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回顧:張懸【城市】中的熱鬧與平靜

2019/5/27 — 10:27

圖:張懸 facebook

圖:張懸 facebook

在《親愛的…我還不知道》中,很多聽眾都終於知道張懸並不甘於歸入為「小清新」類別,她苦練電結他,並於之後組團Algae,以更高的角度、更大的企圖,完成了令人對她再次刮目相看的專輯《城市》。而更加成熟的張懸,有時俯瞰般地觀察,有時又把鏡頭拉近,對準著自己或人生的課題。如此將「宏大」和「渺小」的結合,成為我們聆聽這唱片的一條重要線索,也於她後來的專輯《神的遊戲》之中,得到進一步的繼承和發揚。

在第七首帶著迷幻感的《Stay-牡蠣之歌》內,充分地體現了上面所述的結合——那浩瀚中的牡蠣(蠔),好比大時代裏頭的渺小個體,有人不安於現實,躁動但迷失;可「我」卻以"Stay"的心態,一動不如一靜地,迎接周圍的變遷,並「將看見飛魚與鳥的艷陽天」。歌曲起伏的編排,令人能想到浪起、拍打、潮退般的畫面,而張懸於後段的歌聲,又顯得堅定地,「屹立」在這洶湧的海浪,或時代的改變之中。

廣告

注重氣氛營造的《島嶼雲煙》,於Intro部分已是有著光影變幻、雲煙漂浮、好比山水畫般的意境;Algae樂團以樂器為筆墨,或淡色地勾勒、或有時筆勢較豪放、甚至揮灑潑墨。至於焦安溥(張懸)的詞,不僅在《Stay-牡蠣之歌》內,將「人」放置在時代中,也於這首《島嶼雲煙》裏頭,將島嶼(可指代台灣),置在雲煙(可指代時代)之下;所以,由此去聽第一句「雲只是白色的菌種,在你城外的島嶼滿佈」,便能夠聽到弦外之音——「白色」、「滿佈」、指代時代的「雲」,可聯想到白色恐怖時期,但縱使經歷黑暗的籠罩,卻始終雲煙會過,島嶼(台灣)依舊。

而在較廣闊的主題——「城市」之下,專輯的歌曲也觸及到不同、多樣的題材——第二首《Beautiful Woman》,留下了「驕傲」的味道,鼓勵大家對「別的一群」之認同;第三首《Selling》,唱到了現代人矛盾鬱結的內心、難滿足的慾望;又或是主題作品打開了城市的畫卷,寫出了自己對都市生活的感受(就是其中的一句「人與蟬 蟬與狗 狗與深夜衝撞高處街燈的蛾」,即體現了張懸對城市細微的觀察和她能寫出畫面感的作詞能力)……張懸 & Algae的《城市》,以民謠和搖滾為兩大樹幹,卻向外延伸出,跟專輯內的歌曲內容一樣地豐富的音樂枝葉——清爽明快的《Beautiful Woman》,桀驁不馴的、帶著Garage Rock原始衝動之感的《Selling》,或是游離、徘徊、較緩慢推進的《島嶼雲煙》等等;而主題歌《城市》,其Verse的旋律/演唱的Key,並不按常地先是「高開」再低走(降低);它從Intro一開始不久,就以能令人喜愛上的懷舊鍵盤音色、或較「明朗化」的編曲,改變了上一首《Stay-牡蠣之歌》的那種令人沉溺的基調,一幅熙熙攘攘、車水馬龍般的城市流動景象,便馬上地呈現了出來。

廣告

微風輕柔拂拭的《南國的孩子》,是張懸在年輕之時候就已經寫下的作品——想不到那時應該處於叛逆期的她,卻創作出了這麼令人心靈安定的音樂,且於往後《豔火》的旋律中,可尋到此首的影子。編曲簡樸的《南國的孩子》,能帶大家離開繁華的城市,去到台灣較落後的南部;這裡的孩子純真率性、不被束縛,而張懸仿佛受到他們的「感染」、影響,表達了她的灑脫或內心的包容;也以顯得更自然自在、不刻意要「野」起來、「放」起來的溫柔演繹之方式,唱出了飄灑著的自由。

較多人熟悉的《關於我愛你》,亦能夠使人感受到張懸不拘束的個性、對人生更「開竅」般的理解——「超脫和追求時常是混在一起」、「你擁抱的並不總是也擁抱你」、「去揮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她把對立性的詞語放於一起,以辯證的角度,傳達人生的有失亦有得,或不必背起「執著」的包袱;歌曲後段如同風勢加強,至加進了Guitar Effect的編曲,讓整個音樂的「場景」更加地開闊,也讓張懸重複唱到的「我愛你」三個字,不單是對對方的眷戀與告別,更包含著一種釋懷的感覺。

而專輯中終於有鋼琴聲「露面」的《Love, New Year.》,卻被營造出帶點感傷或祥和的氣氛,與新年本身所給人的歡樂、熱鬧之印象,截然地不同。歌曲內的Echo音效如讓心聲迴蕩,也增強了孤獨之感,不過Algae樂團有時那注入了激情的演奏,又會具堅定的力量,並從這首的編曲、音樂中,反映了張懸對人生的一些感悟——「當我們能夠不去哀求幸福的發生,回過頭來……才是溫暖的開始」。同樣地,也是以琴音帶起的《巷口》,寫到了人的流動、像過眼雲煙般,也寫到「孤獨中的快樂不能用來解決失落」,雖然你表面得到了自由,卻終究逃不出生活,但最後的張懸,又覺得這其實並沒有什麼所謂,她卸下了某些負擔,如音樂呈現出的淡然之感,默默地繼續行走在這,好比困著你的生活一樣終究離不開的巷口、城市之中。

必須要指出的是,張懸 & Algae並沒有充分發揮「城市」的主題,而因為此題目較大,我會覺得專輯的內容,仍有些空泛的感覺,且焦安溥(張懸)所填的詞,有時也不能很好地表達到,她心裡面的真正想法(這於之後的《神的遊戲》內,會有所改善)。但專輯的音樂,確實是彌補了歌詞上的一些不足,能夠讓聽眾想得更多、更遠,或觸發大家的共鳴。張懸的此專輯,也許只是用「城市」來作背景襯托,「人」和情感才是最終的落點,而它的音樂雖有較激烈、躁動之部分,可到最後仍是會歸於,更能體現到張懸內心所朝往之「寬容」方向的平和、平靜。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