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耀輝〈走獸〉中的黑暗世代及抗世精神

2015/3/29 — 11:49

【文:黃秋婷】

作詞:周耀輝

天 唯有將雪崩
唯有讓雷劈
唯有釋放 千億惡狗
讓 城市都化灰
全人類被埋葬
蛇蟲與鼠蟻 將可以永久

走獸 誰也想變 走獸
誰會相信 可挽救
繼續那些荒謬
從來不悔疚 陪我撐到天詛咒
陪我呼叫 不要庇佑我們
只怕註定了 要天收

讓宇宙 唯有刀與槍
唯有賣和買
唯有一切 可退化 可退做馬騮
如城市都化灰
全人類仍然 很想報仇

走獸 就變就變 走獸
就算眉頭生鐵鏽
就算靈魂吹惡臭
繼續那些荒謬
從來不悔疚 伴我對著天詛咒
伴我叫喚 不要庇佑我們
只怕註定了 要天收

It's over now
已腐化幾百代 仍然在吃骨頭
It's over now
到最後那一日 就會嘔

走獸
就算眉頭生鐵鏽
就算靈魂吹惡臭
但記住那些藉口
要是你不悔疚 伴我對著天詛咒
伴我叫喚 不要怕 不要怕
只怕註定了 要天收

It's over now it's over now
放下某些荒謬 或看到綠洲
It's over now it's over now
It's over now It's over now

忠於魔鬼忠於真神
我要痛快我要痛恨
推翻今天推翻將來
我要佔領世界要快快散開
不肯偷生不管死活
我要放肆到處拍門
一手推開地獄入口
來歡呼天收天收天收天收天收

〈走獸〉寫於 2012 年,由香港樂隊 Mr. 主唱,周耀輝填詞,收錄於 Mr. 第 8 張大碟 Misterdays。大碟 Misterdays 其中一個重要意思是取其諧音, miss the days,即懷念昨天。﹝1﹞他們是要通過懷念昨天去驅使今日的自己去爭取更好未來,故全碟貫穿過去、現在、未來三部分。而〈走獸〉主題是講述每個人的心都有黑暗面,當所有枷鎖都放下時,最真我的一面就會令人恐懼得不敢逼視,可能會猶如野獸一樣失控。﹝2﹞Mr. 於 2012 年擔任「拉闊理想音樂會」的表演嘉賓時,演繹歌曲《走獸》時戴上豬、狼等面具,有諷刺當時特首選舉之意味,可見歌曲具有社會意義。﹝3﹞從〈走獸〉的歌詞內容亦可見,詞人描繪了黑暗的世代及人性,同時具抗世精神。

廣告

歌詞內容着重描繪一個末世的景象,如一開始就陳述「天」要滅世的景象,「唯有將雪崩 唯有讓雷劈/唯有釋放千億惡狗/讓城市都化灰 全人類被埋葬」,甚至更準確地說是要滅人,就只有「蛇蟲與鼠蟻 將可以永久」。

第二、四、六節內大致相約,人類想成走獸,「就算眉頭生鐵鏽/就算靈魂吹惡臭」,仍要「繼續那些荒謬」,也是「從來不悔疚」。因為走獸不需要上天庇佑,天不怕,地不怕,所以到處行惡,讓世界走向了第一節中的末世。但這三節末句都強調走獸「只怕註定了 要天收」。這可解作對上天的挑釁,更深一層意義是走獸根本是想被天詛咒、要天收。

廣告

第三節「全人類仍然 很想報仇」,點出了人類以「報仇」、「利己」等動物性本能來生存,並驅使一切人類活動,於是「唯有刀槍 唯有賣和買」、「唯有一切 可退化 可退做馬騮」,是人最真實、最原始的自我,亦是人內心的黑暗面,結果如同走獸,天要滅世,也回應了為何有第一、二節的末世景況。這節雖幾句,卻是全首歌的重心--因為人類任由人性黑暗面的張露而走向末世。

第五及第七節強調的是「It's over now」的完結意義,完結的是甚麼?上節的歌詞提到世界要滅絕,所有都要完結。因為人類回歸真實的自我的黑暗,所以第八節的「推翻今天推翻將來/我要佔領世界要快快散開」回應了「It's over now」,再次帶出走獸會使世界滅亡。

雖說整首詞的意象很負面、激烈,其實詞人是從另一角度向黑暗社會作出反抗、諷刺,存有抗世精神。首先,從第七節中可見,詞人其實很清楚變走獸這生存方式是錯,「放下某些荒謬 或看到綠洲」,可是仍堅持「It's over now」,以走獸的方式繼續下去,在第八節中以「我要痛快我要更痛恨」作走獸的回答。可見,實際上,詞人是以最激烈撤底的方式,將自己變成最瘋狂的走獸,「推翻今天推翻將來/我要佔領世界要快快散開/不肯偷生不管死活/我要放肆到處拍門/一手推開地獄入口/來歡呼天收天收天收天收天收」,告訴讀者走獸會毀滅世界,最終會走向滅亡等的問題,得到告誡作用。

而且,詞中面對頹廢黑暗的末世,詞人多次強調走獸希望天詛咒、要天收。這證明「天收」是詞人在絕望世代的一線光。在最後第八節「一手推開地獄入口/來歡呼天收天收天收天收天收」中可見回歸真我的走獸形象何等狂妄,而「天收」的結果對他們又是何等的渴望。因為只有「天收」的結局才能證明了上天仍有真理法度。

周耀輝曾亳不諱言自己對微不足道的「小東西」非常感興趣,十分欣賞牠們不管自身多卑微、多身懷病毒,依然昂首向前的生存態度。﹝4﹞因此,其實由首節「蛇蟲與鼠蟻 將可以永久」中詞人已經揭示絕望中的曙光。在走獸橫行的末世中,當堅強的「蛇蟲」或「鼠蟻」也是對抗劣世的積極行動,具抗世精神。

總括而言,周耀輝筆下的〈走獸〉雖然描繪出當世一個黑間世代,具諷刺意義,可是從絕望之中,其抗世精神仍然可見。同時,〈走獸〉亦體現了詞人有別於主流觀察周遭世界的緯度與方法。﹝5﹞

--
註:

﹝1﹞數碼影音33︰<Mr. 全新廣東 EP《Misterdays》>, 〈http://www.review33.com/news/news.php?news_id=20120320020458〉,2014年5月18日瀏覽。
﹝2﹞註同上。
﹝3﹞蘋果動新聞︰<Mr.戴豬狼面具唱《走獸》>,〈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ews/realtime/20120402/50078505〉,2014年5月22日瀏覽。
﹝4﹞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頁92。
﹝5﹞朱耀偉、梁偉詩,頁95。

參考資料:

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
蘋果動新聞︰<Mr.戴豬狼面具唱《走獸》>,2014年5月22日瀏覽,<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ews/realtime/20120402/50078505>。
數碼影音33︰<Mr. 全新廣東 EP《Misterdays》>, 2014年5月18日瀏覽,<http://www.review33.com/news/news.php?news_id=20120320020458)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