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刺客聶隱娘》不難懂(三)

2015/9/9 — 15:19

電影『聶隱娘』中,聶窈和她受命要來刺殺的對象,是甚麼樣的關係?同樣的,導演沒賣關子啊!電影中沒過多久,就藉由田季安和寵妾瑚姬的對話,交代得清清楚楚。

這場戲,開始於田季安過訪寵妾,兩人卿卿我我,聶窈藏身看著。然後,聶窈的動靜使得田季安追出來,上了屋頂,在屋頂上,簡單的幾回交手,田季安根本不是這個刺客的對手,兩人功夫差太多了。但同樣的,從一開始交手,我們都能明確感覺到聶窈「沒有惡意」,那個畫面中沒有殺氣,沒有人會擔心或期待聶窈當下殺了田季安。

為什麼不殺?我們不知道,田季安也不知道。但當他從屋頂上回到瑚姬身邊,他就知道了,或就自以為知道了。引他出房前,聶窈將玉玦放入房內桌上,瑚姬將玉玦交給田季安,田季安認得那玉玦,也就明白了,剛剛和他交手的刺客,是聶窈。

廣告

他的領悟:「她要我認出她來,要我死得明明白白。」

廣告

田季安因為沒有在黑夜緊張心情中認出聶窈來,而逃過一劫。但如果這是真的,聶窈堅持要讓田季安認出她來才殺,兩人之間究竟是甚麼樣的感情,甚麼樣的恩怨?

沒認出聶窈的田季安,倒是對兩人的恩怨記得分明。撫著玉玦,他對瑚姬說出回憶:當他差點病死時,三天三夜不離不棄的守候眼光;嘉誠公主安排的婚姻被政治權力考量打破;聶窈因而被送走...

我們都知道了。回頭知道了,為什麼母親會說嘉誠公主遺憾「冤叛」了聶窈;為什麼聶窈如此想念嘉誠公主。照嘉誠公主安排,聶窈該是田宅的主人,但田季安的父親另有考量,幫田季安結了權力婚姻,如此一來,聶窈的存在就變得尷尬、礙事了。於是她被送去道姑處,成了刺客。這是聶窈生命中最大、最戲劇性的轉折。

在此,電影中有一段精彩的內心戲,只可惜,兩位演員,張震和謝欣穎,虛擲了這個機會。依照對白與情節,我們可以推測本來該有的畫面效果。那塊玉玦讓田季安想起聶窈,震撼於剛剛近在咫尺,足可以取其性命的,竟然就是曾經有過幼少情愫的聶窈,他沉陷在過往的回憶中,說著說著,晃然意識到現實,察覺自己是對著瑚姬說這段往事。瑚姬臉上表情很不對勁。田季安回神關心地探問,而瑚姬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為窈七不平!」

不只是女人對女人的同情,更是一份根本、素樸的正義感,讓瑚姬站到「窈七」那邊去。雖然她已經知道「窈七」是刺客,她清楚自己本來應該表現保護田季安、仇視刺客的立場,但是乍然從田季安自己口中說出聶窈的故事,第一時間,她的直覺正義感,使得她甘冒大不諱,說出:「為窈七不平!」

這話衝擊了田季安。這話當然更衝擊了又回到田宅來,隱身暗中的「窈七」。本來簡單的「表哥」,覆上了一層層的新舊糾結,刺殺田季安的行動,愈來愈不簡單。

回頭,我們同時對道姑師父所說的話,也有了更深一層的凜然理解。「欲殺其人,先奪其愛」,道姑決定派聶窈殺「表哥」,不正因為殺了「表哥」,也就奪了聶窈心中曾有的「所愛」,也就能讓聶窈成為更殘酷、更有效的刺客了?

還是一樣,這些都是在電影中就一個畫面一個畫面、一句對話一句對話交代得清清楚楚的。沒有辦法連結這些畫面、這些對話進入電影的深厚情感,不能怪導演,不能怪電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