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劇毒與荼毒

2019/11/10 — 17:20

西班牙畫家戈雅(Francisco Goya)作品《沙丁魚葬禮》(El entierro de la sardina)

西班牙畫家戈雅(Francisco Goya)作品《沙丁魚葬禮》(El entierro de la sardina)

1、

懼怕有些動物是人的天性?
抑或人的迷信?無法解釋
一看見就不適
就下意識地動殺機
比如昨晚水池邊爬過一個蟲
它並沒有招惹我
但陡然生起的懼意
使我立刻打開水龍頭
沖走了它

事後我很後悔
因為當天是一個佛教節日
而我犯下了殺業

廣告

 

2、

廣告

突然對甜味
有渴求

翻遍屋子
找到一包杏乾

這甘甜的杏乾
是一個維吾爾人的妻子給的

但他身陷囹圄已五年
不禁低語:他還好嗎?

 

3、

有時候會把邊緣這個詞
說成懸崖或深淵
於是被邊緣化
就成了被懸崖化
或被深淵化
簡直是恰如其分

 

4、

開始日甚一日地怕
怕什麼呢?
不太想說
主要是不想公開地說
誰都明白到了避之不及的程度

卻像那個前蘇聯音樂大師
說的那樣:「他們是生活在一個
連悲劇也冠以『樂觀的』
這種形容詞」之中
而不能自拔

 

5、

那顯然是一種劇毒
比鶴頂紅的毒性更大
可能是紅到了極致的緣故

他們該有多麼愚蠢且兇狠
爭相服下劇毒
然後荼毒同胞

 

6、

感慨於他的感激
生起些微的驚訝
他這樣的人本該是被銘記的

應該感激的不是他
而是我們,但就因為這一點
他被刻意地忽略了

慢慢地消失於視線之外
僅僅幾年,就幾乎做到了
讓他在人間蒸發

我不過在小範圍發了他的照片
卻得到他一遍遍的感激
這讓我淚水盈眶

 

7、

殖民者形形色色
除了眾所周知的霸道
有一種不同,會百般示好
近似諂媚,太不真實
我對這樣的虛偽報以暗暗嗤笑

就像人對食物的嗜好
有的偏辣,有的喜甜
他們待人接物的胃口也各異
而廣闊的異域總有適合的一款
以致於他們念念不忘

 

8、

當那麼多人異口同聲地
一個比一個的嗓門更大地
讚美他,讚美他
那個打算在逃亡天涯的時候
攜帶的手提箱,放在哪裡了?

 

9、

他喜歡佔上風
他們都喜歡佔上風
任何時候任何事
佔不到上風就失心瘋
其實佔不佔上風都瘋了
這是一種可恥的傳染病
你看他們的眼神就知道

 

10、

啊這些日子
這地!這地!
對於這麼多年輕人
變成了生與死

 

11、

我沒有去過香港
不知東西南北
但這個夏天和秋天
記住了一個個地名:
元朗,銅鑼灣,
太子站,大埔墟,
新屋嶺,黃大仙……
都與年輕人的犧牲相關

 

12、

遍地乞食者
為一口食而活
就以為誰都跟自己一樣
不相信這個世上
還有不為麵包
而活的人

說起來
乞食者都來自
吃不飽的餓鬼道
貪心不足蛇吞象

 

13、

厭煩極了那些自稱的佛教徒
實在是厭煩極了
總是善於用佛法的詞彙
剪裁一件件開脫自我的外套
他或她樂意穿上
顯得自己擁有某種權威感
滿口的業力、無常或嗔恨心等等
偏偏遺漏了慈悲心
這個等同於同理心的詞彙
我不想提及道德責任之類
這些人擅長各種自圓其說的套話
仿佛那是不可撼動的道德地位

 

14、

他裹上了偽裝色
我也裹上了偽裝色
像某種收斂翅膀
或牙齒的
小動物
多麼可憐

我們都無法以誠相見
無法煲底相見
在錯臂而過的時候
你頭也不回地悄聲說:
「這裡就是煲底!」

淚水湧上我的眼
居然連憫然相對也不得……

 

2019 年 6 月至 10 月

原刊於 RFA 網站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