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能發生在衝突現場的三個情境

2019/6/13 — 15:26

Joan Cornellà Vázquez,西班牙漫畫家、插畫家作品

Joan Cornellà Vázquez,西班牙漫畫家、插畫家作品

情境一:警察開槍,同同僚分享戰績,返到屋企,發現個仔俾人射盲咗。

情景二:警察上陣,發現年紀老邁的爸爸在人群之中,立刻叫同僚不要射,同僚沒聽。

情景三:跟女友結婚見家長,發現女友的弟弟是自己射盲的,婚事告吹。

廣告

會發生嗎?不會發生嗎?話說我有個警察朋友,2014 年時拒絕到金鐘執勤(後來似乎仕途坎坷),理由很簡單,「如果我扑中朋友個頭怎麼辦?」我說自己的朋友你認不出來嗎?他說:「大佬呀,佢哋全部一樣樣呀!」

這令我想起愛爾蘭作家 John Boyne 得獎無數的小說《穿條紋衣的男孩 (The Boy in the Striped Pyjamas) 》。話說二戰期間,一個德國高階軍官負責監控集中營,幾歲大的兒子也隨父親在集中營附近生活。雖然德軍的生活遠比集中營的人優渥,但孩子活在重重陰影下很是無聊。有天,他隔著鐵絲網認識了一個同齡的朋友,使他孤單的生活有了改變。後來軍官的孩子染了頭蚤,母親把他漂亮的頭髮全剃掉。孩子摸著自己的光頭跟鐵絲網後的好友見面,赫然發現對方跟自己如此相似(集中營的猶太人都會被剃頭,頭髮會被拿去製作地毯,說不定現今還留存在一些人家裡)。二人打趣不如交換衣服穿一天,於是猶太小孩換上了少爺的體面衣服,軍營小孩換上了藍白相間囚衣,兩人看著對方,很是滿足。然而這天恰巧是把猶太人送上火車——也就是送往毒氣室的日了。德國軍官發現兒子失蹤後痛心至極,質問部下「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部下也只能答:「大佬呀,佢哋全部都一樣樣呀!」

廣告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今日你射人,有一日你發現,你射的是自己。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