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樂器樂團重新包裝傳統的變容思想

2016/4/26 — 12:22

和楽器バンド網站圖片

和楽器バンド網站圖片

【文:約書亞】

近期,日本有一隊風格與別不同的搖滾樂隊「和樂器樂團」(和楽器バンド)大受歡迎。由於樂團加入大量日本傳統文化的元素,似乎為新一代視作「老土」的文化界添了一陣新氣。樂團除了youtube點閱數高企,又在日本作巡迴演出,更有到臺灣、美國、法國表演的機會。遊戲商、動畫商有見他們人氣鼎盛,都開始找他們合作。到底樂團做了甚麼,令人如此嚮往傳統音樂?

 樂團的成功,除了八位成員都男才女貌,又常以傳統服裝示人,筆者以為與他們費盡心神在西樂、和樂間取得一個好的平衡,有莫大關係。不能否認,西方音樂是全球的主流,風靡國際的K-POP就不乏西方元素,是以單純以和樂器演奏,難以吸引新一代的垂青。反之,他們也不能讓西洋樂器諠客奪主,如否樂團就不過是眾多搖滾樂隊之一,難有特色。

廣告

若仔細剖析,樂團的編曲者都刻意讓結他、低音吉他、鼓來配合傳統的尺八、箏、三味線、和太鼓——西洋樂器主要是塑造音樂的節奏感,而不會讓和樂器的聲音近乎消失。有時,編曲甚至讓某種樂器獨奏某種樂曲的一小段,讓傳統音韻更顯特出。另外,樂團的主音鈴華優子功不可沒。日本國內有「吟剣詩舞振興会」,而她一身已持其中兩把傳統的利刃。由於她本身有吟詩的師範資格,所以唱腔常加入吟詩的技巧,加上從小就學習詩舞,能邊唱邊舞扇子,在臺上確有點藝妓的影子。以主唱為經緯,吟詩、詩舞、和樂,加上恰道好處的西樂作襯托,把傳統以新穎的方式重新包裝,展現人前,難怪支持者絕非只有耆老。

反之,中國的文化傳承工作,在日本面前就黯然失色。早前與友人為了做功課的緣故,到大會堂欣賞粵劇的折子戲。未知是否因為香港粵劇界四大名旦之一南鳳有份演出,全場爆滿,但就我所見,年輕一輩的竟然只有筆者與朋友兩人。在內容上,編劇故然加入了一些「現代」的元素,如劇中的對話內容有提及「九龍塘」,但畢竟整個氛圍都只以中樂為軸,難以吸引新一輩的注意。

廣告

早在百多年前,「明治維新」和「百日維新」就顯出兩個民族的分歧。日本把外來與本土文化融和,活用拿來主義,變容改俗,似乎比中國優勝。中國傳統藝術界,有否有認真反思,以傳承為重任,而非故步自封,加深與下一代的「斷層」?和樂器樂團出道日子尚短,仍待觀察,但期望他們的影響力,不會與中國曇花一現的女子十二樂坊殊途同歸。

 

作者簡介:曾修理科,現讀文科,好歷史政治,愛遊山玩水。以文會友,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