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刻意塑造的無愛世界

2017/12/25 — 19:30

《血觀音》劇照

《血觀音》劇照

【文:電影‧宇言】

由楊雅喆執導的《血觀音》在今年第五十四屆金馬獎勇奪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電影以台灣過往曾經發生的政治風波、政經關係作為背景,繼而探討各種人性黑暗。

導演在過往都曾經將台灣不同時期的社會事件注入作品之中,如《女朋友。男朋友》有學生爭取民主運動的情節,今次在《血觀音》則進一步把黑金輸送、官商勾結等政治黑暗手段融入故事,從中反映人性如何因為不同利益而扭曲。

廣告

在整部電影中,先有一位類似說唱形式的婆婆帶領觀眾走進故事,窺看以惠英紅飾演的棠夫人為首的三母女如何運用各種手段達到目的,三人各自有其「職責」,與眾官員聯誼交流、適時以色誘出擊、送出額外禮物等,分工清晰得令人心寒。

在這個世界裡充斥很多客套有禮的對話,只是呈現出來卻令人感到背後總有不同的含意,禮貌周周的表情實際是「皮笑肉不笑」,每個人都是不懷好意。而且眾人之中彷彿沒有男性存在,棠夫人每每向一眾官員的太太埋手,她們為身邊男性建立暗中的利益關係。另一方面,沒有身份的男性可能是工具,任由她們擺佈利用,實行各種計劃。這些都似乎反映導演認為女性比男性更懂得以不見光的方式勾心鬥角,比起男性的明刀明槍更難提防。

廣告

只是故事不止反映這些政治手腕,而是透過棠夫人一家反映人性險惡如何影響家人關係。在她眼中,所有人都是工具,就算是至親都可以是其中之一,兩位女兒被她安排擔任不同角色,任其擺佈,若然控制不了,唯有毁滅收場,這些算計令人覺得在這部電影的世界中根本沒有愛,無論親情友情愛情都不得善終,唯有泯滅人性才有望生存,而且這種心理也會連帶影響下一代,彷彿是循環不息,導演最後為電影留下一句註腳「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也明示這個主題。

因為得獎緣故,相信不少觀眾都會較為留意惠英紅以及文淇的演出。惠英紅的確在整個故事都表現出色,她表面對人行禮如儀、經常口念佛經,實際是佛口蛇心,每每有不同後著,有不少鏡頭捕捉其樣貌之冷靜對比當時事件的變態,形成強烈對比,能夠得獎都是實至名歸。文淇年僅十四歲,演繹一個長期備受壓迫而不自知,到後來「醒覺」的角色難度不低,她卻拿捏得很精準,情緒變化自然,看來可以有一番作為。但是不要因為沒有提名而忽視飾演棠寧的吳可熙,她的角色其實比前兩者更為撕裂,介乎愛恨交纏之間,掙扎過程令人看得心痛,也是一次應該接近得獎的演出。

誠然,電影有很多處理過於外露,導演其實將很多情緒、情節、符號和資訊同時放置得很「出」,有時劇情又要來點故弄玄虛,事實卻又已經躍於紙上,令人感到太過刻意經營這個無愛的世界,若然能夠内歛一點,將部份對白或情感寫得溫婉一點,效果或許較佳。尤幸,演員們出色表現為電影扳回不少良好印象。因此很認同兩位演員得獎但不太認同作品能夠成為最佳劇情片。


作者簡介:喜歡看電影,希望寫關於電影的文章和身邊不同的人分享。

個人Facebook專頁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