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1/26 - 12:26

【即時哲學】D7689 的語言哲學問題

一張 D7689 號碼牌,鬧得滿城風雨。言者有無心固然是爭論焦點,不過聽者有意的討論卻也殊甚有趣。

不少網民批評向 PUMA 投訴的網民「對號入座」,如果美國哲學家 Willard Van Orman Quine (1908-2000) 翻生,他會告訴你,「對號入座」實係人之常情,亦是人類理解世界的正常途徑。

我們就借這個機會,即時哲學一下,談談「對號入座」這四個字的含義。

廣告

過去,對於語言最傳統的理解,就是一個字詞指向一件事物。舉個例,「蘋果」這個字意思指的就是那紅色、有蒂、拳頭大小的水果;「馬拉松」,指的就是一場跑 42 公里 195 米的長跑運動。這恐怕大家(最少大部份人)都沒有異議。

然而 Quine 對此卻有保留。他認為,一個字詞的意思,實際上總是因時、地、人而異。是故,他稱語言為「社會藝術」。舉個例,如果我們在街上聽說「食蘋果」,那麼一般理解就是吃掉一個蘋果;但如果聽的是「睇蘋果」呢,那就變成了閱讀《蘋果日報》。在北京,你說「看蘋果」,又真指目睹一個蘋果,因為《蘋果日報》根本不能讀到。同理,21 年前人們說「睇蘋果」,也是指目睹一個蘋果,因為當時還沒有《蘋果日報》(今年《蘋果日報》20周年!)。

那麼,把「睇蘋果」理解為閱讀《蘋果日報》而不是看一個水果,是「對號入座」嗎?同理,把 D7689 理解為「屌柒梁振英」,又是不是「對號入座」呢?

那得看你認為「對號入座」是甚麼意思。

有趣的事情就在這裡出現了:「對號入座」是一個字詞,因此它的意思又因時、地、人而異。而「時」、「地」、「人」,三個字詞的意思,又因時、地、人而異……這可以無限延伸下去。換句話說,一個字詞,並沒有所謂固定、無可改變的定義。蘋果,並不一定指向某個水果;D7689 ,也不一定只是一個數字牌。它的意思,就是它當時當刻當地的意思。所以,理解每一個字,都是「對號入座」的過程。

不過最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認為「睇蘋果」等於閱讀《蘋果日報》,那它反映了一件事:你認同蘋果等於《蘋果日報》;推而廣之,如果你認為香港會把「睇蘋果」理解為閱讀《蘋果日報》,那則反映整個香港社會對「蘋果」等於《蘋果日報》,有一定共識。

很合理吧?

所以,當有人因為 D7689 有所暗示而投訴,那他的行動其實亦反映了兩點:第一,他個人認同,梁振英就是六八九,而且被「屌柒」;第二,整個香港社會對梁振英是六八九有所共識,也對他被「屌柒」的現象,能夠理解。

延伸閱讀:Ontological Relativity, 1968, Willard Van Orman Qu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