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平、平和

2017/8/2 — 21:04

傅雷、朱梅馥婚照(作者提供圖片)

傅雷、朱梅馥婚照(作者提供圖片)

上文提及傅雷 (1908-66) ,中國著名的翻譯家、作家、教育家、藝術評論家。早年留學法國,翻譯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長子傅聰(1934年生)參加華沙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得第三名和「瑪祖卡」獎,為首位在國際鋼琴比賽中獲獎的中國音樂家,隨之留在波蘭學習。1958年,傅雷被定為「右派」。同年12月傅聰自波蘭出逃英國,於倫敦定居。

1961年,傅雷「摘掉帽子」。然而1966年8月底文革初期,遭紅衛兵抄家,受到四天三夜批鬥,罰跪、戴高帽等凌辱,被搜出「罪證」(一面小鏡子和一張褪色的蔣介石舊畫報)。9月3日上午,夫婦在住所自殺身亡。據稱,傅雷吞服巨量毒藥,在躺椅上自殺,其妻朱梅馥則在窗上自縊而亡。

他的遺書,用毛筆寫,有點潦草。故用電腦手版整理,方便閱讀,見附件。

廣告

遺書可以說是一字一淚,悲哀、無助之餘,卻不失冷靜,文思清晰,對親戚朋友考慮周到。可以想像,從「宣判」、寫遺書、到自殺,過程是嚴酷、恐怖、令人齒冷。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說過:「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這可能奢望。

廣告

劉上月辭世。留意到傳媒網媒報章上,不少平日喜歡發言的,尤其是「愛國」的,都對他辭世這事避談、噤聲、不置一言。為什麼?因為劉平和、和平、不善詞令、只是寫文章,寫的又是憲法容許的東西。不能說他不愛國,也不能說其罪有應得。事情實在令他們尷尬,因為他們把個人的利害得失看得高於一切。

他們是否知道,噤若寒蟬,就是昧於良心、昧於良知、昧於事理,為自己設下了自我文字獄。實在可悲。

粉末、灰燼,流歸大海。以後見到海,會想起他。

2-8-2017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傅雷家書>,傅敏編,三聯書店(香港),2006年。

附件:傅雷夫婦遺書 (收信人為傅夫人的胞兄,原文為簡體字)

人秀:

     儘管所謂反黨罪證(一面小鏡子和一張褪色的舊畫報) 是在我們家裡搜出的,百口莫辯的,可是我們至死也不承認是我們自己的東西(實係寄存箱內裡出之物)。我們縱有千萬罪行,卻從來不曾有過變天思想。我們也知道搜出的罪證雖然有口難辯,在英明的共產黨領導和偉大的毛主席領導之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決不至因之而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無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還要難過。何況光是教育出一個叛徒傅(?)來,在人民面前已經死有餘辜了!更何況像我們這種來自舊社會的渣滓早應該自動退出歷史舞臺了!

     因為你是梅馥的胞兄,因為我們別無至親骨肉,善後事只能委托你了。如你以立場關係不便接受,則請向上級或法院請示後再行處理。
     委托數事如下:

一.  代付九月份房租 55.25元(附現款)
二.  武康大樓(淮海路底)606室沈仲章托我代修奧米茄自動男手錶一只,請交還。
三.  故老母餘剩遺款,由人秀處理。
四.  舊掛錶(鋼) 一只,舊小女手錶一只,贈保姆周菊娣。
五.  六百元存單一紙給周菊娣,作過渡時期生活費。她是勞動人民,一生孤苦,我們不願她無故受累。
六.  姑母傅儀寄存我們家存單一紙六百元,請交還。
七.  姑母傅儀寄存之聯義山莊墓地收據一紙,此次經過紅衛兵搜查後,遍覓不得,很抱歉。
八.  姑母傅儀寄存我們家之飾物,與我們自有的同時被紅衛兵取去沒收,只能以存單三紙(共370元) 又小額儲蓄三張,作為賠償。
九.  三姊朱純寄存我們家之飾物,亦被一併充公,請代道歉。她寄存衣箱弐只(三樓) 暫時被封,瓷器木箱壹只,將來待公家啟封後由你代領。尚有傢具數件,問周菊娣便知。
十.  舊日用奧米茄自動男手錶一只,又舊男手錶一只,本擬給敏兒與   (空白) ;但恐妨礙他們的政治立場,故請人秀自由處理。
十一.     現鈔53.30元,作為我們火葬費。
十二.     樓上宋家借用之家具,由陳叔陶按單收回。
十三.     自有家具,由你處理。圖書字畫聽從(?)公家決定。

使你為我們受累,實在不安,但也別無他人可托,諒之諒之!

傅雷  梅馥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日 夜
 

傅雷、朱梅馥婚照(作者提供圖片)

傅雷、朱梅馥婚照(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