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刺客聶隱娘》不難懂(五)

2015/9/11 — 15:23

電影『聶隱娘』中,張震飾演的田季安兩度發怒憤擲手邊的物件。這兩場戲,不只強調地顯現了田季安的性格,而且都包含了關鍵的情節訊息。

第一次,在聽取部屬、幕客意見時,聽到田興建議不要和朝廷為敵時,田季安暴怒。這段對話,清楚地表達了:和朝廷間的關係,是魏博鎮最重要的政治抉擇。田季安的暴怒,更清楚地表達了他已有的立場──強硬不向朝廷讓步。

田季安的立場強硬到甚麼程度?不只立即將田興放逐,而且還要置之於死地。一個前一分鐘還能在主公面前高談闊論的人,為什麼後一分鐘就不容於主公,被殘酷對待?如此急遽的逆轉,無法以私人關係來解釋,也無法以田季安的一時情緒來解釋。

廣告

電影上,我們明明看到了田季安的冷靜安排。暴怒之後,他冷靜地一眼看穿田興的病「是假的」,他冷靜地找來聶窈的父親聶虞侯吩咐他護送田興去臨清,冷靜地交代不能再發生上次丘絳被活埋的事。然後他又冷靜地,將同樣一番話,去說給夫人元氏聽。

廣告

這是政治、這是權謀。重點已經不在田興不與朝廷為敵的意見和主公相左了,而在這位主公要藉這個機會,整肅、威嚇身邊所有抱持同樣意見的人。他不會明白自己下手,讓這些人有機會串連起來反抗,表面上做足保護田興的姿態,骨子裡則設計了活埋田興的場面。

下一場戲,我們明白了:夫人元氏是田季安權謀中的重要一環。在通邪術的老道空空兒住所的這場戲,一次給足了兩項關於夫人元氏的訊息。一方面,元氏的人馬出發去截殺田興,顯然前面田季安的一番話,就是讓元氏去代為執行活埋田興的反語;另一方面,元氏發現了寵妾瑚姬有了身孕,於是叫空空兒以詛術害之。

夫人元氏沒那麼簡單,不只是一個夫人。她有自己的勢力,可以是丈夫的幫手,同時卻也會為了維持自己的勢力和地位,剷除可能威脅她的人。包括丈夫最愛的瑚姬。

看到這裡,將前情帶回來,前情更深刻了。聶窈之所以被送走,正就是為了田季安和元氏的婚姻。田家要和元家結親,連嘉誠公主都阻止不了、改變不了,只能「冤叛」聶窈,因為元氏的背後,是元家,是可以壯大田家魏博鎮的勢力。田家加元家,魏博就有更強的基礎可以不受朝廷節制,也就對朝廷形成了更大的威脅。

電影中田季安第二次暴怒,是針對元氏而發的。他發現害瑚姬的,不是聶窈,而是空空兒的詛術;也發現了指使空空兒的,是元氏;更驚人的,還發現了自己的父親很可能也是死於同樣的詛術。

田季安怒而拔劍對元氏。這時長子護母,擋在母親前面,讓田季安下不了手。然而,孩子只是表面冷卻田季安衝動的因素,更關鍵、更讓田季安挫折,只能摔物發洩的,是元氏背後的元家力量。那是元氏真正有恃無恐,鎮定不搖的理由。

不用讀歷史,不需研究唐代藩鎮,光是看電影,專注、認真看電影,我們已經足可以知道那麼多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