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本是件美好事情…

2017/1/5 — 11:06

興建大型公共藝術博物館這專業項目,從不是幾個官員、藝術愛好者或收藏家可以決定。西九管理局前行政總裁連納智對故宮空降西九的嚴厲批評,正是對決定輕悉、不尊重專業的強烈反應。原是特首選舉前先給港人的小甜頭,因為處理失當,頓成公關災難。

難找尋藉口

苦無理據,唯有找來概括性的西九職項,「促進並加強中國內地、香港與任何其他地方之間的文化交流及合作」作解釋。促進、加強交流及合作,和花三十五億興建恆久、位處西九和城市的中心博物館,是兩碼子完全不同事情。條款也說「任何其他地方」,顯示任何地方都可以是合作交流對象,只是個概括性綱領。

廣告

不談何故沒公眾諮詢,也不談西九如何配合文化內容,只輕悉借用那「香港是中西交匯」的官方順口溜作敷衍,復以沒違反建築條例引證興建新館的合理化,是低水平措舉,猶如湯顯明強調其狂飲厚禮並沒犯法便可以一樣。把所有要求,特別是文化發展的要求,降至只剩沒有違法的層次。

取消原是西九核心建築的大表演場地,讓出空間予故宮分館,解釋是因為後來發現啟德也有同樣的大場地,藉口荒謬,也顯示政府在城市規劃上亂成一團。難道政府在設計啟德場地時,不知西九會有大表演場地嗎?以政務司司長為主席的西九管理局,也沒和政府溝通,告知有關官員西九已經有這樣的場地?如果這個藉口用得上,中央警署文化區正興建一所當代藝術館,還要蓋已經走上當代藝術路向的M+嗎?政府又已經開始籌建東九文化區,還要西九文化區幹嗎?

廣告

不同地點,有不同觀眾和文化定位,從而影響其展藏和活動類別和文化內容。即使同一文化區內,各建築物也不能單獨看,各場地雖各有其角色和內容,同時又互補互串連,整體構成個相連的文化思維。搞文化區不是打邊爐,隨時加一碟或減一碟也無所謂。

不公開招標

興建藝術館不是找個曾經建過博物館的優秀建築師即可。著重與自然環境配合的安藤忠雄Tadao Ando與耀目扭曲的法蘭克·蓋瑞Frank Ghery,二人同是以建博物館見稱的大師,但風格絕然不同。選擇建築師時其一重要考慮,是需要什麼的風格以反映藝術館希望表述的形象和內涵,連這基本思維還未落定,幾個管理局成員便如街市買菜般匆匆指定誰是欽點建築師,根本不明白蓋藝術館是怎麼回事。三十五億元,還未計算將來營運國家級文物必然出現的昂貴開支,一下子就作個非專業決定,太兒戲了。

雖然嚴迅奇是優秀建築師,也得讓新館有風格取捨決定後才選擇。建完政府總部後,東九文化中心交了給嚴迅奇,現在西九一座主要博物館又交給他。雖云熟人好辦事,但文化多元,公平競爭,以及給其他人特別是年輕一代機會,不都是我們香港重視的價值嗎?

把好事變壞

文化藝術一直都有宣傳推銷一己文化的功能,每年在港舉行的《法國五月》便是如此,毋須大驚小怪。無論來自什麼地方,管它動機又如何,有藝術珍品來港是美事,反正藝術觀賞各有其法,你可聲淚俱下感激祖國關愛,也可純從美學、技巧或歷史角度來觀賞。有人堅決拒絕任何中國東西,也有人看到會挑起愛國情懷。港人有足夠識見去選擇觀看方法,也有足夠胸襟包容迴異看法,這份多元開放,正是香港可愛之處。

事情弄得如此糟糕,正是因為它顯示出香港多元開放制度正受衝擊的危機。只因猜測北京可能會感尷尬,沒嘗試解釋在香港持反對意見並不等如抗爭或仇恨,即匆匆識做作決定,這種思維,將來還會有「一個兩制」嗎?另一方面卻又把三十五億大工程私下決定下交予指定建築師,又是另一層面的破壞。空降故宮分館於西九的籌劃過程,既不尊重專業,也不尊重香港引以為榮的公平公開制度,原來是個美好的文化建設,未開始建立已被染上色彩。

將來無論如何解釋,當我們走進故宮分館時,看那些珍貴國寶,眼睛肯定會被這段不光采的政治所污染,揮不去的先設政治觀,引發以不同程度的政治,特別是文化統戰的角度來看展品,這點相信是很多人也估不到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