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卧底足球員(二)︰朗尼點值三十萬周薪?

2015/2/8 — 1:33

朗尼為什麼可以賺三十萬鎊周薪?這應該是很多曼聯迷抓破頭皮也想不通的問題。論傳球,他不及馬達。論突破,他不及迪馬利亞。論門前把握力,他不及雲佩斯。周身刀但無張利。好了,你可以說朗尼還算全能,但他是不是陣中最重要的一員呢?相信你問十個曼聯迷,有九個都會告訴你迪基亞更重要(而迪基亞周薪只是七萬五千鎊!)朗尼何德何能,可以成為全英超最高薪的球員?

是不是曼聯偏幫英人,縱容球霸?然而為什麼曼聯堂堂一間大球會也要敬朗尼三分?作者「卧底足球員」(Secret Footballer)認為,我們不可以孤立地看這件事,應該把它放在Nike 和Adidas 兩大足球贊助商爭霸這個宏觀脈絡中看。球壇贊助有所謂的「360 deal」,就是一間贊助商「三百六十度」地全面資助一名球星的國家隊、球會、個人球鞋,令這個球星的整個球員生命和自己產品不可分割,贊助商就可以把這球星打造成自己的招牌明星,以他為核心建立種種的營銷策略。

廣告

因此Nike 和Adidas 之間的戰爭,就是不斷搶奪當紅球星的各種贊助權,盡量增加自己手上的「360 deal」(就好像玩大富翁要盡快儲齊一套相同顏色的地皮一樣)。例如Nike 就全面壟斷了尼馬的贊助權(巴西、巴塞、個人球鞋都是由Nike 贊助),而Adidas 則是完成巴利的「360 deal」(威爾斯、皇馬、個人球鞋)。那當今兩大球皇美斯和C朗呢?Nike 和Adidas 在這兩個戰場上就維持著微妙的平衡。Nike 贊助了C朗本人的球鞋和其國家隊(葡萄牙),但皇馬卻是由Adidas 贊助。Adidas 為美斯提供球鞋,也贊助阿根廷,但卻搶不了Nike 對巴塞的贊助權。兩大勢力各自把握著對方商業王國的最後一塊拼圖,令雙方不能壟斷球皇級明星的贊助權。由此可見Nike 和Adidas 爭霸之激烈。

雙方爭霸,英國市場是一大關鍵。Nike 一直希望全面攻佔英格蘭的足球用品市場,方法就是環繞一個英格蘭球星建立「360 deal」,再利用他這個品牌擴充市場。因此Nike在2002年已經和曼聯簽下一張長達十三年的贊助合約。2012年,Nike 亦奪得英格蘭國家隊的贊助權。而Nike 亦和朗尼本人簽下贊助協議。十年計劃,令Nike 成功環繞朗尼完成「360 deal」,並以此建立一個以朗尼為核心、針對英國人的龐大品牌營銷計劃,進而攻略英格蘭市場。

廣告

曼聯當然也是這個「360 deal」的受益者,得到Nike天文數字的贊助合約。然而,2013年,當Nike 和曼聯之間的贊助合約開始到期、雙方開始商討續約時,變生肘腋。整個「360 deal」的核心:朗尼突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放風說想離隊,而車路士等豪門亦有興趣買人。如果朗尼離開英國,那Nike整個以朗尼為核心的市場策略就要全面調整,而Nike 也要重新培養另一位英格蘭明星做他們在英格蘭市場的招牌。而曼聯更會損失慘重。本身曼聯財政狀況已經因為負債而不樂觀,朗尼離隊可能導致Nike不再贊助曼聯。沒有Nike 的贊助,更會令曼聯的財政狀況百上加斤。在這個例子下我們可以看到球星的議價能力(bargaining power)有多大。他們是整個「360 deal」的關鍵,一個決定可以毀掉贊助商進行了十年的計劃,也可以令球會一下子損失數以億計的贊助。

正是因為朗尼有這樣「一言興邦,一言喪邦」的影響力,我們才能明白為什麼朗尼跳跳草裙舞,曼聯就在2014年一口氣把朗尼週薪增加至三十萬鎊。這不只是為了安撫朗尼,也是為了拉攏Nike 繼續贊助曼聯的一著棋。

諷刺的是,即使曼聯成功挽留朗尼,Nike 最後卻決定不和曼聯續約。這大概是因為曼聯該季只能在聯賽排第七,而英格蘭世界盃也小組賽出局,令Nike 開始懷疑「英格蘭+曼聯+朗尼」這個「360 deal」的市場價值,而且Nike和曼聯在銷售分紅上也有所衝突,最後Nike決定毅然斬纜。但曼聯亦得到另一龍頭Adidas 的青睞,獲得一份七億五千萬鎊的天價贊助合約。在這一連串的商場博奕中,朗尼無疑是最大贏家。實力不算頂級,卻成功躋身球員週薪榜前列位置(據《每日郵報》統計,朗尼加薪後週薪是世界盃所有球星之首)。作者一針見血指出,好波不如出名。當今球壇,一個球員的週薪主要是由其市場價值決定,球技從來只是較次要的因素。朗尼為什麼比馬達、雲佩斯、迪馬利亞賺更多錢,不是因為他比這些人更好波,而是因為他在Twitter 有九百六十萬個followers(數目為英超球星之首)。

C朗是完美的人,但美斯是神

一講足球,難免碰到「C朗、美斯敦優敦劣?」這老問題。作者本身是職業足球員,見過太多少年成名、不知自愛的例子,因此對二人的技術、自律、對勝利的飢渴等都非常欣賞,他們足以成為所有球員的典範。但如果硬要為C朗、美斯分個高下,還是可以的。

C朗是後天努力的極致。如果有人看過C朗的日程表,一定會被其嚴苛所嚇怕。他每天就是刻苦地重複進行各種訓練,令自己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射得更準。生活高度自律,日復一日,沒有休歇。而且他不是蠻幹地訓練自己。他的訓練日程是建基於精密的體育科學計算,令自己可以最有效地鍛鍊自己的肉體。C朗可說是個人自律和體育科學兩者發揮至極致的結晶品。以運動員體格來說,他是完美的。

然而,這是人工的完美(artificial perfection),是訓練(coach)出來的。如果有另一個球員(舉例說,巴利),有和C朗一樣的高度自律和後勤訓練隊伍,那他能不能達到C朗的境界呢?這應該是可能的。即使不能完全成為另一個C朗,但至少C朗的完美是有法可依(亦因此近年巴利愈來愈有「C朗化」的跡象)。

但美斯呢?相比之下,作者認為美斯的天才是不可被訓練出來的(uncoachable)。美斯的獨特性在於他的全能天份,不管是射術、盤扭、傳球都是首屈一指,令人難以預測。這當然不是說美斯不勤力,但他的天份令他無法被複製。以盤扭為例,C朗的得意技是快速反擊時大力推波再加速起跑拋離守將(上年被巴利在西班牙國王盃決賽複製)。C朗的爆發力雖能在這種盤球中發揮得淋漓盡致,但卻失之單調,一定要前方有大量空間加速才能發揮。

美斯的天生過人球感,令他即使高速運球,也能對皮球保持緊密控制,隨時能夠轉換方向。這令美斯即使運球空間狹窄、被數人盯防,也能保護皮球並且突破防線。

作者坦言,比較二人的全盛時期,防守美斯和防守C朗的困難程度根本不是同一層次。即使C朗近一、兩年表現比美斯出色,美斯仍然是史上最偉大的球員(the greatest player of all-time)。

「C朗曾說過上帝把他放在地球上踢足球,我們可要問問美斯記不記得有這一回事。」(Christiano Ronaldo once said that God put him on this planet to play football. We’ll have to ask Lionel Messi if he remembers doing tha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