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低估孩子閱讀故事能力:「小蜂鳥兒童故事徵文比賽」評審紀錄

2017/8/31 — 15:29

由香港文學館主辦,第三屆香港文學季活動之一「小蜂鳥兒童故事徵文比賽」,參考了市政局的兒童故事徵文比賽,希望作品可照顧9至12歲兒童的心智發展;本屆文學季的主題為「虛構的幸福」,而是次比賽亦加入一項準則,若故事涉及歷史事實,作者須要加以註釋。不過,作者只需以「虛構的幸福」作為觸發點,文章具體題目則可另擬。

今次比賽共收到39篇作品,由講故事人兼詩人雄仔叔叔、作家謝傲霜、「綠腳丫讀書會」發起人Kenny Or三位評審,首先各自選出6至8篇文章,進入決選,並就文章質素評分,5分最高,1分最低。最終在總選會議之上,由三位評審共識出冠、亞、季軍作品,以及三名優異獎。

眾評審今次的準則,主要着眼生活化、敘事吸引、創意,以及能引起孩子共鳴。結果,今次的得獎作品大多傾向寫實,部分評審在初選中很有意識地揀選一些較虛幻的作品,但經過共識後,認為傾向寫實並不要緊,因為虛構不一定意味「神仙故事」式寫作手法,以某些意象表達出孩子心理,也無不可。以下為整理後的評審會議紀錄。

廣告

雄:雄仔叔叔

霜:謝傲霜

廣告

K:Kenny Or

評審準則

雄:我覺得「故仔」有三個元素好重要:生活、想像、情感。不論寫給大人還是小孩也一樣。因為人們總覺得,寫給大人看和寫給小孩不一樣,但這種看法是小覷了孩子的理解能力,以及他們可接觸的事物。所以,我揀選的幾個故事,是有點遠離一般的兒童故事的寫法和構思,我覺得文學館辦兒童文學(徵文比賽),應該跟外面的、較傳統的有所不同。

很多時,其實今次也有很多篇是這樣,人們覺得寫小孩的故事就要很神仙化、fairy tale般去寫,但那些fairy tale是無生命的,突然間(神仙)走出來解決問題,又或者作為主導思想般去呈現出來,變成作者要講道理,而不是讓故事入裡的人物、情節去講故事。

我覺得好的兒童故事,大人都要鍾意看。所以我用這標準去看:故事中有幾多生活?生活中有很具體、很日常的生活,譬如今次作品中,《再見幸福》(下稱《再見》)講爸爸死了,很明顯很生活化,當中感情很濃,但又用很多想像的情景去描述,所以我紿予較高分。

文字方面,我選的幾篇都是比較……不那麼兒童故事的文字,《誰明驢子心》(下稱《驢子》)、《企鵝先生的煲呔那裡去了?》,文字即使很跳躍,卻沒有那種很說教的氣味,反而很輕鬆跳脫。我認為,寫法其實可以更文學性,不用寫到像香港坊間那些、習以為常、經常都扮細路的語言,希望文學性強點,這方面文學館的徵文比賽應要有領導作用。

霜:我就會用作為讀者的心態去看,即哪些故事會較吸引,起碼吸引到我去看,莫說小孩,因為小孩比成人更沒耐性進入故事。所以我會看開頭幾百字,可否吸引我進入故事。

第二就是整個故事背後的思想邏輯和意識,是否我想孩子接收,或他們可否接收得到、引發他思考等。譬如我對《乖仔啟示錄Online》(下稱《乖仔》)其實很抗拒,我看時甚至很驚,那種驚是源於有個很大的獨裁權力在控制(故事中)孩子的感覺。總之我對這篇較抗拒。

另外,我會看故事的發展、結構,和文字是否吸引、全神。因為有些作品很造作,好似在扮細路,我又會很抗拒;有些會令你覺得他在講道理,同時又在扮細路,我就比較不太喜歡。這也是為甚麼我沒有揀《驢子》,因為它插入的那些內心聲音,我不覺得是細路的內心聲音。

K:我會嘗試用今日的孩子角度代入去看。第一,要貼近他們的生活和語言,這是重要的。譬如《驢子》,我覺得能夠講到今日小朋友,尤其在9至12歲,他們在面對的、很生活化的事,如TSA等。《乖仔》 也是。另一個如不是因為超字,我都給了他4分,就是《媽媽訓練員》(下稱《媽媽》),我覺得孩子會很有共鳴。

第二,我嘗試看意念的創新⋯⋯如《子恩的第一口咖啡》,用咖啡去講小朋友期待成長,意念很新。另一點,其實我很看畫面感。

冠軍作品:《子恩的第一口咖啡》

初選之中,同時獲三名評審揀選入圍的是《子恩的第一口咖啡》(下稱《子恩》),所得的分數亦是眾多作品中最高,自然成為冠軍,眾評審亦無異議。

雄:孩子表示自己長大成人,有很多方法,原來喝咖啡也是一種。 生活感寫出味道:孩子讀書苦況點到即止,重心在咖啡,在父母間因時間流逝而失去對咖啡/機共同的甘香記憶,孩子在知與不知間,揣摩著。 咖啡,有甘香有苦澀,日常如是。 最後在快餐店的成長禮,好友的知心,小恩的義無反顧,再加旁人一個不知就裡的臉色,寫得傳神。 最後一段我覺得寫得幾好,很visual。

霜:能寫出青少年踏入成人階段的心情,將咖啡與讀書之苦有效地連結,點滴在心頭。

K:此文用咖啡象徵某種幸福,小孩總會想做一件事代表他的成長、代表他「大個」,但我從來沒想過用「咖啡」,還要設定12歲生日這天為關口。

雄:雖然首三名都是寫實,但也沒問題,「虛構」的意思不一定要「神仙化」。

亞軍作品:《校車故事》

其次分數最高的作品則是《校車故事》(下稱《校車》)和《成長片段》(下稱《成長》)的9分,而此均有兩位評審揀選;且評審迅速取得共識,指《校車》十分優秀,謝傲霜甚至稱,她個人會選此文章為冠軍。

霜:《校車》啦!《校車》第二啦!

K:我都會這樣選。

雄:No problem!我都鍾意這篇。

霜:(文章)很生鬼!開頭一睇已經很吸引,想睇下去,很生活化,很多小朋友也在校車上有這些經歷。我很喜歡那種突然間帶來改變的那個校車司機,不見了,即好似很多人在你人生中出現過,帶給你一些東西,但又會消失。童真得來但又有種成長、與人之間的關係的錯落的感覺。(校車司機)感覺上真有其人。

而且,那小朋友拿兔子收起來養,終被母親發現,感覺得有趣;加上故事明明寫兔子,但主角心中卻一直想著另一種生物,就是隻狗,所以他不只一條主線,其實有幾條線在進行。其實我覺得《校車》第一,但大家夾埋就可能變了《子恩》第一。

K:它較生活化,而且我覺得它的文字很能吸引小孩,尤其一開始,頭兩段,我覺得孩子已被佢吸引,某些位我覺得好正:「豆有一種屎味,我又不吃屎」!哈哈。

霜:對!小朋友很喜歡看這些。

K:校車對很多孩子來說,很有共鳴⋯⋯我個女經常分享今日在校車發生甚麼事。校車又是罪惡溫床,所有粗口和核突嘢都在校車上學。(笑)

季軍作品《成長片段》

評審都很喜歡《成長片段》強烈的畫面感,但認為作品名稱改得不夠好,並帶出很多作品改名都有這個問題。

K:我很喜歡它(成長片段)的畫面感。那麼多篇參賽作品中,它的畫面感應該是最強的,例如在山上望下來(的畫面),有些(畫面)甚至已經可以砌做繪本了。而且它最終回到本土的東西。

雄:我兒子小時候,我每年都會帶他看兒童藝術節,當中有一部分是兒童電影,當年揀很多北歐兒童電影,而這個故事給我很大的那種感覺,很有電影感。例如小孩拿著機,跑到野外試用等。

雄:但改錯名,(叫《成長片段》)太dull啦。

霜:我自己最鍾意它說要刪除了媽媽的片段,去拍攝小蜂鳥片段,就好似每個小朋友成長時要脫離母親的感覺,但母親又很包容他那種脫離。我鍾意這個概念。

眾:(作品)名很有問題,大家都不懂改名!例如《再見幸福》為何不叫《幽靈單車》?

K:例如《子恩的第一口咖啡》是OK的。《幽靈單車》這種題目也是OK的。

雄:是呀,我自己做筆記,都把《再見幸福》寫作《幽靈單車》。

優異獎的討論

得出冠、亞、季軍作品後,發現獲選作品都傾向寫實。就此,評審一度討論應否揀選較具虛構味道的作品為優異獎。餘下有兩位評審選中的作品中,就分數而言,最高是《乖仔啟示錄Online》,然後順序是《再見幸福》和《誰明驢子心》,惟謝傲霜對《乖仔》甚為抗拒,因此較難取得共識。《再見》和《驢子》獲選為首兩名優異獎後,謝終妥協讓《乖仔》取得最後一名優異獎。此外,Kenny Or本屬意 《媽媽訓練員》取得優異獎,雄仔叔叔也認為不錯,可惜文章超出字數49字,因此未能獲獎。

雄:《再見》裡面,父親的幽靈貫穿整個故事,哀而不傷。 因為有失,那失又是巨大而無可挽回,沿途的牽掛和珍惜就顯得真實。 真實也來自情景描寫,細緻而十分生活化:禮物相架、一家人吃雪糕、父親陪上學、都市耕種、綠色行動…… 喪父之哀,沒有只留在個人層面,因己及人,對環境的關愛也不會流於概念。 每節都有少確幸點題,輕輕的,也好,尤其是配以插圖,用視覺來營造節奏。

霜:描寫生活化而細膩,滲透着溫情與哀傷。惟「小確」「小幸」的插入反而有種造作的扁平化感覺。

K:是,「小確幸」的插入破壞了件事,而且它的鋪排⋯⋯到最後未能帶出「幽靈單車」,結尾收得不好。

雄:至於《驢子》,用傳統寓言「父子騎驢」襯底,講當下香港學童的故事。 故事遞進,猶如父子和驢走一段又一段的路,原來都不是自己的,總有人在指手劃腳。 學童成長的路一樣,有家事有學業,但都在把人的指揮棒前轉。 弟弟有可能逃出TSA生天,要靠外力和運氣;那驢呢?呀,原來這世界有故事新篇,阿哥把牠從淹死的命運救出來,走自己的路呀!這句是跟自己講的。

它有講面對TSA的困難,但不是只是埋怨,且不是把重點放在此,而是放在父母感情的經歷,同時講自己困難,好就好在這些位,因為批判TSA很容易,但他沒有,而他只是輕輕帶過。

K:我覺得它講到今日小朋友,尤其在9-12歲他們在面對、很生活化的事,如TSA等。

霜:但它插入的那些內心聲音,我不覺得是細路的內心聲音。

(餘下一篇優異獎,是否需要揀一篇較虛構的來平衡?)

雄:首三名都是寫實作品,反映今次寫實的作品較好。而寫實要寫得好,是很難的。即不是神仙式的想像,而是用感情浸出來,我覺得很難,但(得獎)這幾個都做到。

霜:如果要虛構點的,我會揀《里昂》。作者寫小朋友,小朋友又寫一個小朋友,很後設 。

雄:這手法很突出,呈現了文字的力量,但其文字本身有點俗套,故事最後有點埋不到尾,反而作者不嘗試去拆解還好。

K:我也有選《里昂》,但… …它的意念不夠,揀它都是因為已選了不少很寫實(的作品),所以刻意注意虛構。如果《媽媽》不是超字的話⋯⋯

霜:超字就無謂(揀)。

K:虛構的話,暫時(最高分)應是《乖仔》⋯⋯

霜:我很抗拒!它很父權,故事最後都沒有講孩子和父親傾偈⋯⋯

K:它就是諷刺現在父親,在兒童成長過程中的角色嘛。我覺得孩子會很有共鳴,因(故事主角)與父親聊天的經驗值是零。

雄:我覺得,可能我本身對科技很抗拒,但這故事顯示科技和人有對話,呈現另一種可能性,它也寫到細路打機時的狀態⋯⋯

霜:我覺得它也有優勝之處,就是用打機語言去構建一個故事,講小朋友進入打機世界的經歷和參與,但我有個心魔就是覺得它很父權:爸爸控制一切,但他沒有出現,亦完全沒有真實接觸過小孩,而是在外國創造個Game,又講到個Game創造完,後果會好嚴重,但其實(故事中)又沒甚麼後果⋯⋯

雄:它就是回應了很多家長的想法,就是你再不做點甚麼,以後就沒得打機,之後兒子就開始思考⋯⋯

霜:完全唔合理!所以《里昂》反而可以接受,因為它是後設狀態的故事,可以兜到。到最後讀者會注意到,這其實只是一個故事。

K:⋯⋯其實《乖仔》有個位很有趣:當它提到「經驗值」時,「與爸爸面談一小時」是50分, 背後好隱晦,但實實在在講緊(主角)同爸爸的關係,最後他分析任務時,原來他過去與爸爸面談的經驗是零,所以才會如此高分。我覺得很實在,可能因為我是爸爸。

K:(餘下一篇優異獎)我會揀《乖仔》。

霜:唉,好啦好啦…

最終,經過3位評審激烈討論,香港文學季「小蜂鳥兒童故事徵文比賽」評審結果已出:冠軍是分數最高的 《子恩的第一口咖啡》 ,亞軍是《校車故事》 ,季軍是《成長片段》 ;優異獎方面,分別有《再見幸福》、《誰明驢子心》 、《乖仔啟示錄Online》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