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吐蕃」的「蕃」字,究竟點讀?

2018/4/7 — 12:15

《步輦圖》局部;由唐朝畫家閻立本所繪,描述吐蕃使者祿東贊朝見唐太宗
via Wikipedia

《步輦圖》局部;由唐朝畫家閻立本所繪,描述吐蕃使者祿東贊朝見唐太宗
via Wikipedia

日前,作家陶傑在《CUP 媒體》中,品評杜甫的〈登樓〉。素聞陶傑年青時也是一位愛國詩人,他的詩評自然無可挑剔,唯一值得商榷之處,是他在短片中指出「吐蕃」的「蕃」,應讀【faan1】音【翻】,而不是讀【bo3】音【播】。他又強調今日西藏的英文名雖叫作 “Tibet” ,但「吐蕃」還是應讀作【兔翻】。

其實,「蕃」字讀【翻】還是讀【播】,只是古音今音之別,並無所謂對錯之分。大家或許會問,兩個讀音為何差異如此巨大?這便牽涉一個音韻學概念:古無輕脣音。此概念乃由清代訓詁學者錢大昕,在他的《潛研堂文集》和《十駕齋養新錄》提出:「凡輕脣之音古讀皆為重脣」。

簡而言之,便是漢字三十六字母中的輕脣音:「非母」[f]、「敷母」[fʰ]、「奉母」[v]和「微母」[ɱ],在唐末宋初或以前,都讀作重唇音「幫母」[p]、「滂母」[pʰ]、「並母」[b] 和「明母」[m]。以「杜甫」的「甫」字為例,陶傑是讀【pou2】音【脯】,北宋《廣韻》也把「甫」字劃入「幫母」的【方矩切】,這是古音;今人多讀為【fu2】音【傅】,視作「非母」字,這是今音。

廣告

同樣原理,「蕃」讀【bo3】音【播】是古音,北宋《廣韻》也是把「甫」字分別劃入「並母」的【附袁切】,以及「幫母」的【甫煩切】;「蕃」讀【bo3】音【播】則是今音,是元代《中原音韻》才將「蕃」劃入「非母」。由此可見,「蕃」字由重脣變輕脣,應是宋代中葉之後才出現的演變。

正因為古無輕脣,所以大家便會發現,聲符為「番」的形聲字,有時讀重脣的「幫母」:如「番禺」的「番」,讀古音的【潘】;有時則讀重脣的「並母」,如「蕃」和「播」;另一些則讀輕脣的「非母」,如「翻」、「繙」了。部份人認為「吐蕃」是音譯詞,才會覺得「蕃」應沿用古音而讀【播】也。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