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北那會攏嘸人:從一首台語歌講起

2015/7/7 — 16:31

看了田中小百合分享陳建瑋的專輯《三十出頭》,重聽《台北那會攏嘸人》,想起了最近的一件小事。

前幾個星期,跟一團台灣的 artists 來香港做演出,QA 環節的時候,香港聽眾很謙虛地說自己國語不好,結果用廣東話發問,由我來翻譯。Artist 聽完我說之後,第一個反應是笑了笑,他說:「很羨慕你們,還能在那麼正式的場合,堂堂正正的說自己的母語。」

台語,也許曾經跟廣東話有點相似。閩南話本來就是台灣島上最常用的語言,只是後來國民黨遷台,將北京話定為「國語」,全島語言繼日治時期之後,又來一次大轉向。這麼多年來,雖然還是有「母語運動」之類,只是力量沒有很大,而年輕一代漸漸就不會台語,又或者覺得那是落俗的語言。

廣告

新一代的台灣唱作人,無論名氣大小,都愛製作一兩首台語作品,以示團隊的在地情懷。做台語專輯的,陳建瑋去年摘下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和台語歌,可以說是新一代的本地歌王。今天晚上重聽著《台北哪會攏嘸人》,忽然覺得語言是有它獨特的屬性,在表達特定題材的時候,語言的選擇是有重要影響的。

從鄉間跑到台北,再從台北遠眺北京,陳建瑋在《台北哪會攏嘸人》寫道的是台灣的一種心態轉移。為了謀生活,不斷飄移,離開家鄉,離開台灣島,最終「我的心內彼個繁華的所在,哪會每一個人像無熟似」,「這個所在毋是當初彼個所在」。

廣告

陳建瑋直述初到台北,大家覺得沒有出頭天,是因為台北人很多。要是台北人再走去中國,台北變成空城,即便是出頭了,那又有甚麼意思?

歌詞很明顯在控訴時下台灣「無人欲留落來 逐家攏飛向西」的情況,那就有點像我們八十年代,很多香港人到東莞設廠,中港兩地跑的一段往事。後來的事,我們都很清楚怎麼樣發展了,而今日台灣嗎?不可能不知道我們走過的路,只是人們未曾從歷史中得到教訓,一代一代不斷的重複犯錯。

寫在香港的這一刻,我為著台灣人面對經濟誘惑,而「一路向西」的決定搖頭嘆息;同時,我又想起我們的廣東話,有一天也會像台語一樣嗎?

用邊緣的語言,唱出邊緣的視角,無疑是加強了感染力。像《台北哪會攏嘸人》那麼在地的作品,用台語唱肯定要比國語有意義、有感覺。然而,台語就只能作為權力抗爭的工具嗎?要是有一天,我們再次憤怒地走上街頭,大家依舊唱著「今天我……」,但彼此耳語間已經換成「操你媽的逼」的時候,那你懂我意思了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