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探漫畫《棋魂》— 人工智能與超越成敗(上)

2018/2/27 — 13:43

《棋魂》圖片

《棋魂》圖片

我猜想很多人都親身印證過這樣一個關於棋魂的年代。身邊很多人突然因著這一套漫畫而開始學習圍棋,大家都努力彷效漫畫中帥氣的下棋手勢,甚至有同學會帶著扇子回校下棋(笑)。在這個2018年年假我第三度重看感覺突然變得非常複雜,因為我關心的不再是主角的走向而是年代的轉化。

「我們的未來會是一個怎樣的未來?」- 棋魂卷十一

有幾個主題一直深陷於整套漫畫當中:分別為對於圍棋的執著、恐懼失敗,承傳棋藝以及在棋盤上的神乎其技;而這一類老生常談的主題隨著現世人工智能發展的成熟程度而引起了不同程度的討論。

廣告

雖然這套漫畫只是出現了二十年,

對我而言卻又像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年代在對話。

廣告

(文末附有棋魂背景簡介)

新的起點

在整套漫畫當中棋手對於勝負可說是相當執重的,藤原佐為亦明確地指出在這個年代下棋的價值觀:「就只有勝利的一方可以繼續走下去」,因此他們視圍棋為個人精神、意志、道乃至心中所依,這些概念令他們一直追趕著勝利,不同的對手以及頭銜。

同時間,作者亦透過一名叫作洪秀英的角色發出提問,他雖然接連在不同的棋賽中報捷,但勝利不能令他感到踏實,腦海中出現了一個處理不到的問題:

「我到底是為什麼而下棋?」- 棋魂卷九

反觀現實世界,棋盤上的人工智能已經多次以壓倒性的姿態(甚至讓兩目)戰勝世界各地的職業棋士,中國「棋聖」聶衛平更以「AlphaGo至少二十段」來安慰以大比數戰敗落淚的世界圍棋冠軍柯潔;這一切一切都足証人類於圍棋世界與人工智能當中存在致命的實力距離,因此如果單以「勝負」這個概念來定義自己的價值,大概人類就已經可以被定論為「沒有價值」。

你大可把年代的更替化為恐懼,深怕所有有勝負之分的技藝都想像成窮途末路,亦可以選擇突破盲點去問除卻勝負以外,圍棋的本質是甚麼?棋手乃至人類的價值又是甚麼?這邊廂無法戰勝棋盤上的人工智能,那邊廂卻帶來大於勝負的價值想像,當置身於勝敗都已成定局的狀態下,我們才有機會把執著已久的成敗得失之類的價值移開,意即

「如果我們仍然只是逗留於著眼勝負的年代,我們即將會被一個年代所淘汰。」

在過往幾十年的教育乃至實踐,行為和成就往往成為定義自己的唯一條件,倒置的情況因而發生;我們誤以為那些成就、技藝和行為就相當於自己的本質,卻沒有問何謂本質,我是誰。情況有如佛教當中所說的「指月之指」,有些人認錯了指著月亮的手指為月亮,那就一生人都尋不見月亮的本質所在陷於迷失當中。

我覺得人工智能的進程去掉的不是人本價值,而是「怎樣分辨乃至獲得勝利」這個當代最普及命題。當年代命題產生對話甚至交接,整個社群才有機會跳出呆板的價值,繼而走進另一個全新視角的氣氛當中;而整個氣氛甚至會引領教育走向重新審視何謂價值,令學子得以用另一個心念去認識萬事萬物。

無獨有偶,二十年前出現的棋魂,在這個話題上也有其富有感人色彩的見解。

棋魂背景簡介:

棋魂(大然文化譯:棋靈王)是一套以圍棋為題材的日本漫畫,由堀田由美原作,小畑健作畫,專業棋士梅澤由香里六段監修,自1998年發表2003年結束全189話。

故事講述古代天才棋手 - 藤原佐為的靈魂在因緣俱足的情況下進入主角進藤光的意識中,自始以後只有進藤光能夠與藤原佐為的靈魂溝通,看得見他的樣貌和聽得見他的聲音,並與他形影不離地在現實世界當中生活。

後來藤原佐為的靈魂因著感悟到自己已經完成了生命的使命,而突然消失於人間,而進藤光則由一名開首對圍棋了無興趣、毫無認識的小六生,因著藤原佐為和種種人和事的潛移默化下,變成一名優秀、熱愛圍棋的職業棋士兼國家代表隊成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