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磨劍 —《過春天》孫陽

2019/3/27 — 15:58

孫陽飾演壞男孩阿豪,有型。(作者提供圖片)

孫陽飾演壞男孩阿豪,有型。(作者提供圖片)

(一)

《過春天》三月已全國公映,香港則排期五月才正式上畫。男主角孫陽是新人,飾演古惑仔阿豪,演技突出。其中替佩佩縛手機一場,更成了大陸青春一族的熱話。片中身穿桃紅條子襯衣配短褲波鞋,壞男孩豪哥長髮中間分界倜儻不羈,造型的確「溝死女」。但現實世界中,孫陽卻溫文儒雅,非常文青。如何演活這亦正亦邪「走水貨麵檔仔」的角色,這得歸功於他過去十年舞台及小劇場經驗。

細說從頭,孫陽 1989 年出生於香港,父親為香港人,母親則是台灣人,有兩名弟弟。童年回憶甜美溫馨,小學時熱愛運動,曾學習小提琴。其母又經常帶他看電影,故自少培養了藝術的興趣。中學畢業後曾在 IVE 修讀一年 fashion business,之後又替明星潮人陳冠希品牌的中環 pop up store 做了兩個月兼職 sales。前路茫茫,在就業及繼續升學的抉擇中,他失去了方向。

廣告

孫陽最後選擇了台灣,並考進文化大學戲劇系。在台北的歲月中,他開始踏足舞台,進入劇場世界,追尋自己的夢想。

孫陽在大學戲劇系畢業製作《海鷗》的舞台照片

孫陽在大學戲劇系畢業製作《海鷗》的舞台照片

廣告

十年的台北小劇場磨練,孫陽最愛演名劇《求證》及活地阿倫的作品。期間他又因緣際會,回港參加了胡恩威 / 進念的兩個劇碼:《半生緣》及《我們的愛情喜劇是威士卡》。孫陽形容與進念的合作,是「大開眼界」及「獲益良多」。

「寧可一思進,莫在一思停。」孫陽深明通過參予各種形式的藝術演出,提升自己層次 / 修養之重要性。所以在 2017 年,他把握機會參加了胡恩威及於逸堯在香港文化中心劇場的舞台實驗性演出,聲演法國文學大師普魯斯特作品《追憶似水年華》。此次聲演,合作的大師包括魏海敏(京劇、梅蘭芳傳人)及張軍(崑曲名家),機會難得。

孫陽個人對舞台演出的偏好,是寫實方向。但他認為,作為一個演員不應局限自己,演出前衛 / 實驗性劇碼是一個好的嘗試。

十年磨劍。孫陽亦開始進軍影視界,初期步步為艱。在台灣公視戲劇節目試鏡中,屢敗屢戰,苦無伯樂。和校友李鴻其爭取演出台灣名導演張作驥的《醉.生夢死》,李鴻其成功了,並大放異彩。他卻連一個小配角也沒有。

2016 年,第一回演出大陸電視劇的機會終於來到。蔡岳勳導演,黃磊、恬妞及金士傑主演的《深夜食堂》在高雄拍攝半年。經理人公司安排下,孫陽演食客之一,小配角,戲份不多,但差不多每集均有出鏡。孫陽自言:和一眾老戲骨同台,難得的學習機會。也是第一次和大陸藝人合作,長知識了。

2017 年,真正的機會終於降臨。《過春天》入選中國導演協會主辦的青蔥計劃,新導演白雪找演員籌備開鏡。男主角阿豪一角,經理人公司替孫陽報了名,但勝算不高,因試鏡的還有陳健朗(新導演/演員,曾演《那夜淩晨,我坐上開往大埔的紅 van》、《踏血尋梅》,即將執導新片《手捲煙》)及李任燊(演出作品《藍天白雲》及《G 殺》)。

試鏡期間,白雪原屬意陳健朗演阿豪一角,因孫陽真人頗「紳士」,不是那種旺角江湖人的氣質。但監製田壯壯及青蔥計劃主辦單位 / 中國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卻相中孫陽,認爲他的劇場背景,可塑性高。最後監製一錘定音,孫陽演阿豪。陳健朗則演阿七。

孫陽真人頗為「紳士」

孫陽真人頗為「紳士」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過春天》開拍前的一段日子,孫陽從台北回到香港深水埗老家,天天去公眾游泳池曬太陽、游水及操肌肉。每天下午,他由深水埗步行往旺角,在機鋪觀察古惑仔 / MK 仔行為 / 談吐。戲中阿豪的表現,就是通過模仿而來的。

《過春天》拍攝過程,孫陽形容:專業、愉快及難忘。之後,更開心的是出席平遙電影節及柏林電影節,人生第一回走紅地毯。

《過春天》後,去年李少紅導演開拍 50 集古裝劇《大宋宮祠》,也找孫陽演配角,在寧波象山待了半年。年底前,他又去廣州演了一條微電影《亞熱帶的風》。

2019 年,孫陽一直忙於《過春天》的宣傳活動,什麼新動向也沒有。三十而立。他不急,靜待風起,雲湧便飛翔。

在平遙電影節,孫陽人生第一回走紅地毯。左為女主角黃堯,中為導演白雪。

在平遙電影節,孫陽人生第一回走紅地毯。左為女主角黃堯,中為導演白雪。

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過春天》,孫陽來港宣傳

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過春天》,孫陽來港宣傳

(二)

豪哥真人版:影癡一名。一介書生咁樣,外表樸素。與戲中潮人裝扮之古惑仔,有天淵之別。

孫陽少年時代已迷上電影,看的片子很雜。印象深刻的包括伊朗片《小孩子》、張藝謀《一個都不能少》、杜琪峰《孤男寡女》……近期最愛的是《邊境奇聞》。去年在寧波及橫店拍攝《大宋宮祠》那大半年日子,他不開工便躲在酒店上網看電影,結果睇咗一百部左右。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 3 月 20 日晚上首映《過春天》,孫陽隨片登場亮相 / 宣傳。他 19 日晚上從台北飛抵香港,聽說筆者有多一張票看另一得奬電影,一抵酒店放下行李飯也不吃,便趕來看片。話佢唔係超級電影迷都冇人信。

認識孫陽,講起有段古。話說去年 12 月有部中國微電影 / 學生畢業製作《亞熱帶的風》在廣東省拍攝。筆者有份參予,因而認識孫陽。那時《過春天》尚未在國內上片,製作團隊也未去柏林影展,宣傳欠奉。孫陽話哂也當過院綫片男主角,學生片算係乜。但電影圈內朋友介紹,結果他接了戲,專程從台北飛廣州開工幾天。

微電影導演事前沒特別介紹孫陽及其背景,只跟我說男主角住在台灣,來自香港,你們「二人係香港人,自己溝通下」。小弟「懵盛盛」,當然唔知佢係乜水,他也不提《過春天》。結果整個晚上我們二人大談睇戲心得,成了朋友。

事後回港,才知道他演了《過春天》。在下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孫陽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台下的他,戴一個膠邊眼鏡,極之低調,毫不起眼。他的看法:一個成功演員,台上台下應是兩個樣。

戴眼鏡的樣子,一樣咁醒目!

戴眼鏡的樣子,一樣咁醒目!

如果你夠八卦,跑去面書及微信翻查孫陽之貼文,將發現他是一個頗為感性的人。孫陽爸爸孫偉昌多年前去世,他和一個弟弟住在台灣。另一弟弟跟媽媽住在香港。五年前他在面書的貼文是這樣寫的:「感謝所有朋友的慰問,感謝所有的家人,感謝你們分隔兩地的陪著我們三兄弟跟媽媽,我們會很好的,感謝有你們的支持和照顧。就像孫弘說的『生活還是要繼續過啊〜』但一想到還來不及報恩便很難過……」

《過春天》香港首映,孫陽的媽媽和弟弟也在座。事後孫陽微信貼文,是這樣寫的:「看到媽媽眼睛裡的閃亮,對媽媽只有滿滿的感激,一輩子都報答不完。」

是不是很感人?真實的孫陽,比電影中的阿豪更可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