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塵渺渺已沒處尋 — 從《花辭》看無常的人生

2015/4/5 — 12:28

【文:馮顥筠】

〈花辭〉收錄於何韻詩 2011 年的專輯《Awakening》,由喬靖夫與何秀萍合作填詞。專輯收錄了何韻詩與林奕華合作的舞台劇《賈寶玉》的配樂歌曲,此劇改編自《紅樓夢》,劇中主要表達賈寶玉從成長經歷領悟命運與人生。Awakening 有覺醒、覺悟之意,〈花辭〉包含了花期、人生、輪迴等元素,從而領悟出面對人生應有的態度。人的一生經歷跌宕起伏,當人生走到終結,帶不走實質的金錢、物質,反而記憶、經歷、人生的得著永留心中。

「盛宴中  繁花發放媚態/如夏季  來到最美一日」——現實世界有如盛宴,各人如繁花。在現實世界中各人努力生活,媚態萬千,人生中最精彩、燦爛的階段正如繁花盛開的夏季,這是〈花辭〉的引旨。

廣告

隨著年齡漸長,有著不同的人生經歷,不禁會想到人生終有一日會終結,這是不可逆轉的事實。「預見它/慢慢地枯萎/香氣已流失/無聲的/悄悄掉落/匆匆變暗」,花期正好表達歲月、青春慢慢流逝,預視到花落有時,與人生一樣。

「抓不穩 花香風吹四溢/捉不緊 花瓣飄散四分」
「貪不得 春色不會再臨/巴不得 春光只照我心/  躲不開 光陰 人生總遇上幽暗」
「貪不得 春色不會騙人/捨不得 花光這晚安枕/  躲不開 光陰 人生總遇上幽暗」
「抓不穩 花香風吹四溢 /捉不緊 花瓣殘缺後」

廣告

由以上四句歌詞反映出人生中三種無奈之情,首先,「抓不隱」及「捉不緊」表達有很多事是控制不了,例如人生中美好的時光總會流逝,留也留不住;其次,「貪不得」及「巴不得」表達即使有多渴望得到亦未必能夠擁有;最後是「躲不開」,人生中總會遇到不如意的時候,不能避免。

「看我輪迴三生/循環裡遇見/前緣又再轉身/繁盛光景之後/花色香未完全看化」,若然輪迴是存在,在這循環之中可能會遇見之前認識的人,但只會相見而不相認。輪迴表示一切重新開始,如果還未看透世事、看化人生,只會繼續陷於惡性循環之中,不能隨遇而安。

故此,能否看化人生便視乎你能否保持如琉璃瓦一般透徹的心,「冷暖裡 四季變   夏轉秋/琉璃瓦一般通透/回頭看過去 和你發生 便夠」,這裡有一種「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意思,如果只執著於擁有便註定失去人生的意義,墮入困境;如能將焦點放回曾經擁有美好的回憶,則可看化人生,脫離肉體上的樂與苦,重視心靈上的富足。

此曲緊扣舞台劇的劇情,「有一天 離別榮華俗身/仍念記 這飛花多繽紛/幻變中 還遇到你這般懂得一個人/你來還淚萬千遍/落入凡塵俗世中 贖這癡心」,預視賈寶玉會「離別榮華俗身」,卻懷念世上的繁華、多彩;而林黛玉則會從太虛幻境落入俗世,為寶玉還淚,報答寶玉對她的痴心。﹝1﹞正因為寶玉對黛玉的情深,在劇中他要求再度經歷此生,希望有所感悟與覺醒。

〈花辭〉抓緊了花開花落之時以比喻人生高低起跌及無常之感,合作填詞的喬靖夫與何秀萍首次合作,歌曲配合與融和了兩人的風格。喬靖夫擅於寫武俠小說﹝2﹞,今次卻收起呈現武俠畫面的技巧,利用季節變更以喻人生,寄托情感。讓人聯想到他在 2004 年寫的〈一年五季〉,「春雨/夏暖日/秋涼/冬霜降/卻有個季節快將到訪/仍然在盼望」四季的變遷暗含了不同的情感﹝3﹞

而何秀萍筆觸細膩,情感敏銳,而且擅於捕捉生活感覺,作品沒有過度的情感渲染。﹝5﹞ 縱觀〈花辭〉的一字一句,不難發現當中的情感的細膩與表達得恰到好處,「縱會記掛最美麗頃刻/回頭只得一片白/茫茫雪更冷/無處再找腳印/紅塵裡/誰走得出軟禁」,人總會懷念以前美好時光,只可惜回頭發現找不著痕跡,「只得一片白」,然而這是無可避免的情況,沒有人能逃出這「軟禁」。當中反映了對人生的無可奈何,卻又不至絕望,只是慨嘆人皆要面對這紅塵俗世中的無形軟禁,沒有過份的情感表達。此句亦是〈花辭〉的結尾,表達人生無常,我們只能看化而不能執著。

〈花辭〉
作詞:喬靖夫/何秀萍@人山人海

盛宴中 繁花發放媚態
如夏季 來到最美一日
預見它 緩慢地枯萎 香氣已流失
無聲的 悄悄掉落 匆匆變暗

玩笑中 無端離愁漸生
垂下眼 看飛花沾衣襟
鬧哄中仍害怕會片刻孤身一個人
美麗無常是真相
漂亮紅顏隨年月變樣

抓不穩 花香風吹四溢
捉不緊 花瓣飄散四分
驚醒的一刻 才發現已走避不及
這剎那我看到靜了心
鉛華經已洗透
前塵渺渺已沒處尋
時光匆匆 一天已半生

貪不得 春色不會再臨
巴不得 春光只照我心
躲不開 光陰 人生總遇上幽暗
冷暖裡 四季變 夏轉秋
荼靡開透一刹
殘紅破碎應驗了 那詛咒

有一天 離別榮華俗身
仍念記 這飛花多繽紛
幻變中 還遇到你這般懂得一個人
你來還淚萬千遍
落入凡塵俗世中 贖這癡心


抓不穩 花香風吹四溢
捉不緊 花瓣飄散四分
驚醒的一刻 才發現已走避不及
這剎那我看到靜了心
鉛華經已洗透
前塵渺渺已沒處尋
時光匆匆 一天已半生

貪不得 春色不會騙人
捨不得 花光這晚安枕
躲不開 光陰 人生總遇上幽暗
冷暖裡 四季變 夏轉秋
琉璃瓦一般通透
回頭看過去 和你發生 便夠

誰在看我輪迴三生
循環裡遇見 前緣又再轉身
繁盛光景之後
花色香未完全看化

抓不穩 花香風吹四溢
捉不緊 花瓣殘缺後
飄飛於空中 連天跟地也昏暗
縱會記掛最美麗頃刻
回頭只得一片白

茫茫雪更冷 無處再找腳印
紅塵裡 誰走得出軟禁

 

--

註:

﹝1﹞在太虛幻境,林黛玉是絳珠仙子,賈寶玉是神英侍者,絳珠仙子受神英侍者滴水之恩。
﹝2﹞黃志華、朱耀偉:《香港歌詞八十談》(香港:匯智出版,2011),頁343。
﹝3﹞魔鏡歌詞網:盧巧音一年五季,〈http://mojim.com/twy100172x13x3.htm〉,2014年5月10日瀏覽。
﹝4﹞黃志華、朱耀偉︰《香港歌詞導賞》(香港:匯智出版,2009),頁202。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