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八種香港 第三站 觀塘】上書局分享會

2015/10/27 — 19:54

上書局創辦人鄺穎萱(右)和劉細良(左)是資深文化人、作家、出版商、書店負責人。

上書局創辦人鄺穎萱(右)和劉細良(左)是資深文化人、作家、出版商、書店負責人。

曾出版多本本土政治書籍的上書局,由創立至今已十年,兩位創辦人鄺穎萱(鄺)和劉細良(劉)是資深文化人、作家、出版商、書店負責人,亦是觀塘工廈的租客。日前於分享會上,二人細說一路走來的見聞。

上書局在2005年創立,開初的辦公室選址於鰂魚涌的一個海景單位,當時在SARS後經濟尚未完全復蘇,各區租金遠比現今相宜,但隨租約結束而來,是業主大幅加租,原來業主已準備將全層所有單位租給大商家。上書局隨之遷到太古,一年後,業主要求加租30%,公司財政上難以負擔只好搬走。鄺表示曾有一段時間未覓得新辦公室而又急於準備書展,團隊只好天天在茶餐廳開會分派工作。後來租下了在觀塘巧明街一個9000呎的單位,簽下三年租約;三年間觀塘「被發展」迅速,大型商場消費、自由行日漸盛行,租約一完,業主書面信要求加租107%。「我當時第一反應,還以為業主打少了一個小數點,是10.7%而不是107%。」鄺憶述。後來上書局「強勢回歸」,落戶現時本為倉庫的觀塘工廈單位。

要促進文化活動,場地不可或缺,鄺指出現時到外租場地,一個下午也要幾千元租金。上書局現址經一番修繕後,一室生銹鐵板不再,單位內大約三分一的範圍,以精心搜來的二手大沙發和木質傢俱,打造予人溫暖感覺的「會客廳」。團體只需付基本的清潔費,就可在此場地舉辦各式各樣文化活動,平日到訪者亦可自由地在此休憩。然而當觀塘「被發展」的步伐已失控,鄺坦言這個「好地方」,也不知可維持下去多久。劉笑說二人都是「文化難民」的一分子,需如難民們不停遷移,和為了生存同時肩負不同工作;舉行是次分享會的觀塘工廈單位,是上書局和《讀書好》的辨公室,亦是其書店、倉庫和直播室所在。

廣告

劉認為觀塘是70年代香港的縮影,當年政府實施「抵壘政策」,即偷渡到港的人只要到了市區,取得身份證就可成為合法居民,他們取得證件後的下一步,就是到觀塘找工作。當年觀塘的工業可謂百花齊放,劉笑言現今如「連儂牆」般貼在街道兩旁的小紙張當年也有,不過不是「工廈劏房單位出租」,而是工廠工人的招聘廣告。後來主攻中國大陸旅客的零售業進駐工廈區,開始有工廈被財團整棟收購,改建為酒店和商場。時至今日,只要到觀塘碼頭「百薈名店坊」附近走一趟,不難見到一輛接一輛旅遊巴,載着中國大陸旅客到廣場的名店進行「一站式」購物。提起斥資5350萬建造的音樂噴泉,劉直指這是將觀塘社區景點化。「去名店消費後,就到音樂噴泉拍照打卡,方便快捷。」

在偉業街經營書店的這段日子,二人見證着觀塘工廈區的變遷,令他們感受很深的,是位於牛頭角的翠華餐廳。鄺憶述幾年前搬到偉業街時,由於當時附近食肆選擇不多,對於這翠華餐廳的存在二人都很高興,直至這翠華餐廳的常客已不再是香港人,而是中國大陸旅客,店上侍應大部分都會以普通話接待顧客。一個下午茶餐盛惠五十多元,仍然坐無虛席;想在特定有桌布的位置享用午膳,需於一星期前訂位。「有次我打算去吃午餐,職員問我『小姐你貴姓幾位?』,我心裡暗忖甚麼時候開始,翠華也有像酒店般的服務態度,但原來她是想叫我訂位改天再來。」鄺說。

廣告

講述工廈區變遷,二人滔滔不絕,雖然語調輕鬆,仍難掩當中的心酸無奈,論及本地獨立出版,又是另一番感慨。鄺穎萱坦言對出版業前景感到悲觀,特別是對小型出版社而言,今時今日只求生存也已不容易。鄺強調出版物的主要銷售市場,由聯合出版集團旗下三大書局「三聯」、「商務」、「中華」掌控,一旦出版物題材「政治不正確」,即可能不被三中商入貨或冷待,對銷情有很大影響。有時為了滿足特定書局的上架要求,而間接造成大量「死貨」(賣不出去積存在倉庫的書),例如書局要求必需保持指定存貨量,而令出版社在只差幾十本供應給書局的情況下,勉強加印起碼二千本,但在該次供貨之後,書局卻表示決定之後將該書下架了,「死貨」結果很可能就由倉庫運往堆填區,由帶有文化價值的書本,化為只有物質價值的廢紙;幾塊卡板盛載的心血,化為可買到24罐可樂的錢。

面對香港這幾年難以逆轉的變化,二人在分享會結尾留下語重深長的一句,「要麼選擇跟隨『新香港』的一套規則生存,要麼就以平常心,繼續做自己認為對、有熱誠去做的事。」

 

十八種香港讀書好作者博客夏榛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