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印度古典音樂 — John Coltrane的未竟之功

2018/9/28 — 10:00

圖片來源:Flickr

圖片來源:Flickr

【文:雷國威】

幾個月前 John Coltrane 逝世五十一周年之際,出了新專輯 Both Directions at Once: The Lost Album。事緣竟從 Coltrane 前妻 Naima 家,找到塵封五十年從未公開的錄音室母帶,完好無缺,錄音正值1963年Coltrane 風格多變的階段,之前從未曝光,這有點像從壁間發現古文尚書那故事。

天不假年,Coltrane 只活了四十歲。生命最後兩年的音樂令很多樂迷吃不消:焦躁逼切的吶喊簡直不是樂音而是噪音,我從來未完整放完整張 Interstellar Space 大碟。

廣告

儘管新專輯可以解解老樂迷的饞,但晚年 Coltrane 的音樂走向何處?我想很多樂迷都很費解。後來他的徒弟陸續都不走實驗音樂一途了,當中有一位更搖身一變,為日本唱片公司錄製封面配以美人、紅酒的香檳醉人音樂。假如 Coltrane 多活廿年,他會做出什麼樣的音樂呢?

最近洛衫磯格林美博物館為晚年 Coltrane 舉行展覽,當中一張相片很有意思,或許透露多少端倪:展覽展示一部 Ravi  Shankar 的西塔琴(Sitar)原來Coltrane曾與印度西塔琴演奏家 Ravi  Shankar 相約,跟隨Ravi學習印度古典音樂六個月,但沒成事他就過世了。Coltrane 原來不只為兒子起名為 Ravi,熱衷印度古典音樂至想學習一段不短的時間。

廣告

其實可能六十年代初期已見跡象,A Love Supreme 中充滿宗教意味的唱頌,唱片的內頁介紹是經文般的詩句。聆聽者往往會有宗教洗禮般的感動,後來甚至真的有人建廟供奉(參看www.coltranechurch.org)。這與印度音樂的聆聽經驗十分相似,很多人聽了西塔琴等等的印度音樂演奏,會感到受祝福,所以兩者希望達到的境界是相似的。

從音樂特徵來看,兩者看似很不相同,Coltrane 滿滿是苦悶的吶喊,而印度古典音樂琴音相當悅耳。但兩者其實有共通處:不講究和聲,音階走向十分自由,呈現不斷演變的音和節奏的律動,聆聽者很難抓住旋律,但漸漸地較顯的樂句會浮現、繼而變化,有時又會消失。令人聯想到南亞濕熱的叢林中,各種以不同姿態生長的藤蔓、草木,一方面朝向陽光併發生長,一方面陳根萎翳步向消亡。節奏和音階的走向在沉滯和靈光乍現中,在奏者和聽者聆賞的氣氛中追逐著,一曲演罷,聆聽者往往有歷劫生死,醍醐灌頂的感覺。傳說中,有演奏 Raga Malhar (Raga是印度古典音樂的形式),天會降雨,而又有另外的歌曲會有火災,又有一些會引來動物。這些山靈谷應的傳說,與其說是迷信傳說,應該說是這種藝術形式的神話式表達,它本來就是表達宇宙和生死的。Coltrane 的 Interstellar Space 大抵也這個藝術企圖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