於表達,總好過無料而假仙。今期《字花.強迫系》頗有《藝術界》、《知日》一系雜誌色彩。譚穎詩常常說要做出新的東西來;青年的趣味,往往如一刀切開紅海,重劃群內的差異。作為老人的我便咆哮:「如果真的切中了時代的缺口,就用銷量來決勝負吧!」沉悶的時代中自製對決。站在強迫系一邊的朋友,掏錢買書來表示支持吧。

廣告

 

《字花》第54期・執編語

廣告

《字花》第54期‧目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