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永康.鄺俊宇.青文獎

2015/1/27 — 15:11

到港大給青年文學獎的同學講「抗爭與創作」,題目是同學建議的。我講自己以前社運與寫作的經歷,說作為抗爭者有時需要戰歌,用文字「寫出個 BEAT」,那就是《眾音的反面》裡的兩首反 WTO 詩。在保育皇后碼頭運動裡寫了很多東西、做了組織工作,反而只有一首抗爭閒話的〈屋脊夜話〉;但還是有持續對抗爭作思考的作品,即使後來已不一定在前線。文學在抗爭裡的位置,除了是推動、見證,有時就是自我梳整情緒、聆聽與被聆聽的欲望。以往香港文學中不多抗爭的作品,有的話也會覺得難以向大眾推廣,但到運動面擴大如雨傘,則《紅格子酒鋪》中保釣示威遭鎮壓的場面,警棍亂飛、隨便抓人、群眾退卻等等,都是真實如在目前,人人深感切膚之痛。

抗爭文學的定義未有確認,但起碼是站在抗爭者角度的寫作。支持政府與權力的,就不是抗爭文學。而我們必須守著多元自由社會的原則,在同一目標下,容讓不同的表達形式,不要去指責寫作「無用」。

末了同學送我他們自家的出版物,裡面有鄺俊宇的訪問,我哦了一聲說你們怎麼不叫鄺俊宇來呢。學生組織便是這樣,每年重新來過,青獎也起起落落地過了幾十年了。

廣告

而我與 ALEX 周永康原來識於微時:2012 年他還是青文獎的外務副主席,曾來邀我給青文獎做活動,但我當時在上班,婉拒了。兩年過後,ALEX 已經是政治風眼,我則好像一直欠他一個幫忙(且還是文學的,多令人慚愧)。過了兩年才去到。見到的是另一班,有志推廣文學的同學。

文藝青年已經被推上政治前緣,現實是吸收著文學的心志嗎?還是真能相互滋長的呢?我望著今日的同學,想像著他們的未來。還是要與有志推廣文學的朋友互勉。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