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刺客聶隱娘》不難懂(六)

2015/9/12 — 15:26

《刺客聶隱娘》劇照

《刺客聶隱娘》劇照

電影『聶隱娘』中,另外一個沒有交代來歷的角色,是磨鏡少年。原來的劇本裡描述了他如何告別妻子,遠從日本渡海到大唐來。如此一方面刻寫出唐朝的擴張性時代特色,一方面也解釋了為什麼由妻夫木聰飾演的這個角色,不會說話,說不了幾句話。

到了侯孝賢的剪接機上,這些背景都不見了。磨鏡少年突然闖進了田興要被活埋的場景中,一陣混打,救了田興和聶虞侯,也因而和趕來的聶窈相遇。這是全片唯一一個我覺得會因訊息不足而產生困惑之處。

不過接下來,磨鏡少年和聶窈的互動,其實就都明白有跡可循。聶窈和精精兒決鬥後,我們看到一個怪異的鏡頭,聶窈走在田間,磨鏡少年追過去,聶窈避開了,但磨鏡少年堅持繼續追上。

廣告

這是甚麼?這是下一場關鍵場面的鋪陳。下一場,磨鏡少年為聶窈的肩後敷藥,過程中,聶窈第三次在電影中掩面而泣,同時說出了關鍵的台詞 —「一個人,沒有同類。」

廣告

她說的,是嘉誠公主。三次落淚,都是為了嘉誠公主。第一次落淚時,回憶了嘉誠公主說的青鸞故事,延宕到這裡,第三次落淚時,才解釋了青鸞故事的意義。「一個人,沒有同類」,活在全都是異類的環境中,那是最深、最殘酷的寂寞。是這份寂寞,逼死了青鸞。以皇妹身分從朝廷嫁到對朝廷構成強大威脅的魏博鎮來的嘉誠公主,來到魏博之後,就成了那隻青鸞,一直活在全都是異類的環境中,承受著終極的寂寞煎熬。

但,聶窈為何在此時又想起嘉誠公主,又落淚了呢?前面兩次,是因為她離家多年後回家,受到情境影響,自然憶起在她成長中最重要的人。那這次呢?

因為磨鏡少年。和精精兒決鬥後,我們看不出來,然而磨鏡少年看出來了 — 聶窈在決鬥中受了傷。磨鏡少年追過去,聶窈避開,但最終磨鏡少年的誠意贏了,本來不願承認受傷、好強的聶窈,接受了磨鏡少年療傷。

也就接受了磨鏡少年的關心。她想起嘉誠公主,因為在她一生,沒有其他人這樣關心過她。甚至父親都沒有吧!前有嘉誠公主,後有磨鏡少年,被磨鏡少年莫名的善意感動,聶窈在父親面前,藉著回憶嘉誠公主,終於吐露了一點點自己的內在悲涼 — 她也是一隻始終沒有同類的青鸞。

之前總是安安靜靜的聶窈,把話說出來了,事實上此刻她也就下定決心了!從「殺」到「不殺」,一個關鍵因素在此。她不完全是因為懷著對田季安的舊情,或目睹田季安的「人倫之愛」,所以「不能殺」的。主戲和開頭黑白的「序場」最大差別就在,這回她不是「不能殺」、「不忍心殺」,一個莫名、意外闖入生命中的陌生人磨鏡少年的好意關懷,使她得以離開了終極的寂寞,也使得她找到了另一種活著的可能性。她並不知道那樣活著會如何,但光是這個可能性,就足以讓她堅決放棄原有的刺客人生,堅決和道姑師傅分道揚鑣,「不殺」了。

她不殺田季安,反而還救了瑚姬,還對田季安揭露了夫人元氏的企圖。她告別仍然執意活在層層仇恨雲霧中的師父。她回到磨鏡少年暫居的地方,陪磨鏡少年往新羅去。

電影結尾處,聶窈尋回磨鏡少年所在之處,一位父老見了她讚嘆:「姑娘守信用,真的回來了。」明明白白:她原先就和磨鏡少年約定了,磨鏡少年在等她,等她相伴到新羅去。明明白白:當時她離開農村,要回田宅時,已經對磨鏡少年有所許諾,當然也就已經有了決定。

連續幾天寫了這麼多關於『聶隱娘』的解釋,總歸不過就為了表達一句必定惹惱所有說自己看不懂『聶隱娘』的人 — 看不懂,是你們自己的問題,不是侯孝賢的問題,不是因為電影裡沒講沒交代。

容我多加一句:你們的態度,先惹惱了我。因為這種不用心、不專注、不尊重複雜作品的態度,會使得我自己所珍惜、所熱愛的一切,都在這個社會上消失。詩 — 古典詩或現代詩、音樂、哲學、抽象畫、以及所有需要耐心與智慧去解讀的文學作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