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叱咤」頒獎禮 ── 光環早已掉下來!

2017/1/3 — 13:24

時代在急速地改變,但香港樂壇的頒獎禮仍然是沿用舊的機制、舊的評比模式,沒有跟上時代步伐,甚至做得還不及以前,連所謂的「公信力」也蕩然無存(沒錯,我說的就是TVB的那個)。

從「進步」方面來考量,今年的「新城勁爆頒獎禮」是應該得到「飛躍」獎項的,起碼它能盡量「瘦身」、減少以前的「膠」獎,又給全場觀眾一個機會,投選他們心中的「我最喜愛」歌手、歌曲。

但反觀「叱咤頒獎禮」,它所設立的獎項,連新城也已經開始跟隨了、開始做了,不過「叱咤」仍然停留在以前,或連以前於頒獎禮,肯鼓勵較獨立/非主流音樂的那種精神、風氣亦好像有所散失,這頒獎禮的不少獎項,仍像是媒體高層與唱片公司高層之間的一種「交易」,那「專業推介」真的有多少「專業」成分?而「我最喜愛」之類的獎項,只是局限入場觀眾的投票,其「小圈子」程度跟特首選舉應該也差不到多遠。而更重要的一個問題是,當新城也開始這樣投票的時候,「叱咤」跟它的差異性又體現在哪?是否入場看「叱咤」的樂迷會更「專業」?

廣告

我想說的是,香港樂壇的頒獎禮,仍然是以一種「最受歡迎」的思想為主導,在網絡年代,這種「最受歡迎」的評選方式,會有更多大數據可做參考,如YouTube, KKBOX, MOOV, Spotify…的數據,當然某些數據也可能有做假的成分,如YouTube的播放數可能摻雜某些水分,但總的來說,這些數據應該比頒獎禮內的「小圈子」投票,更能反映出某作品、某歌手真正的受歡迎程度。

有這樣的數據反映,那香港現在的「四大頒獎禮」,其存在意義、存在價值在哪?大家不妨將眼光移去台灣,人家政府所設立的金曲獎、金音獎,就是很值得參考的對象。金曲獎和金音獎是以評審團為評審機制,是真正的更小圈子選舉,可評審之間會進行討論、有更明確的推舉方向。金曲獎或金音獎所選擇的作品,也有明顯的差異性,後者偏向獨立,前者會更主流。雖然金曲獎近十多年來都不斷被樂迷狂罵得不少,但不可否認,它所推薦的主流作品,仍是有一定的質量基礎,或希望能貼近現在國外流行音樂的潮流(如之前將「最佳專輯」給予蔡依林的《呸》),如此的引導作用,仍是有一定的積極意義(儘管此引導作用或影響力於現在已不斷減小),這才是一個頒獎禮仍應該繼續存在之目的。

廣告

舊年台灣的金曲獎力捧蘇打綠的《冬 未了》,而金音獎則力捧草東沒有派對和生祥樂隊的《圍庄》,這些作品代表了當地當年最優秀之流行創作、或話題性與質量兼俱之作品。可是反觀香港,舊年最好的本地流行歌曲之一——《銀髪白》、或是最有話題性的專輯之一《Evil is a point of view》,幾乎在四大頒獎禮上一無所獲;香港最紅的indie單位——my little airport, 他們所出的專輯《火炭麗琪》,舊年在大陸蝦米音樂上的歌曲試聽次數高達三百多萬、名列其年度華語專輯試聽排行榜第12名,卻於四大頒獎禮上被完全忽略……這些數不盡的例子都可以體現出現在的樂壇頒獎禮的推薦觀念陳舊、所入選的作品範圍愈來愈小(因為市場不景氣)、其得獎作品的風格類型更是狹窄!年輕人愛cool愛型的音樂、EDM在全球大行其道,但你再看看四大頒獎禮的獲獎作品,是那麼地跟時代脫節!

本土頒獎禮未能力捧本土有實力的音樂,這是一個悲哀,說了很多年的將「四大」合為一體的構想,應該也離實現遙遙無期。各媒體緊守自己的山頭,不敢也不願做出大的轉變,而這不也是被腐朽的機制所困,並阻礙其發展的這都市之一個縮影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