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人」上位之路

2014/12/30 — 16:05

或者我再次重申,「同人」,屬於二次創作,實際上也是創作的一種,理應獲得相應的權利、保護、尊重。

「Rainbow Gala 14(下稱 RG14)」於本年 12 月 21 日圓滿結束,無論氣氛、人數也是比往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實在令人感到欣慰。綜觀而言,先別說幾個大手組織的產品依然吸引,其實場內好些攤販的質素也是非常之高。不論是本人誌、小週邊甚至原創作品並然。可見香港的同人市場內,其實不乏出色的畫師以及原作者。事實上,論到作畫能力,香港有不少作者的水平絕對不比日本作者弱。然而,為什麼香港的同人作品總是讓人覺得比不上日本的,甚至還遜於台灣地區?

筆者認為,「膽量」是個很重要的因素。可是「膽量」這東西,有時候可能要「迫」才能爆發出來。

廣告

就於 RG14 完結之後的一日,插畫網站 “Pixiv” 就有日本畫師更新了他 C87 的《艦娘》新刊圖片,並且在短時間內受到瘋狂轉載。而原因卻不是在於這是 R-18 (十八禁)《艦娘》本或是作畫精美之上,而是作品的題材及描述文字。

(圖為作者的原文及翻譯)

(圖為作者的原文及翻譯)

廣告

簡單解說一下,《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是一款由日本角川與 DMM 合作的網頁遊戲,在華語地區一般會稱之為《艦 Collect》或是《艦娘》,是一款以二次大戰的日本帝國戰艦為藍本,並將這些艦隻女體化,透過改造她們去擊倒敵人的遊戲。遊戲本身是日本地區限定的,不過透過 VPN 手法,還是可以從海外地區玩到這款遊戲,玩家人數亦早已經突破了 200 萬。

那本作品是基於《艦娘》這遊戲而創作的 R-18 同人誌,如上圖所見,作者之所以用這樣的題材出新刊,是想嘗試「畫點中國人不敢上傳到網上的本子」。原因是他的作品屢次遭受中國人擅自翻譯、上傳並且於網路上張貼,損害到他的版權以及收益。而當他聯絡到翻譯及上傳的那位中國人之後,竟換來一句「我費盡心思幫你翻譯,你該是感謝我吧」的回應。因此,在跟友人及網民討論之後,就出了「畫點中國人不敢上傳到網上的本子」這個念頭。此帖一出,立即引起軒然大波,不僅受到日本網民的熱烈討論,就在當日已經火速燒到華語地區,引發新一輪中日台的筆戰。

事實上,不僅是同人界,創作行業一直也受到盜版、網路分享等等的問題衝擊,並且已經是個既矛盾又難以解決的問題。作為畫師,我也很明白作者的心情與及想法。是的,自己作品被瘋傳、被討論,確實是令人鼓舞興奮的事情,但當這種瘋傳,損害到自身利益的時候,作者選擇放棄這個被廣傳的機會、情願捍衛自己作品的版權,也不想作品被泛濫式傳遞開去之時,而卻換來一個近似「我不幫你翻譯,誰來看你作品了?」這樣的回覆,又的確令人憤怒。

而至文章寫成之前,在聖誕節正日,作者的 “Pixiv” 就刪除了上述的文字,改為現在的更新版本──大意是說多謝各位的留言,並且收到許多中國人和台灣人為這事件而道歉賠罪(但沒有提及是否有上傳或翻譯者的份),實在令他感到恐慌。亦收到海外的讀者解釋,是因為地區問題或是不諳日語的關係,才未能或沒有購入他的同人誌,選擇下載或收看翻譯版。作者在細心考慮之下,亦認為翻譯版的出現也是無可奈可,轉而希望大家盡量避免上載日文原版,由於討論過於激烈,他會在及後數日於 “Pixiv” 刪除這作品……更新的內文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然而,沒有翻譯,作者、讀者就真的活不了嗎?也不盡是。沒有人翻譯,作者就活不了嗎?少開玩笑了,作品放在日本虎之穴賣、扔到 “Pixiv” 上面還是活得來,為什麼要靠天朝的翻譯?這個理論就如天朝認為「沒有自由行香港早就死了」一樣,既自大又無稽。

確實,生活在華語地區的動漫迷,固然是享用別人做的熟肉(中文翻譯版本)、和上載版更方便。只是,在沒有網上動畫、漫畫之前,動漫迷是怎樣接觸這些作品?還不是買 VCD、買實體漫畫、小說嗎?以前的日子還不是這麼過嗎?只是現在資訊發達了,人就變得懶了,認為這些行為而理所當然,忘記所有的翻譯、上載行為本身已經是違法罷了。

這件事除了持續曝露出版權持有人與及收看者的矛盾,還有「不可一世的中國人」這兩點之外,也從中看出了一點──只要你有「膽量」做一些新的、爆的題材,你也可以「上位」。事實上,截而文章寫成當日,該位畫師的那本作品已經有超過 18 萬的點擊率,比起作者其他上載的作品多作出十倍有多。

然而,就如筆者之前的文章提及,香港與日本畫同人的自由度實在大相逕庭。退一萬步說,在你畫近似作者這類特別題材的 R-18 本子之前,你的作品早已經被淫審打到稀巴爛了,一推出就被抓了,談什麼「上位」?現在的香港同人場,普遍的畫師都是畫點安全的、死不了的、有人買但又不會大紅大紫的作品。R-18,他們不敢畫,因為怕了淫審;特別的,他們不會畫,因為沒有人做、大型組織也沒有做,天生羞澀的香港人更加不敢首開先河。就是這樣,在同人界打滾了好段時間的前輩,總會抱怨香港的同人場愈來愈少東西可以買、愈來愈少值得逛的地方。可是,真的是筆師的質素下降了嗎?斷乎不是,科技使人進步,電繪化之後,大家都不需要煩惱畫具的問題,自然能讓更多有質素的畫師拔地而起。說到底,還是拜香港所謂的「道德」與及「大眾口味」所賜。

其實並不需要做到這位作者一樣,有事沒事加點「天安門」、「中國共產黨」這些題材下去(雖然證門這真的會紅起來……),但新的、特別的、時令的題材,真的不妨大膽採用。所以即使筆者是男性,但心底裡其實十分欣賞某本「周永康x岑敖暉」的腐本(男同性作品),新的題材永遠會帶來衝擊,在同人這種非商業活動而言,這樣已經相當足夠了。

無奈香港羞澀的畫師,近年基本都落入一個萬劫不復的輪迴之中:

你恐懼──淫審好可怕、大眾好可怕。所以我不畫 R-18、不畫腐本、不畫百合本(女同性作品)了,也不畫不知道大眾喜不喜歡的作品了;

你誤判──大型組織都賣得起,為什麼我賣不起?畫力的差距原來是這麼大的;

你愧疚──為什麼不畫點特別的?為什麼要妄想從大型組織的指縫中,吃他們漏出來的肥水?

然後下次活動,又回到原點──

事實上,為什麼要恐懼?

當整個同人場都是在同一種東西,大家都敢畫 R-18、腐本、百合本;大家都敢以新題材、敏感題材、時令題材去畫、去創作的話,難道他們有能封了整個九展嗎?(RG、CW 等大型同人活動,多數於九展舉辦)不可能吧。

They can’t kill us all.

為什麼香港人說得出,卻不敢做得出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