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命運中轉站──三個深圳改革開放故事

2019/1/31 — 19:25

「改革開放」40年,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改革開放」40年,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文:蘇敬恆、圖:香港電台】

這是改革開放大時代下,三個深圳故事。

究竟命運是掌握在個人手中,還是芸芸眾生皆是隨著歷史大潮流浮浮沉沉,回望大半生,可能都沒有答案。

廣告

已經游了7個小時,歐陽東拼盡最後一口氣摸黑上岸。那是1979年11月16日深夜,或許是17日凌晨,時間都不太重要,他身處的是香港流浮山。「爬到山頂一看,嘩,那邊是通紅的,燈光映照到整個天空都是紅色的,轉頭一看,星星之火只得幾點燈光,南山、深圳,全是黑漆漆的。香港的燈火真的很美,這麼艱辛,總算來到香港。」

「致麗玩具廠」大火中致殘的小英陳玉英,慘劇25年後原本要再做手術,但因為害怕不願去醫院。

「致麗玩具廠」大火中致殘的小英陳玉英,慘劇25年後原本要再做手術,但因為害怕不願去醫院。

廣告

1965年,年輕的歐陽東由廣州到深圳,當時深圳還叫「寶安縣」。一年後文化大革命爆發,歐陽東加入蛇口文藝宣傳隊,宣傳社會主義優越性,勸人不要逃港。「有一些快板詞,都說香港不好,我們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生活,所有方面都比香港優越,因為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是人食人的社會,大家互相鬥爭的社會,有跳樓,有搶劫,有強姦,都是壞事。」

反偷渡的結果自己偷渡,由社會主義深圳,「投敵」到資本主義香港,甚麼意識形態都拋諸腦後。文革把內地經濟推向崩潰邊緣,生產滯後,物資短缺,資本主義香港則繁榮豐盛,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在事實面前顯得不堪一擊,早年根深的意識形態慢慢土崩瓦解。1976年文革結束,百廢待興的中國,1978年決定改革開放,1980年深圳特區成立,在歷史大潮流波濤起伏中的1979年,撲向怒海前,歐陽東向宣傳隊好兄弟鄭子穗告別,「他臨走前兩三個小時,走來和我打招呼,他說他準備走了,問我走不走,我說,我走不了,我女兒剛出生。我本身是單位領導,不能夠為單位帶來壞影響。」兩種主義在兩名隊員心內交戰,鄭子穗留在深圳,歐陽東就緊緊抱著兩個水泡,傍晚6時縱身跳入大海,由蛇口偷渡到香港。

是個人的選擇,還是命運的推手在背後操盤,說也說不清。氣笛一響,命運的列車一開動就沒有回頭。1983年,22歲的陸佳坐上廣州去深圳的火車,到共青團深圳市委支持、1984年創刊的《深圳青年報》做美術編輯。

1987年2月10日,最後一期《深圳青年報》。

1987年2月10日,最後一期《深圳青年報》。

「這個抉擇是影響我一生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一群熱血青年,一份為推動改革而成立的《深圳青年報》,在新世界的晨曦中昂首闊步,風格以大膽前衛見稱。「《青年報》是要為年輕人高歌,因為深圳經濟特區是一個新興城市,我們要鼓吹一種新觀念,去更新過去一些舊式事物,一個城市才會有活力。」

改革開放80年代,中西思想交流,當社會主義中國都可以實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還有甚麼不可能。30多年前的標題,對自由民主的追求皆可宣之於口,今天重讀仍令人面紅耳熱,亦暗嘆風光不再。當滿懷理想的深圳小伙子沉醉於爬格子,以為地平線上的光輝只會越燒越旺,卻不知北京大院中的老革命仍陷於思想鬥爭,傳統派自由派於長安街中南海你來我往風起雲湧,一場不能挽回的歷史悲劇正在醞釀。1986年10月,《深圳青年報》一篇勸諫前領導人鄧小平退休的文章,就令《深圳青年報》萬劫不復。1987年2月,《深圳青年報》被下令停刊。

回望40年前偷渡到香港的決定,歐陽東說沒有後悔。

回望40年前偷渡到香港的決定,歐陽東說沒有後悔。

「俱往矣,政治好,經濟好,社會好,都在發展。歷史的火車頭是向前邁進的,我們可以總結經驗,但更多要向前看。時間不同,政局都不同,現在我們已邁過很多關口,這報紙作為歷史產物,已經結束它的歷史使命。」陸佳覺得,《深圳青年報》只是特定歷史條件下,一個歷史調整時期的偶然,沒有甚麼好遺憾。

大時代降臨之時,個人之力何其渺小。泛黃舊報紙中一則25年前慘劇,卻像是歷史的必然,不是發生在她身上也會發生在別人身上。「受傷之後就覺得後悔,真的是出事故之後就覺得後悔。」她後悔來了深圳,因為她在深圳失去了左邊小腿及三根手指。

六四事件後,1990年,15歲的小英陳玉英從重慶南下深圳打工,糊裡糊塗就把自己的青春貢獻給改革開放大潮。1993年11月19日,深圳港資「致麗玩具廠」大火,87名工人死亡,年輕工人灰飛煙滅的美好年華,成為改革開放歷史上的永恆烙印。

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1984年及1992年兩次南巡,奠定「改革開放」基本國策地位。

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1984年及1992年兩次南巡,奠定「改革開放」基本國策地位。

由農村耕田到城市打工,農民工收入增加,希望「富起來」改善生活。改革開放拉動經濟,但當流水線上的機器摩打一轉動,人的價值也隨即扭曲,工人變成生產工具,變成成本一部分,都是冰冷的數字,要快要多要好要效率要分工要純熟,生命尊嚴是其次,賺錢最重要。那個年代,法治跟不上經濟,違規工廠何其多,「致麗玩具廠」有安全隱患,香港資方賄賂當地消防大隊發出批文,工廠為免工人偷走廠內物資,窗口都鎖死。於煉獄中無路可逃的87個可憐靈魂,換來八個月後,1994年7月全國人大通過《勞動法》,保障工人權益。

深圳的港資「致麗玩具廠」選址,重門深鎖,已成廢墟。

深圳的港資「致麗玩具廠」選址,重門深鎖,已成廢墟。

錢賺了,工人賠上健康、血汗和性命。工廠就是改革開放的祭壇,命題就是付出與犧牲,嚴重燒傷的小英亦差點成為祭品。「每次回去那工廠,我就會沿工廠走一圈,在那裡默默祈禱,那些死去的姐妹,她們投胎之後,她們新的生命都已經又有25年了,就要是成年了,已經大學畢業了,可能就是新的人生了。」

蛇口文藝宣傳隊中,有人偷渡香港,有人留在深圳,40年後又在深圳聚首一堂。

蛇口文藝宣傳隊中,有人偷渡香港,有人留在深圳,40年後又在深圳聚首一堂。

陸佳22歲由廣州到深圳,留在特區發展改變他的一生。

陸佳22歲由廣州到深圳,留在特區發展改變他的一生。

改革開放是歷史中一個章節,在個人身上就是一個命運中轉站,每一步,每一個決定都影響一生。三個深圳改革開放故事,放在歷史大舞台上對照,究竟是人浮於事隨波逐流,還是把握機會命運自決,40年後回看,各人有各人的軌跡。無論如何,改革開放,肯定不只是簡單的歌功頌德舉世歡騰,40年,在時間的長河中只是一瞬,但在個體生命中,就注定是悲喜交集感慨萬千,有得有失有笑有淚,有成功有傷痛有幸運有唏噓的一段歷史往事。

歐陽東曾是蛇口文藝宣傳隊的舞蹈指導,文革時期在深圳表演反偷渡劇目。

歐陽東曾是蛇口文藝宣傳隊的舞蹈指導,文革時期在深圳表演反偷渡劇目。

節目簡介:

一連五集的《中國故事》,透過中國內地一個個小人物的遭遇,呈現改革開放四十年後中國翻天覆地的變遷。節目逢星期五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映,本集於2月1日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chinastories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