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耀輝〈孔雀〉的歌詞細讀

2015/9/27 — 18:40

【文:葉美琪】

作詞:周耀輝

在盛世之中努力扮完美
若完美 可有獎
用盡我心思每日撐著天
開著屏 期望受景仰

也許張開千對眼睛 終於會得到 某個目光
撐不過生命無常 撐得到色相

從此 堅決做孔雀
做到極疲弱
跟歲月打仗 穿到盛裝去赴誰的約
就算受傷 傷過就重新漂亮
誰問這樣是否堅強
情願平淡亦要漂亮上

在盛世之中太易被忘記
未忘記 請拍掌
就像我天生渴慕豔陽天
花月屏 期望受天養

也許收起一扇尾巴 終於會知道 布滿塵埃
撐不過生命無常 撐得到色相

從此 堅決做孔雀
做到極疲弱
跟歲月打仗 穿到盛裝去赴誰的約
就算受傷 傷過就重新漂亮
誰問這樣是否堅強
情願沈默亦要去歌唱

處處太多孔雀 個個用渴想蓋過了一雙腳
不相信女生愛自虐
其實華麗帶哀傷

明知 堅決做孔雀
做到極疲弱
跟歲月打仗 穿到盛裝去赴誰的約
就算受傷 傷過就重新漂亮
難道漂亮漸成為志向
可找到快樂鄉
找到某天大城無花香
沿著眉目沒有我色相
踏過命運有我中央

 

〈孔雀〉收錄於楊千嬅在 2012 年推出的《火鳥》專輯,是她自嫁人後,第一張推出的唱片。周耀輝為楊千嬅寫的這一首歌,是很合適她唱的女性代言歌曲。〈孔雀〉歌詞中的女性形象,尤其是「傷過就重新漂亮」在人前永遠漂亮的形象,有些貼近楊千嬅。因她的「大笑姑婆」形象,人們大多只看到她的燦爛笑容,而看不到她傷痛的一面。

廣告

〈孔雀〉的歌詞中,周耀輝用孔雀作為主體意象貫穿整首歌,用孔雀的動作、外表作為從屬意象,以此來象徵香港女性只為了追求美麗,而漠視自己的內裡心靈。周耀輝曾言近年成行成市的美女瘦身的海報,無非強調纖瘦美白和美髮,這令他覺得做香港女性很不容易。﹝1﹞在歌詞的第一段,便是以一個女人獨自說話的視角,「在盛世之中努力扮完美」、「用盡我心思每日撐著天」來表達出她是一個十分愛美的人。尤其「努力」、「用盡」兩個形容詞,更是突顯了女人十分看重對外表的追求,並且是期望能得到別人羨慕的眼光,「開著屏,期望受景仰」。孔雀展開尾巴,目的是炫耀自己的美麗,從而吸引異性的注意力,是一種求偶表現。詞人借此表示女性追求美麗,為的都是「女為悅己者容」。第一段顯示了女性追求美麗的目的是為了得到心儀的人。

第二段的首句「也許張開千對眼睛」,是孔雀尾巴上很多的眼狀斑,當它展開所有羽毛時的形態,就如張開了千對眼睛,都是指孔雀開屏的狀態。表示這個女人將自己盛裝得很美麗,只為了吸引異性的目光。而她為了這份美麗,可以不顧生命。這段的重點在於「撐不過生命無常,撐得到色相」這兩句上面。「生命」是一個長時間性的詞語,而「色相」相對短暫,兩者間是有一個長短的對比。詞人想表達生命是無常,追求色相是一件很不實在的事。

廣告

第三段與第六段都是副歌,兩段差不多一樣,只除了最後一句不同。副歌首句的「從此」、「堅決」兩個詞可以看到女人為了美麗的決心。孔雀遇到敵人時,也會開屏。詞人借孔雀這種作戰狀態來形容女性即使受傷,但仍會以漂亮的姿態示人。「盛裝」就如孔雀開屏時的狀態,外表看上去很美麗,但實際上心裡仍然害怕擔憂。正如女性受傷過後,雖然妝扮得很美,但心裡的傷始終存在。然而,即使這樣的「盛裝」已經令到女人很累,但她仍然不放棄。「盛裝」除了是女人的追求,亦是女人的一種保護。「傷過就重新漂亮」,指這種保護可以讓女人在受傷後,仍能面對眾人。第六段的最後一句:「情願沉默亦要去歌唱」,「歌唱」是指女人受傷過後除了繼續裝扮自己得很美麗外,亦要繼續勉強自己去工作,當作沒有事情發生過般。「沉默」和「歌唱」是一組相反的情況,詞人在這裡用這兩個相對的意念,是要制造一個茅盾的情緒。因為女人這時的心態便是茅盾。詞人其實有點嘲諷的意味,女人受傷後仍能當作沒事般,「誰問這樣是否堅強」,反問女性是否真的堅強?詞人背後想問香港女性這樣子不顧一切地追求美,是否值得。

第四段講這個社會有太多的女性希望得到他人的欣賞,詞中的「我」亦是其中的一個。在這麼多的人中,「我」實在是太容易被人忘記。女人渴想能有人愛自己、照顧自己。「花月屏,期望受天養」,詞人借此表示女性追求美麗,為的都是希望能得到異性的目光,最終有一個好的歸宿。

第五、七段,詞人用第三者視角來看詞中的「我」,希望這個女人能放鬆自己。不要再執著於色相的問題,因為「布滿塵埃」指的就是容貌始終會有老的一天。「也許收起一扇尾巴」,詞人勸說女性不如簡單地做回自己。詞人不希望「女生愛自虐」,他認為女性在華麗的背後是寂寞、傷痛。詞人在此勸女性不要再自虐,放下美麗的包袱。

最後一段,詞人反問現今的女性只一味追求美麗是否就得到快樂滿足呢?事實上卻是讓女性活得如自虐般,所追求的色相是經不住歲月的考驗。「沿著眉目沒有我色相,踏過命運有我中央」,詞人最後想女性跳出世俗的眼光,相信自己可以做主,人的一生應該還有更多志向是值得追求。

整首歌彷彿帶出那種在夜欄人靜疲倦時,獨自對著鏡子,剖析自己的意境。生命是無常,追求色相是一件很不實在的事。周耀輝寫這首歌,背後是想表達香港女性不應將自己的目光只定在追求美麗上。
 

--

註:

 ﹝1﹞朱耀偉:《歲月如歌—詞話香港粵語流行曲》(香港:三聯書店有限公司,2009年),頁212。

參考資料
朱耀偉:《歲月如歌—詞話香港粵語流行曲》,香港:三聯書店有限公司,2009。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