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刺殺騎士團長》英譯本面世 村上春樹﹕我的作品在紛擾時代更受歡迎

2018/10/13 — 13:54

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英譯本 10 月 9 日面世。村上日前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指,自己的作品總是在紛擾的時代特別受歡迎。對於許多讀者尤愛分析他的寫作內容和風格,村上則說大可不必。「我的風格就像是我的眼鏡:透過這鏡片看到的世界,全是合理。」

抵達更美好的世界前必須經歷荒誕

「九十年代,我在俄羅斯特別受歡迎,當時正值蘇聯解體,社會動盪不安;生於亂世的人好像特別喜歡我的作品。在德國也是,柏林圍牆倒下,一片混亂,當地人卻很愛讀我的書。」村上春樹向英國《衛報》記者說起自己的作品與時代間的微妙關係。

廣告

之後被問到對美國政治現況的看法,村上沉默了將近一分鐘,才答道:「1960 年代,是一個理想主義的年代,那時我還很年輕。我們曾經相信,只要努力嘗試,世界就會變得更好。但現在人們不相信這些了,是件很悲哀的事。人們都説我的作品很怪,但其實在『怪』以外,存在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只是我們必須經歷荒誕,才能抵達美好世界。這也是我的故事最基本的結構:在迎來光明前,你必須越過黑暗,走過地底。」村上沒有提及任何政治人物或政治事件,只是淡淡地道出對世界的看法,縱使悲觀,最後卻留下一束光。

廣告

我不是說故事的人 只是故事的觀察者

村上又談到他的寫作方法。《海邊的卡夫卡》有一幕寫到小魚從天而降,像冰雹落下。村上説:「有人問我:為什麼是魚?為什麼魚會從天而降?對於這些問題,我沒有答案。我只是想到有些東西要從天而降,但那又是什麼東西呢?然後我告訴自己:是魚!魚會是個好選擇。」

每一次書寫,村上動用的都是自己潛意識裡最深層的部分。他認為一個影像如果是從如此內在、隱密的地方冒出,定有它的意義,並能夠與讀者產生共鳴。「那樣我和讀者就擁有一個秘密基地,讓彼此在地底、在潛意識裡相遇。」他將自己視為一條連結自己潛意識與讀者潛意識的管道。然而,村上強調他的工作只是去記錄那些影像或念頭,從不會去分析它們。「分析是留給聰明的人做的,作家不一定要聰明。」

有趣的是,這名深受全球讀者喜愛及文學界肯定的作家認為自己不是個說故事的人,「我只是一個故事的觀察者」。他與故事的關係就像是造夢者與夢境。他說,也許因為清醒時都在造夢,所以入睡後極少有夢。

也許村上春樹的作品給人一種超現實、充滿荒誕感的印象,但他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形容自己是個實際、務實的人,只是寫小說時他會走進自己最奇怪、神秘的的地方。「我只是在探索內在的自己。假如你閉起眼睛,潛入自己的世界,你會發現那是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寫作就像是個探索宇宙的過程,只不過那是你內在的宇宙。你會去到不同地方,那可以是非常嚇人和危險的,所以你必須懂得回到現實的路。」

很多人問村上,他的作品到底想表達些什麼,但他一律無法多說。「我只是用比喻手法談自己,談世界;而你是無法解釋或分析比喻的,你只能接受它們。一本書就是一個比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