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亞人的故事? 新移民做主角? 新晉導演:香港其實好保守

2016/7/15 — 15:32

三名本地新晉導演(左起)林森、林鋌軒、許智生。

三名本地新晉導演(左起)林森、林鋌軒、許智生。

扭開電視,你找到南亞人的臉孔嗎?香港人口明明有 6% 非華裔成員,偏偏他們又如此不易被看見,為甚麼?

「有些已經在做臨時演員,但通常都只是做賊或者恐怖份子。其實他們都不開心,想試試其他角色。」2011 年拍下《暉仔》的演藝學院畢業生林森記述,最近一次帶領少數族群電影工作坊的經歷。他認為,主流媒體塑造南亞新移民的形象定型 (stereotype),進一步限制他們在港發展,「經常說,香港是一個國際之都,但其實很多東西都不是國際水平。香港傳媒很多都好保守。」

電影《暉仔》的導演林森。

電影《暉仔》的導演林森。

廣告

林森去年與朋友組成「平地映社」,主辦「平地學生電影節」,期望呈現新晉電影人的作品。「學生作品較少商業考慮,情感比較真切。」今年電影節更特設「異鄉本地薑」的主題放映,以居港移民為主角拍出異鄉人眼中,主流以外的香港視角,作品包括:林森的《暉仔》 (2011)、許智生的《泊兒‧泊兒》 (2014)、林鋌軒的《我和阿里的故事》 (2015)。

廣告

移民

許智生是移民第二代,父親當年抓著水泡偷渡來港,一住就幾十年。沉默寡言的父親,很少說起初來埗到的經過,通常只會回答一句「被人蝦囉」。土生土長的他,想起其他移民會否面對同樣的問題。經常出入油麻地電影中心的他,碰見不少南亞臉孔,而自己女朋友的姨丈剛好是尼泊爾人,叫他研究起尼泊爾人在香港的歷史。

「身邊明明有好多南亞人,但主流媒體都不會見到他們。就像來自尼泊爾的『鋸架兵』,都是這個社會的齒輪,難道他們的經歷,就沒有人記錄嗎?」許智生遂拍成《泊兒‧泊兒》,既是尼泊爾人的故事,也是漂泊的人的心聲。

《泊兒‧泊兒》 (2014) 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平地映社提供)

《泊兒‧泊兒》 (2014) 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平地映社提供)

父親同樣來自中國大陸的導演林森亦有同感,生活在深水埗的他,每日見著不同膚色種族的人,在大街小巷上走來走去,「我很好奇。香港人口那麼多,流動性那麼大,如果不同膚色的人相遇,又會怎樣?」林森的《暉仔》,正是來自大陸和巴基斯坦的新移民相識相分的故事。

「我爸不是移民呀,在普通公屋家庭長大。認識阿里,純粹是路過見到他跟朋友在打板球,覺得好得意,便過去聊天。」林鋌軒從阿里身上感受到他對運動的熱情,對比香港學生為讀書考試而參與課外活動的心態迥異,故設計一個本地孩子的角色,拍出《我和阿里的故事》。

電影《我和阿里的故事》的導演林鋌軒。

電影《我和阿里的故事》的導演林鋌軒。

語言

林鋌軒記得,邀約演員最不容易,尤其是南亞裔的成年女性,基於宗教傳統的限制,很多都不願意出鏡。電影中,巴基斯坦裔的阿里,最終要配上印度裔的媽媽。許智生曾經到油麻地的地區中心,邀請南亞小朋友為作品錄音。他逐字逐句教尼泊爾孩子,以廣東話讀出電影中的書信,孩子說了開頭兩個字已經大感困難,結果林鋌軒立即要縮減文字應對。

《暉仔》 (2011) 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平地映社提供)

《暉仔》 (2011) 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平地映社提供)

拍攝《暉仔》而今已五年,林森近期再度參與南亞人士相關的項目,回看作品叫他感嘆這些年來,南亞裔人在港生活的困境改善不多。就像他為 ifva 舉辦的南亞學生電影工作坊,孩子跟他說著各種各樣的目標,但最終都因為語言導致的升學困難而無法圓夢,「制度上沒有包容,他們從起跑點上已經被人 ban 了。」

三人認為主流媒體亦有一定責任,就像不同案件只要牽涉到少數族群,「南亞人」總會成為報道的標題。「經常說,香港是一個國際之都,但其實很多東西都不是國際水平。香港傳媒很多都好保守。」林森感嘆,各個種族都有壞份子,當部分南亞人士出現狀況時,社會又有沒有好好了解背後緣由,「好多時是因為這個社會出現問題,令他們沒有機會、找不到工作,才會容易加入黑社會,或者做不好的行為。」片面的報道,只會造成標籤效果。

電影《泊兒‧泊兒》的導演許智生。

電影《泊兒‧泊兒》的導演許智生。

身份

「所以我沒有打算要一直拍南亞人呀。」林鋌軒認為,以南亞新移民為主角的電影,固然幫助他們在社會上發聲,但不斷陳述南亞人面對的問題,最終也只會造成另一種標籤。從描述南亞人士在港的生活,他更主流的華裔香港人反思,一直以來奉行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其實是不是那麼好?那種驕傲又從何而來?」

《我和阿里的故事》 (2015) 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平地映社提供)

《我和阿里的故事》 (2015) 電影劇照
(圖片來源:平地映社提供)

認同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是香港人。對於這種定義,林鋌軒有所保留,「我覺得香港人執著的是利益,而不是種族身份」。林森也同意,普遍香港人對於身份的思考流於表面,而且容易受到情緒牽引。他以回歸前後為例,1997 年前移民潮很多人離開了,卻又有人回歸之後回來,「2008 年奧運,很多人還拿著中國國旗在手。但又不用十年之後,今日感覺已經很不一樣。香港人的身份,從來都好投機。」

對於香港人身份的投機取巧,許智生有多一份體諒。他認為,香港本身就是一個港口,是一個暫住的地方,這裡的人自然就會投機取巧,「我不會特別怪責,反而會問,國際城市是否就一定好?」與其追求單一目標,他更希望透過電影擁抱多元,讓弱勢親充權,就像日本導演寺山修司的《上海異人娼館》,起用侏儒等所謂大眾傳媒用不著的臉孔,「這是我想做的事」。

--

平地學生電影節

日期:2016 年  7 月 22 至 24 及 31 日
地點:土瓜灣牛棚藝術村

(「異鄉本地薑」的主題放映,將於 24 號下午 2 點,牛棚藝術村 13 號室舉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