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偷換人家的靈魂 — 談「中文文學創作獎」擅改得獎作品

2018/6/28 — 22:17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得獎是榮耀,出版卻成了恥辱?李嘉儀的〈雪落〉獲得公共圖書館主辦的「二零一六年中文文學創作獎」散文組亞軍,收到得獎文集後卻驚覺作品遭擅自改動。比較作者原稿和得獎文集(原圖由李嘉儀提供),不難發現編輯修改的思路︰

1. 嚴禁粵語,所以不准「打機」、「收爐」。「間中」倒是倖存下來,改漏了麼?

2. 必須統一使用漢字,所以即使日常生活看到的年份多用阿拉伯數字,2012 也要改成二零一二年。

廣告

3. 斷章取義地講究邏輯,所以 2016 年得獎的作品不能寫「2012 是遙遠的未來」,要改成「2012 是遙遠的過去」。但人家前一句明明是「八、九年前」,「遙遠的未來」說的正是八、九年前對 2012 年的感覺。

「在那間只有她和上司的房間中,傳來她顫抖地對那位將亡老人所說的溫暖的話」,改成「在那間只有她和上司的房間中,用顫抖的聲音,對那位將離世的老人說著溫暖的話」。對,按理你的確不能從聲音客觀地斷定對方有沒有顫抖,但這正是聲音帶來的聯想。文學創作不是科學報告。

廣告

4. 不許歐化(?)︰「家長在晚上告知我她突然患癌的恐懼,因接受電療而日漸枯乾的手」,未知編輯是否嫌「手」的前修飾語太長,就改成「家長在晚上告知我她突然患癌的恐懼,手因接受電療而日漸枯乾」。其實原文「……的恐懼」和「……的手」顯然是並置的名詞短語,只改一句也是怪怪的。

5. 喜歡三字經(?)︰「一不小心,便睡著了。醒來時,天還未亮,我在黑暗中」改成「漸漸地,睡著了,醒來時,天未亮。我在黑暗中」。來來來,三字經,一起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6. 歧視鄺神(?)︰作者說︰「編輯慣性地將原稿中某些逗號改成頓號,但數量太多,恕不一一列舉」。逗號無罪,釋放逗號!

好了,其實以上說的全是廢話,因為即使編輯把作品改得更好,也不應該擅自改動得獎作品。再說這既然是得獎作品文集,保留作品原貌也算是對作者、評判以至讀者的尊重吧? 我最憂心的是,主辦單位認為編輯有權直接修改得獎作品嗎?過去一直如此運作嗎? 另一得獎者梁莉姿表示她2014年獲得散文組冠軍的作品也被改動多處,究竟這情況從什麼時候開始,有多普遍?日後還會繼續嗎?

希望 2018(對不起,是不是要改成二零一八年?)以至日後的得獎作品都會得到應得的尊重。

(原文改寫自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