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斗奇兵 4》— 小孩的突破

2019/7/19 — 12:45

《反斗奇兵 4 (Toy Story 4) 》劇照

《反斗奇兵 4 (Toy Story 4) 》劇照

《反斗奇兵 4》繼續以成長為整部電影的命題,但今次談的不再是「人類」的成長,而是「玩具」的成長,同時這亦是我們這一代(90 後)與主角們一起成長的必經階段。

胡迪一直以來作為主人的寵兒,為主人編織了很多很美麗的經歷,這不但如他所言令主人留下一生也難以忘懷的回憶,即使胡迪本人也不斷的在回味當時的片段,否則就不會跟新主人寶妮的創作「小叉」作這樣的訴說以及跟巴斯光年討論到「安仔當年都無咁難搞」等等不斷回憶到過去的話題。當然,這必然是建基於胡迪開始被新主人所冷待而引發的。

明顯地,胡迪就是對迎接新身分、新責任有所適應不良。但是,導演卻幽默地先以寶妮作出諷刺。寶妮被父母安排要參加幼稚園的適應班,起初她是非常的不情願參與,但隨著看見由胡迪拋出來的「垃圾」,她便想到可以以「垃圾」來作創作,結果創作了「小叉」,成功的由小寶寶一躍而成一個「玩具設計師」,下課後更跟父母說到「我讀完幼稚園啦!」間接表達了自己的適應。說穿了,成長、身分改變是要作出觀察,再有勇氣的作出突破,但諷刺在於小朋友在數秒、數分鐘內就可以作出突破,但人卻是隨年紀漸長愈難作出突破,迎接不了新的身分。

廣告

胡迪被冷待時不斷的只能從窗、櫃及寶妮的書包裡觀察寶妮的狀況,當觀察到寶妮如何的鍾愛「小叉」,胡迪便明白到自己陪伴主人的責任已經過去,所以他願意「跳出個窗」找回「小叉」,因為他相信自己對寶妮唯一的貫獻只餘下為「小叉」尋找屬於它在寶妮中的身分而已。而隨著胡迪慢慢的願意拋開過去的身分,甚至對主人的偏執,不同的新身分也慢慢的接腫而來,除了為「小叉」尋找屬於它的身分,他又成了「勁爆」、「嘉比嘉比」在夢想上的成全者、射擊遊戲的禮物玩具的「歸家者」,這都顯示了新身分不單隨著時代改變而自動到來,新身分也隨著人願意主動拆掉舊框框而主動前來。就算是「小叉」也在拋開自己為垃圾的偏見後,成為了寶妮新創作的「玩具」的好陪伴。人要向前行,舊有的偏執、回憶都會是絆腳石,一份開放的心亦即巴斯光年常提及的「心入面把聲」卻是那個失落了的 GPS。所以,不單要觀察整體局勢的情況,還要觀察自己的心,看看哪裡是常待開放的。

當 90 後在社會裡打滾了一段時間,難免也會對過去有所偏執,認定以往自己在這個崗位中以這樣這樣的方法工作也沒有問題,為何現在上司老闆仍是不滿意;以往也是以這樣的方法跟朋友或是男女朋友聯繫感情,為何現在彼此感情只有不斷的消減;以往也是這樣的發表意見,為何現在有那麼多人來警告自己。不是要妥協,且看胡迪也不是妥協,但自己是否可以返回如小朋友般觀察環境及內心後,不計成本的作出改變。普遍而言,在改變上,成年人認為的成本及代價都只是面子及主觀感覺而已。

廣告

信仰如是,人的偏執、回憶都成了我們信仰突破的絆腳石,例如我們老是會覺得以往那種模式的團契較能凝聚團友;以往我們籌辦的事工較能幫助人成長;以往有著那個那個導師傳道牧養,我們才能有如此的靈命,但你有留意到四周的環境嗎?你有留意到現時的人的需要嗎?你有留意到自己價值觀的轉向嗎?當你肯踏前,你就繼續得到更新,但當你固步自封,你必然的停滯不前,虛耗光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