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句話惹毛藝術版記者大賽

2015/9/15 — 11:11

Facebook 近日不知何解吹起「一句話惹毛 X 大賽」之風。背後潛台詞是,各行各業自有其難做之處。有苦自己知,外行不明所以,本也無甚所謂,可是總有人愛不知就裡胡亂批評,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簡單一席話已足夠挑動行家神經。多年積壓的辛酸凄楚悲憤委屈,便全部如火山爆發,噴湧而出,是為「惹毛」。

藝術版記者也常被惹毛。更慘的是他們無奈於「工作」「關係」(對,這裡指的是「工作」與「關係」),即便是被惹毛,也只能有如啞巴吃黃蓮,骨嘟一聲吞進肚裡。

好在我多多少少已經離開這個行業,所以也就不怕自己弄個一人大賽,自娛自樂,自己委屈自己爆。當然,你話平心而論又好,戴個頭盔都好,以下的十條惹毛句式,確有時候是記者本身有問題──我無意說記者永遠是對的。不過怎麼說都好,總之記者聽到這些話,還是會被惹毛啦。

廣告

一)我做得咁辛苦,點解你要批評我

藝術界工作辛苦是真的。很多時候行內人出錢出力,貼錢買難受,這也是大家知道的。可是,你辛苦我同情,那是一回事,記者是否必須歌功頌德,隱惡揚善,又是另一回。終究我們談的是藝術、是事實,有新聞就要報道,與你辛不辛苦,無乜關係的。

廣告

二)D 記者寫得咁膚淺

我知道,作為油畫專家的您,可能熟悉莫內的畫細緻至他畫睡蓮系列總共下了幾筆;作為超級艾未未粉絲的您也可能了解艾未未每天撒尿多少回。但超級艾未未粉不會很深入認識莫內,正如油畫專家不會很懂得艾未未。您專注自己的圈子,只看圈子以內的世界,看得多深入也沒有問題,但記者不一樣。香港文化版資源少,一份媒體有文化記者都偷笑,更遑論細分戲劇、視藝、電影、音樂……一個人能關注的範圍有限,要關注得廣,深度難免不似專家。也就別說還有時間、篇幅等各種考慮。專家大人們,記者比閣下寫得膚淺,是正常的。

By the way,當記者寫出深度文章,你又有讚過/讀過/知道嗎?

三)你唔知咁多架啦

我以前經常聽到這種說法。言下之意是:「我係 insider 你唔係,我係藝術家你唔係,我知內幕,我知詳情。你?你識條鐵咩。」

當然我不知道。「那你可以告訴我嗎?」

「唉,好多野你唔明架啦,我都費是講。」

阿生,你唔講,我又會知啦!

四)影響到人就無謂啦

藝術界好講道德,認定傳媒是第四權,應該不畏強權,揭露醜聞,報道真相──只限於真相與醜聞都和他無關的時候。有策展人懷疑政治打壓?應當廣傳!讓世人知道藝術界的危機!甚麼?被政治打壓的原來是自己?嘩息事寧人息事寧人,誤會遮誤會遮,免得過就不要報道,否則我在這行還怎麼混下去啊。

五)依個 show 咁好,你都唔報?

眾所周知,藝術好與不好是各花入各眼。你覺得好,我無異議,但請不要強逼我的觀點和你的一致。當不一致,不要把我貶斥為懶惰、質素差、不識貨、無水準。

六)你地好 commercial 囉!

有些文化工作者是脫俗的君子,認為傳媒不應該做生意,否則就是損害獨立性。當然他們要求寫稿要有稿費。

七)我無咁講過,是記者斷章取義

曾經有過這麼一件事:藝術家 A 君訪問時興之所至,言談間透露了對另一位藝術家 B 君的批評。報道寫出來了,人人在網路分享,等食花生。A 君見事情鬧大,不想與 B 君關係鬧得太僵(誰知道今後還有沒有合作可能),也不願被藝術圈視作興風作浪之徒,後悔莫及,只好宣布:「是記者斷章取義,誇張失實。」

記者的工作是反映受訪者的言論,如今受訪者自己出來發表言論,說記者錯了,你說公眾信誰?就這樣,記者就食了死貓。

八)幫我宣傳下個節目啦!

太常聽到這句話。想宣傳請致電廣告部,記者只負責報道,不負責宣傳。

九)點解你地要批死我?

又一個故事:某 A 君策展犯錯,被傳媒追訪。A 君不忿,劈頭一句:「我與你塢怨無仇,為甚麼你們非要批死我不可?」

Sorry,記者從沒想過要批死誰──他們遠不如你所想那讓小氣記仇。他們只是報新聞而已。該報就報,不該報就不報。至於你是否被批,被批了是否會死,老實說,沒有你自己想像的那麼重要哪。

十)依位記者好支持我地架!

這句話往往出現於正面報道之後。比如說,一份講機構 A 策了個好展覽的報道出街,A 的員工看了,心滿意足,遇上寫稿的記者,連忙跟老闆介紹:「佢好支持我地架!」

就算這話有讚賞之意,很抱歉,我們也不得不婉言謝絕。做記者,壞事也報道,好事也報道,我們不想被標籤為支持你,正如有日,當我們報道你的負面新聞,也不欲被視為叛徒。

 

最近有(前)行家朋友連番被上述句式惹毛,言談間不禁訴苦說,真不知文化記者該怎麼幹下去。他的意思是:文化界圈子小,記者在其中的位置曖昧而矛盾:他一方面要當個鐵面判官,遇著敏感議題,不應為顧人情利益吞吞吐吐,欲語又止;另一方面,當他一刀一刀斬斷在文化界的所有人情關係,其工作生涯也就差不多走到盡頭了。採訪機會?傳媒預展?小道消息?對不起,沒有不受歡迎人物的份。

面對這種矛盾,我要建議的處理辦法是把全數考慮都放棄,唯獨以一樣準則衡量新聞判斷公眾利益。有利於公眾的就報道,無利的就放棄,就這麼簡單。假若記者因忠於公眾利益而再也無法在圈內立足,這也是壯烈犧牲,背負最大損失的是藝術圈本身。

當然這是知易行難。我現在離開了才可以這樣說風涼話,呵呵,至於還在努力做好新聞的戰友,請繼續努力,繼續努力,我在這裡支持你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