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班學友

2019/1/31 — 11:19

看了張學友《A Classic Tour》第十二場,意外在頭個半小時,他很微細地走了三次音,〈怎麼捨得你〉有些真聲高位,竟然上得有些勉強,不過要很小心耳才聽得清楚,而且只半秒他就憑圓熟的技巧輕易補救了,後來知道他開個唱時有感冒,吃了藥才支持下去。少年時先狂迷關正傑,後來張學友唱〈大地恩情〉贏了十八區歌唱比賽冠軍,再後來陳奕迅又唱他的〈望月〉成了天王,一直算是很忠心跟著這條線的鐵粉。

從他1985年第一張唱片《Smile》就買,人生首度看紅館就是1986年看他和呂方第一次開的《雙星演唱會》,閒時最喜歡啍他的歌,每次和朋友唱他和李克勤合唱那首爭女歌〈Oh! No!〉,也必定爭唱張學友部分。事實當年大部分男生或會聽超多譚詠麟張國榮,但在K場唱更多張學友,好像必須唱他的歌才算稱得嗓門渾厚響亮,才真正會唱歌似的。大概到了1999年《有個人》後,才開始失卻買他唱片的熱情。

只認真計算1985到1999年,從張學友出道計整整十四年,他真正徹底雄霸樂壇的年月非常長;共約三十隻廣東/國語大碟,總算好聽比不好聽多,風格和題材的試探範圍也算寛廣,深情、跳舞、搖滾、勵志俱有代表作。話說回來,絕大部分當紅歌手要數出五隻真正流行大賣的唱片也非常不容易,他算是最有韌力保持平均水凖的超天王。但必須說心內話,在這十年間看過他的演唱會都感到有些納悶,不管選歌和唱法也是。看演唱會跟看其他現場表演最神經的差別是,再好看的電影、舞台劇和楝篤笑你也不容易重看十次;但好聽的歌,即使再聽五十次不同階段不同情感的重復演繹也未必厭倦,尤其舊歌有很強喚回舊記憶的責任。

廣告

但又不少歌手愛拗氣,他們有時會不明白不信服為甚麼自己心目中鍾情的side cut沒有大流行起來,於是他們總愛在演唱會中死命也要唱出來。事實張學友有太多歌,有許多經典流行的,難免也有些良莠不齊。但奇怪在,明明每位歌手必然擁有大量悶歌,張學友卻有能力把本質幾悶的歌,也唱到幾流行起來,尤其那些曲詞平凡的國語歌,他在演唱會通常有揀出來。而張學友應至今共開了八百多場演唱會,該是華人甚至全亞洲表演者的最高紀錄,也必定是全世界憑藉開演唱會捉拿最多罪犯的歌手。不知怎形容,大概他唱現場功架太穩陣順滑,也太唱片,去到某階段技巧壓倒了情感,本來好聽的歌也有機會唱到刻板滑啞。當提及,2004年他唱別人歌的《活出生命live演唱會》,他初演繹〈約定〉、〈味道〉、〈瘋了〉、〈傷追人〉、〈小城大事〉都超級驚喜,反而唱出一個別開生面的張學友。

因為看過他幾次都不對勁,所以兩年前狠下心沒再看《A Classic Tour》香港首站,想不到曾經跟我一起感覺納悶的朋友說,今次很好看,於是在尾站巡迴到香港又看了。張學友依然沒有唱足全場都熟悉的熱門流行歌,但衷心說這是他近年最好看的演唱會,而且有點小別重逢的感動。張學友跟劉德華同是牛,都五十七歲了,嗓子不會跟從前一樣雄渾壯闊,他笑說屬牛的年歲不算少流年運氣也不算好。看到劉德華之腰斬,他求神拜佛都在盼望要順利完成。的確累計二百三十多場經典巡迴是壯舉,要完工本來不是必然。

廣告

張學友帶病上陣,唱和跳卻從容奔放得多,比從前沒計較那好像必然要靚絕人寰的嗓子,更具質感更多參差更富感情。最賞心悅目是他的舞跳得非常好,連他也自認五十七歲比從前任何年歲跳得好。好像他不只在表演,而是自己跳得好高興唱得好開心,順道要跟其他人分享而已。自己最喜歡〈頭髮亂了〉部分,瀟灑流麗極了。張學友一直很在意自己的舞步,也表示過不想自己只呆站著唱自己最拿手的傷感情歌,曾揚言跳不贏郭富城也要迫貼他。同時他又說自己是郭靖,天份不算高,每次見到別人手到拿來的技藝,他卻要千錘百鍊苦練百遍千遍才有那個效果。所以張學友的功底非常實淨,他的歌詞和舞步極少出錯。當然他說自己天份低是謙虛,他的耳朵生得很高,幾乎齊眉的,這些人都有厲害的天賦,至少超人的毅力也算是一種。也有說關鍵是他早年換了經理人,現在所有項目都由他掌控。記得他的前經理人,曾經舉辦過悼念張國榮逝世十周年演唱會,莫名奇妙的不好看;然後張學友親力親為搞了悼念梅豔芳演唱會,幾乎都是那些級數的歌手,卻好看一千倍。所以有沒有拿出真心的功效是神妙的,也是裝不出來的。

許多人稱呼他是歌神,其實我也愛聽他說話。在演唱中他控制現場氣氛一流,相對譚詠麟的嬉戲,他比較誠懇認真又不失生動幽默,也帶感慨和情義。近年罕見他出來說話或接受訪問,對社會對民生他算是沉默寡言,沒有擦鞋也沒有踩一腳。偶然看他堅持沒有參加《我是歌手》可見到他的潛藏風骨。有時又看到他說說自己的家庭,或就公眾事件發言,他的態度真切用詞皆恰到好處,除了周潤發要算他說得最有份量最關懷備至。也好想說比起上代歌手,張學友更懂恰當地有型,穿衣襯色都是大體優雅。在電影他是烏蠅劉華是大佬,來到舞台他是真正的皇。別忘了,他從來都是憝厚溫柔地對香港歌迷特別眷顧,只有在演唱會的香港站才會跟觀眾握手。他沒有忘本,是跟香港人仍然稔熟的同班學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