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萬水急:無水帶來的啟示

2016/6/8 — 14:07

電影《十萬水急》

電影《十萬水急》

《十萬水急》發生在1995年的巴爾幹半島。眾所周知,巴爾幹有歐洲火藥庫之稱,仗是出名打得多。90年代,這個火藥庫先後經歷斯洛文尼亞十日戰爭﹑克羅地亞戰爭﹑波斯尼亞戰爭﹑科索沃戰爭等多場戰禍。顯而易見,故事置於戰爭背景下發生。

提到戰爭片,較常用的幾個視角分別是士兵,如寇比力克的《金甲部隊》;受害者,如張藝謀的《金陵十三釵》;領導者,如黑澤明晚年之作《亂》。像《十萬水急》一樣,集中寫國際人道救援組織成員的,並非沒有,但說是比較新鮮,想來也無不妥。

那麼,國際人道救援組織實質幹什麼呢?一般人其實所知不詳。亦因如此,費南多里昂狄阿拉諾這部電影的趣味也就得以彰顯出來。畢竟,它讓我們認識戰亂比較鮮為人知的一面。而這種認識,肯定不是「人道救援組織是基於人道主義,而對受助者作出物資上或物流上的支援,主要目的是拯救生命...」那種沉悶透頂的官腔。鮮活的﹑有血有肉的故事,在銀幕上等我們呢。

廣告

電影提到的人道救援組織工作有兩項:其一是在烽煙中尋找長繩,吊起井內的腐屍,還村民乾淨食水,亦即《十萬水急》的主線;其二是片末提到,一行人出發前去通渠 。兩件事綜合一下, 挺庶務二課的,就是打雜嘛。

社會對打雜的從來不太重視,戰地亦不例外。片中我們聽得最多的一句對白:「現在是戰爭啊!」戰爭裡頭,所謂大事,就是制度﹑紀律﹑地雷﹑民族意識...至於起浮屍﹑爆屎渠,顯然屬於小事,芝麻綠豆。也不是要你置若罔聞,不過所謂輕重有序,緩一緩,拖一拖,完全合情合理合法。救援組織人員四出奔走,尋繩吊起屍體,可上至軍官下至鄉民,都是這種口吻,至於緩多久;拖幾耐,自然是無人理會。

廣告

不難想像,人道救援組織的成員處於怎樣艱難的境地。一方面工作不受尊重,另一方面各界不斷「以大欺小」,阻撓他們的行動,致使工作成效奇差。女角之一,救援組織評核人員Katya,結尾甚至忍不住向男主角一行吐糟:「我懷疑你們是否成功做過什麼。」類似的揶揄幽默遍佈全片,不止作為點輟,也是人們在這殘酷戰場賴以為生的態度,到底生活之中煙哨彌漫﹑危機處處,不搞搞笑,未免太苦太難過。

職務吃力不討好,不由得令人聯想起鄭板橋那句:「官舍冷無煙,江南薄有田。」正是不如辭官歸故里也。事實上,電影其中一個主要衝突,就是家有女伴的男主角考慮應否脫離戰場,重返自己國家,回到正常人的生活。

歸家的理由已經擺出來,明明白白。而留下的原因,講起來亦不複雜。不懂的話,689告訴你:「民生無小事。」乍看來,通屎渠﹑清潔井水之事不值一提。可實際影響人民生活的,不就是這種雞毛蒜皮的項目嗎,不然你還以為打仗可以不喝水和拉屎?當人們寧願用一捆繩子支撐旗幟表示姿態,也不願意將它交給救援組織人員,放它落井吊起浮屍換取乾淨食水,其實就是一種病態。這種病態肆虐戰區,「小事」都無人管,唯有人道救援組織接手。負面而言,這是硬食蘇州屎,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然而正面看,男主角也講,這麼多陌生人需要你,不就像四處也是你的家人嗎?

政府高舉「民生無小事」的旗號是正確的,錯誤只是在官僚主義﹑按章工作等因素影響下,所謂以民為先往往淪為空話。鉛水問題去年7月遭到揭發,將近一年時間,更換有問題水喉之事宜進度緩慢,至今不少受影響村民仍然為食水問題憂心。至於驗水方面,雖然調查報告已經寫明敦促政府重新全面驗水 ,但水務署署長林天星到今天還在講研究研究,斟酌斟酌。民生在政府眼中有多重,實在不言而喻。我看《十萬水急》,想起鉛水事件,也想起林阿P的〈加多利大廈滲水事件〉,就用這段歌詞作結:

「政府淨係識依足指示辦事/但依足指示辦四年都沒有成事/這個社會就是要逼人起義/這是滲水帶來的啟示/再等落去嗰個先至係白痴/請和你的朋友分享這件事/不要介意旋律同其他歌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