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代中國「士人」怎樣讀書?以陶淵明作為個案閱讀

2018/12/28 — 8:35

吳承硯繪《陶淵明像》(圖片來源:典藏臺灣網站)

吳承硯繪《陶淵明像》(圖片來源:典藏臺灣網站)

【文:戈登】

讀中國古典文學必先理解中國士人思想。什麼是「士人」呢?簡單說,即是中國古代的讀書人,士人之代表以孔子為首,先秦九流十家,幾乎已概括士之種類。

其實,中國古代是一個詩歌的世界,士人是「不學詩,無以言」, 精英分子上層的交流、應答都以詩作工具。故此讀中國古詩,先要對士人的思想文化有基本理解,才有較佳的掌握。

廣告

我們不妨一讀陶淵明的〈飲酒二十首其八〉,淵明好酒,寫下二十首飲酒詩,第八首是他自述作為士人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接受和思考。陶淵明實為士人的經典個案,可供我們以此一觀普遍士人之思維。

齊益壽著《黃菊東籬耀古今:陶淵明其人其詩散論》。

齊益壽著《黃菊東籬耀古今:陶淵明其人其詩散論》。

廣告

陶淵明 〈飲酒二十首序〉

余閒居寡歡,兼比夜已長,偶有名酒,無夕不飲。顧影獨盡,忽然復醉。既醉之後,輒題數句自娛;紙墨遂多,辭無詮次,聊命故人書之,以為歡笑爾。

序言可見作者的創作動機。酒後自娛,醉心文學,必能見其真情。自陶之後,以酒寫詩者不計其數。

陶淵明〈飲酒二十首其八〉

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經。 
行行向不惑,淹留遂無成。

中國傳統士人,從小先讀六經。莊子天運篇:「丘治詩、書、易、禮、樂、春秋六經。」荀子勸學篇:「始乎誦經、終乎讀禮。」以上六經都為儒家思想的經典。
儒家著重濟世之學,主張入世,講求理想,對年輕人有很大吸引力。尤其孔子作為萬世師表的聖人,令所有士人都以「士志於道」為終極目標,一定要出仕立功,救濟萬民。

但社會上的成功者永遠只是極少數,許多人像陶淵明一樣,到了四十不惑之年,都做不了什麼大事,無法實踐少年的抱負。

竟抱固窮節,饑寒飽所更。 
弊廬交悲風,荒草沒前庭。

理想無法實現,自然要抒發「士不遇」之情。這是千里馬不遇伯樂的悲嘆。陶淵明抱著這種理想,面對現實的苦況,「饑寒飽所更」。

此乃中國古典詩詞之大主題:「士不遇」,也不是說陶淵明的生活確實過得這麼悲慘,文學有其另一超現實的象徵表達。

不遇,是文人一種文化命限,一種儒家文化理想無法實現的悲劇。

披褐守長夜,晨雞不肯鳴。 
孟公不在茲,終以翳吾情。

前兩句在說失眠的苦況。等待晨雞鳴叫,因為雞叫即天光,為一生動的比喻。 

《高土傳》記載,東漢張仲蔚隱居不仕,「常據窮素,所處蓬蒿沒人,閉門養生,不治榮名,時人莫識,唯劉龔知之。」 孟公,為東漢劉龔的字。孟公,比喻貴人、伯樂。

陶淵明自比張仲蔚。

陶淵明心灰意冷地說:「誰能知道我隱居真正的苦心呢?這份真情,唯有永埋心底吧!」即使是陶淵明,我們熟知的田園詩人,其實都曾經鬱鬱不得志呢。

再讀一次:

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經。 
行行向不惑,淹留遂無成。 
竟抱固窮節,饑寒飽所更。 
弊廬交悲風,荒草沒前庭。 
披褐守長夜,晨雞不肯鳴。 
孟公不在茲,終以翳吾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