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劫後餘生 — 從來沒有存在過的2月14日

2017/2/21 — 14:31

我的2月14日有多長?大概19小時。因為在一半的航程後,2月14日就成為過去式。這樣說對嗎?

我的2月14日有多長?大概19小時。因為在一半的航程後,2月14日就成為過去式。這樣說對嗎?

【文:比華利】

從杜拜Dubai到奧克蘭Auckland,New Zealand的飛行時間為16小時,兩地的時差為9小時(杜拜 GMT+4;奧克蘭 GMT+13)。我在2月14日杜拜時間早上11起飛,到達奧克蘭是2月15日的中午12時。我的2月14日有多長?大概19小時。因為在一半的航程後,2月14日就成為過去式。這樣說對嗎?

假設我駕駛我的私人飛機在2月14日的前一分鐘從GMT-12的無人島Howland Island 向東飛往GMT+12的斐濟Fiji ,2月14號是不是不存在? 存在的話那它存在多久?基督教哲學家奧古斯丁在著名的《懺悔錄》談到時間不存在,它只存在於心智中,被經驗的時間才是時間 。就像你聽一首歌,你記得剛開始的旋律,你也預先感受到下一個音符,這就是現實的長度,過去和未來不存在現在。

廣告

想著想著你睡著了,你夢裡的自己躺在床上發著夢。那個自己躺在床上發著夢看到發夢中的自己,那個夢中夢的自己也在做著同樣的夢中夢。然後一個人形影子出現在你床邊,它抓住你的頸項想要殺死你,你努力嘗試發出一點聲音叫醒自己。好不容易醒過來的你,發現自己躺在夢裡的床上,一個人形影子又出現想要殺死你,你再發出聲音叫醒那個夢裡的自己。如果我的夢中夢中夢中夢有6重,我就要醒來6次才可以回到真實的世界嗎?如果其中一重夢裡的自己沒有叫醒自己會發生甚麼事?

後來你終於醒了,今天是2月14日早上9時。你的身邊有兩個人,一個看起來就是你的愛人,但是他的靈魂和性格是一個陌生人。另一個人面目全非, 但是你從他的言談中和眼神裡卻感受到你的愛人,而且他擁有你們的共同記憶。這樣的話,你應該和誰過情人節?英國哲學家威廉斯Bernard Williams指心智、記憶與身體塑造了身份同一性。那麼眼前的兩個人沒有一個是你原本的愛人了。

廣告

如果你堅持那個擁有記憶同一性的陌生臉孔是你原本的愛人,你又怎樣去證實他的記憶不是透過植入或傳輸抵達他的大腦?還是說,這位陌生的人擁有的真的是你原本的愛人的心智與記憶的外部延續?《追憶似水年華》的法國作家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應該會認同。

沒有情人的你,明年可以參考此方案──(飛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不是啦)是讀一本哲學書,然後讓大腦自由的問問題和找答案。2月14日只是造作的人類找尋存在的證明罷了,他們要不上載自己的幸福合照和玫瑰花,要不就是諷刺地取笑這個愚笨的日子。因為自戀和自憐同樣能充實生活。對了,我在讀的是《如果沒有今天,明天會不會有昨天?》這裡說的夢是真實的夢境,因為我用盡力氣醒來了6次才回到現實。所以,我現在才能夠把這篇文章寫完。

 

作者自我簡介:自由地生活在沒有自由的國度,繼續發發夢、問問題、走走路、說說笑、跳跳舞、胡思亂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