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非諜影與香港七一

2017/6/22 — 15:38

今年係「北非諜影」(Cassablanca)首演七十五週年。「北非諜影」,米高.寇蒂斯 (Michael Curtiz) 導演,堪富利.保加 (Humphrey Bogart)、 英格烈.褒曼 (Ingrid Bergman) 主演;一九四三年榮獲奧斯卡金像最佳影片、最佳劇本、最佳導演獎;一九七九年榮登美國十大賣座影片。本文探討「北非諜影」成功之處,對香港的啟示,包括卡薩布蘭加與香港相似處(例如七一洗太平地),戲中酒廊唱國歌對照香港球迷噓中共國歌,及壓軸戲機場送別與二三首香港經典流行曲。(劇情簡介見文末注)。

北非諜影成功之處

北非諜影雖然大卡士,大製作,但此片只係荷李活每年出產幾百套電影之一,當年有份參與製作者無一預期此片會成為永垂不朽的經典。女主角英格烈褒曼自傳(Ingrid Bergman: My Story)謂北非諜影之所以成為經典皆因關乎「我們的戰爭」。當時二戰正打得如火如荼,德日意軍正佔上風,盟軍可能戰敗,重光遙遙無期,此片演員遂有千年難得的機會,與義軍同步演出心連心的真情。北非諜影對盟軍的貢獻猶如一師軍隊。

廣告

卡薩布蘭加與香港相似處

一九四二年的北非,有似香港。北非本屬法國殖民地,但二戰時,法國被納粹德軍侵佔,北非變成間接受德國控制,但仍保有些少自治,正如香港本為英國殖民地,九七後由中共接管,訛稱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北非城警察處長仍由法國人出任,不過要聽命於納粹德國將軍,正如香港特首乃北京傀儡。

廣告

北非城警察處長貪污成性,當納粹將軍命其冚了男主角堪富利保加的酒廊兼賭檔,警察處長只好藉詞:我好震驚,好震驚,此處竟有人非法聚賭,然而說時遲,那時快,酒保將警察總長方才在賭枱贏得的錢交畀其。令人想起香港梁英口口聲聲反貪污,自己卻收了澳洲大財團五千萬。

北非城龍蛇混雜,各方間諜及革命家在其中鬥智鬥力,城中居民都想取得通行證,逃去自由世界; 香港亦係各國特務勾心鬥角之大都會,不少香港居民見香港逐漸淪為中共沿海普通城市,都想移民外國。

亦由於北非卡薩布蘭加龍蛇混雜,黑警經常當街拉革命黨或特務,而今香港警察亦經常濫捕示威人士。戲尾,警務處長因為堪富利保加殺了德軍少校,驚自己都會被德軍怪罪懲罰,於是叫手下round up the usual suspects(去捉的慣犯)交差,然後同保加齊齊著草走路。另一方面,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認為,香港政府為習總今年七一訪港而洗太平地,針對自決和本土派人士,「告得就告,拉得就拉」。

北非諜影至感人場面包括酒廊唱國歌及壓軸戲機場送別。

酒廊唱國歌

先講酒廊唱國歌。事緣納粹少校在堪富利保加的酒廊三杯落肚,一時興起,與同僚唱起德國軍歌Die Wacht am Rhein (萊因河的哨兵),在場的法國地下遊擊隊首領 (保羅亨利飾) 忍不住叫酒廊樂隊奏法國國歌馬賽進行曲,樂隊指揮得保加首肯後照做,亨利帶領眾人慷慨激昂悲歌,聲浪蓋過德軍歌聲。納粹少校大怒,下令關閉酒廊。

這場戲一齊唱法國國歌的臨時演員大部份都係真正的歐洲難民,所以其中極多感懷身世,真情流露,熱淚盈眶。圖中少女正正如此,其名叫麥德蓮麗寶,舊年去世,享年九十二,是為北非諜影最後一位在生演員。

Benedict Anderson(一九九一)經典著作《命運共同體》:民族精神燃點捨己的愛,見於文化產品如音樂詩歌。大家一齊唱民族歌時,就會有種同步經驗(an experience of simultaneity),從而創造共時社群(contemporaneous community)。當一班互不相識的人唱同一首歌,唱這動作本身就會發揮社會建設作用,創造統一共振(unisonance),肉身實踐命運共同體,歌頌國家的威力不在歌的旋律或歌詞,而在唱的人,以社群文化表演的行為表達國家身份。

德國少校唱愛國歌曲,志在與屬下軍官創造共時社群,團結軍心,並向在場異族,表示此地由德軍話事。保羅亨利帶領難民唱法國國歌,在於一齊演出「命運共同體」,創造反法西斯統一共振。

酒廊唱國歌一幕令人想起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港足對中國國家隊,奏中共國歌時,香港球迷報以噓聲,後香港足總被罰七萬七千元,舊年十一月,港足戰關島,球迷再噓國歌。其實與其噓中共國歌,不如唱香港之歌,創造共時社群,例如獅子山下,鐵塔凌雲,如要再雄壯些,可唱陸小鳳之勢要去,入刀山,浩氣壯,過千關。

一九八五年中英劇團在中環大會堂演出話劇「我係香港人」,藉以探討香港人身份,其中有香港子弟去到美國留學,參加國際學生晚會,個個同學都要著自己民族服,唱自家國歌,輪到香港學生,唱的竟然係中國民歌在那遙遠的地方,而且甚有感情,其時香港人身份已形成,獅子山下(一九七九),鐵塔凌雲(一九七三)早已出爐,怎會唱大陸普通話民歌呢?令人不禁懷疑那學生中學讀培僑定漢華。

壓軸戲機場送別

北非諜影機場送別一幕盪氣廻腸。堪富利保加將寶貴的兩張通行證交畀英格烈褒曼同佢革命老公保羅亨利,打算護送兩人上機後,自己留落來殿後拚犧牲。保加本來惱阿褒曼當年在巴黎同佢熱戀,應承結婚,一齊走路,但在德軍入城之日,突然失蹤。但在機場送別前一晚,褒曼向保加剖白,原來褒曼早年同亨利結了婚,但以為丈夫死於納粹集中營,先始同保加好,但後來忽然獲悉老公未亡,於是趕去同佢會合,助其革命,褒曼哀救保加畀通行證亨利走,好完成革命,而褒曼自願留低同保加共存亡。

以下為機場送別經典對白(曾焯文翻譯):

堪富利保加:心底裡,我地都知道你屬於維特(保羅亨利飾)。你係佢工作一部分,係佢的動力。 架飛機一起飛,而你不在佢身邊,你會後悔的。 或者唔係今日,或者唔係聽日,但好快,你會抱憾終生。

英格烈•褒曼:咁我地呢?

堪富利保加:我地永遠擁有巴黎的回憶。直到你來到卡薩布蘭加之前,我地無咗。 但係尋晚我地搵返。

英格烈•褒曼:當我話永遠唔會離開你的時候。

堪富利保加:我知你永遠唔想離開我。 但我都有任務要做。我要去的地方,你無可能跟埋去。 我要做的事,你無辦法參與。 阿莎(英格烈•褒曼飾),我唔係要扮偉大,但向呢個亂世,三個小人物的問題真係微不足道。 終有一日你會明的。

(英格烈•褒曼低頭喊)

戲中保加同褒曼愛恨交織,為顧全大局,犧牲兒女私情,令人想起無線電視劇主題曲烽火飛花: 人生性命本可貴,情痴亦一世回味,為保家國肯輕拋,兩者都不記起。又令人想起秋官倚天屠龍記主題曲: 情仇兩不分,愛中偏有恨,恩怨同種。

英格烈褒曼在自傳中透露,拍北非諜影時,問導演米高寇蒂斯自己究竟愛保加定亨利?寇蒂斯話劇本未寫完,唔知,扮中間啦。但在機場送別一幕,單看褒曼的眼神,就知劇中女主角愛的係浪子男主角啦。順帶一提,在現實中,褒曼同保加並無過電,褒曼在自傳中話保加好似拒人於千哩之外,褒曼有的怕佢。

邪不能勝正

北非諜影結局雖然情天有缺,恨海難填,但現實中,邪不能勝正,盟軍終於打敗法西斯軍隊,足令觀眾告慰。殘暴政權,必有天收,各位同胞,可以釋懷。

 

注:劇情簡介:「北非諜影」的故事,發生在北非法屬摩洛哥小城卡薩布蘭加Casablanca;大戰期間,許多歐洲的政治人物、投機客、難民、特務走到 卡薩布蘭加,等轉乘飛機到美國,環境混亂。城中有個美國人開的Rick’s Cafe,係當地社交中心,主人Rick Blaine(堪富利保加)來歷不明,八面玲瓏、黑白兩路都食得開。卡薩布蘭加當時,掌權的是警務處長(Claude Rains),此人見風行舵,聽命於納粹德軍。一日反納粹的捷克革命家(保羅亨利)攜同妻子Ilsa(英格烈褒曼)來到Casablanca,踏足Rick’s Cafe。堪富利保加一睇,原來革命家的老婆正是他在巴黎的舊愛,幾年前兩人曾相約乘火車逃亡,結果褒曼爽約無來。另一方面,納少校率眾來到,要加害革命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