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哥倫比亞的麥德林(下)︰地鐵把城市連結起來

2017/7/8 — 12:24

Botero Park 展示波特羅的巨型銅像Man on Horseback。

Botero Park 展示波特羅的巨型銅像Man on Horseback。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麥德林從80年代的罪惡之城,變身成近年的創新發展之都,2013年獲華爾街日報選為最有創意的城市,2016年獲得李光耀世界城市的殊榮。她成功轉型的方法,是利用城市設計解決社會問題,這對建築界來說是一種另類的鼓舞。很多城市決策者只重視硬件發展,以配合城市的經濟活動,卻忽視城市設計可以提倡人文價值,使人民對城市有歸屬感。麥德林的改變正是重視城市的「平等」,賦予所有居民平等權利,雖然未完全達標,但仍朝著此目標進發,近年更成為其他拉美城市的研究對象。究竟麥德林是如何由地獄之門逃出來,進行洗心革面的轉變呢?

80年代末,多名公開反對毒品的名人,包括總統候選人、政治家、法官、記者、警察皆被毒梟暗殺。當時,總統候選人路易斯.卡洛斯·加蘭(Luis Carlos Galán)提出要大力緝毒,深得民眾歡心。1989年,他到首都波哥大出席競選集會,突然被多個殺手近距離槍殺,震驚全國,而加蘭的死終於喚醒哥倫比亞。

廣告

麥德林地圖地鐵及纜車系統

麥德林地圖地鐵及纜車系統

廣告

哥倫比亞政府終於拿出掃毒的決心,在1989年末宣布進行「全國掃毒大戰」,命令軍隊與警察採取聯合行動,在全國剿毒。結果,販毒集團激烈反抗,城市的罪案及暴力數字上升。1991年是哥倫比亞最恐怖的一年,謀殺案再創新高,單單是麥德林這個罪惡之城,一年內共發生6,349宗兇殺案,被公認為「全世界最危險的城市」。終於在1993年年底,頭號毒梟艾斯哥巴在麥德林被擊斃。自此,哥倫比亞的毒梟活動才慢慢瓦解。

波特羅的名畫,繪畫毒梟艾斯哥巴在屋頂被擊斃的一刻。

波特羅的名畫,繪畫毒梟艾斯哥巴在屋頂被擊斃的一刻。

90年代︰新的憲法加強地區自治

麥德林市中心一景

麥德林市中心一景

1991年,哥倫比亞修改憲法,改變國家新路線圖。其中最重要的,是把中央的權力下放至各地區政府,改善當地問題。從前幾乎所有公共服務,都由中央政府統一向各城市提供,沒有顧及地方實際需要。麥德林從1948年至1988年的40年間,並換了49任市長,政府政策難以持續推行,加上麥德林人口有增無減,進入90年代,已接近150萬,社會問題一直惡化。結果,麥德林的城市發展只有四分之一是在規劃內,餘下的都是在沒有規劃的土地內蔓延而成,僭建比規範建築多數倍,怎能全部清拆?所謂物極必反,墮落的麥德林終於可從谷底抽身。但城市的問題應如何開始入手?原來早於50年代已有答案。

 

哥倫比亞唯一的地鐵系統誕生

麥德林擁有哥倫比亞唯一地鐵系統

麥德林擁有哥倫比亞唯一地鐵系統

1950年代建築師保羅維納(Paul Lester Wiener)和何塞塞特(José Luis Sert)在「總體規劃方案」(Medellin Master Plan,簡稱MMP)已提出興建地鐵系統,但由於當時地方政府弱勢,只能拖拉地進行可行性研究,落實施工遙遙無期。70至80年代,麥德林的外來人口大多是低技術農民,工業轉型推高失業率,很多窮人找不到工作,便投向毒販懷抱;市內治安轉差,城市全無生氣。麥德林政府更覺要一洗頽氣,決定開動此巨大的基建工程,藉此製造更多勞工的就業機會,試圖把邊緣化的窮人導入正途。

當時南美的安第斯國家(包括哥倫比亞、厄瓜多爾、秘魯及玻利維亞)相對貧窮,無一城市能擁有昂貴的地鐵系統。在哥倫比亞,即使首都波哥大也沒有。所以麥德林的地鐵工程,含有另類的精神意義──它帶領市民展望將來,進入附近城市都沒有的高科技時代,使當地人引以為榮。

地鐵工程終於1984年開始動工,並於1995年年底開通。

地鐵工程終於1984年開始動工,並於1995年年底開通。

 

在城市設計上,失控的發展把南北軸無限拉長,因缺乏完善的路網設計,造成不少交通問題。而山上僭建了大量非法社區,窮人被邊緣化。與其無視貧民窟的存在,倒不如把這些分散的脈絡納入規劃之內,不致令城市失焦。所以,這條貫穿南北的架空鐵路,除了把碎片化的社區重新連起來,創造新的城市焦點,更重要是公平地把各區串連起來,無論是南面富人聚居的El Pablado,或是北面窮人所在的Niquia,都有地鐵列車可達,讓所有市民都覺得受到平等的重視。

1980年麥德林得到中央政府批准興建地鐵,經過三年的招標及設計,地鐵工程終於1984年動工,並於1995年年底開通,現在有A,B兩條線路,一共27個站點。為了減低成本,整個系統全是架空鐵路,並沒有穿越地底。

麥德林地鐵不僅是市內的大型集體運輸交通工具,也有助於發展邊緣化地區,建造為城市的重要文化標誌。鐵路不但可舒緩城市交通擠塞的問題,更可減少整體的交通時間成本。從前由北面Bello到南面的Envigado需要兩個小時,但乘搭地鐵只需半小時,大大增加城市的流動性。結果,住在北面及山上的貧窮人口可較易到城南工作,增加就業機會,改善生活。

地鐵站內及車廂非常清潔,車卡鮮有塗鴉。

地鐵站內及車廂非常清潔,車卡鮮有塗鴉。

麥德林的地鐵當然也有其弊處,就是建設成本過高,令市政府的財政出現赤字。但經過營運20多年後,大部份市民都認同當年的決定,因為現在地鐵已變成麥德林的標記,是當地人的驕傲。我2011年到訪麥德林時,地鐵系統設計給我簡潔實用的感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無論月台、售票大堂或是車廂都非常潔淨,車卡內外都沒有塗鴉,可見當地市民對它愛惜有加。麥德林缺乏歷史建築,不是傳統的旅遊城市,但當她擁有哥倫比亞唯一地鐵系統後,吸引國民到來,也受到外國遊客青睞,帶動旅遊業發展。

公共空間藝術化

地鐵站附近建有廣場,站點周圍的人行道也被擴闊,成為市民常到的公共空間。

地鐵站附近建有廣場,站點周圍的人行道也被擴闊,成為市民常到的公共空間。

地鐵建成後,市內出現很多沿站而設的口袋空間(Pocket Space),改變了麥德林以工商主導的公共空間概念,換上了以地鐵文化發展的空間結構。地鐵站出口附近的行人道被擴闊,接連著架空鐵路下的空間,構成新的城市場所,並由當地藝術家粉飾,把橋底變身為小小的都市畫廊,讓市民約會及休憩時,暫時逃離石屎森林的悶氣。

安蒂奧基亞省博物館(Museum of Antioquia)

安蒂奧基亞省博物館(Museum of Antioquia)

市政府開始投放較多資源在城市建設上,於是為市內的綠化空間大改造,在多個市中心廣場加入藝術元素,當中本土藝術家費爾南多.波特羅(Fernando Botero)貢獻良多。波特羅是哥倫比亞當代最出色的藝術家和雕塑家,出生於麥德林,其風格稱為「波特羅式」(Boterismo)。很多人以為他畫的全是胖子,但其實他只把描繪的對象以誇大的體量表達,追求另類的美感及可塑性,所以不只是人,甚至是動物及死物,他都是畫成脹鼓鼓的。他的作品叫人一見難忘,其實是想以幽默的方式批評政治。

波特羅太愛麥德林,在2000年他私人捐出了多張名畫及雕塑作品給安蒂奧基亞省博物館(Museum of Antioquia),希望以藝術去改變城市的暴力形象。另外,他亦捐出23座大型銅像雕塑,放在博物館前的公共空間,稱為波特羅廣場(Botero Plaza),為市中心加添濃厚的生活品味。

波特羅廣場(Botero Plaza)有23座大型銅像雕塑。

波特羅廣場(Botero Plaza)有23座大型銅像雕塑。

千禧年代︰纜車把貧民區也連起來

2002年,烏里韋(Álvaro Uribe Vélez)總統上台後,政府加強打擊游擊隊及毒品交易,國內安全大大改善。但毒梟時代終結後,麥德林的貧富懸殊問題仍然無法解決,富人繼續住在市中心的平地,窮人則爬到周邊山谷的陡峭斜坡上,住在已發展幾十年的貧民窟內,當區居民若要前往地鐵站,也要徒步半個小時,造成就業困難。

全市首個纜車系統「都市纜車」(Metrocable)於2004年啟用(Photo Credit: Rita Chan)

全市首個纜車系統「都市纜車」(Metrocable)於2004年啟用(Photo Credit: Rita Chan)

2001年市長路易·佩雷斯(Luis Perez)上台,他與地鐵集團提出,用纜車系統把貧民區接駁到地鐵系統之內,並發展成山上的公共交通配套。麥德林的貧民窟各據山頭,因為沒有經過規劃而發展,根本不能加入有效路網,纜車反而能到達更高更遠的山頭,改善交通問題。

聖多明哥的纜車站(Photo Credit: Rita Chan)

聖多明哥的纜車站(Photo Credit: Rita Chan)

2004年,法哈多(Sergio Fajardo)接任為麥德林市長,他繼續落實佩雷斯的纜車計劃,全市首個纜車系統「都市纜車」(Metrocable)於同年啟用,這個全新系統造價2,600萬美元,全長1.8公里,將北面最危險的聖多明哥(Santo Domingo)連接到市區北面的地鐵系統,便利貧民窟內的居民到市中心工作,促進區內社會流動。高昂造價使貧民窟人民受寵若驚,區外人也被新纜車系統吸引,結果,不同階層的人走出各自社區,打破固有地域和社會的隔膜。

纜車站變成大家交流的公共場所(Image source: internet)

纜車站變成大家交流的公共場所(Image source: internet)

除交通得到改善,區內的治安也明顯改變,纜車系統由空中俯瞰貧民窟,封閉社區變得開放,罪犯自然有所顧忌。居民每天進出纜車站,路過的地方成為主要人行流線,站旁的口袋空間逐漸變成大家交流的公共場所,小販在此擺賣,朋友及鄰里到此閒談,罪案減少,家長也放心讓小朋友在附近遊玩,結果聖多明哥這個危城,變得更有朝氣和活力。

活化貧民區

除發展纜車系統外,政府於2011年在13區(Comuna 13)興建一條長約384米的戶外扶手電梯,以耀眼的橙色的設計,分成六部份登山,把最貧窮的13區內約一萬二千名市民聯繫到市中心。戶外扶手電梯亦成為新潮點,吸引遊客慕名而來。\

為了照顧被邊緣化的一群,法哈多大膽提出「麥德林公民承諾」計劃 (Medellin, Commitment of all the Citizens),以都市規劃促進社區發展,活化貧民區,提倡城市和平與社會公義。所以,法哈多政府透過城市設計及空間干預,在許多山頭上,興建極具時代感的公共建築,包括學校、公園、圖書館和體育場館等,除可改變社區形象外,亦幫助當地人融入社會,對麥德林產生歸屬感。

由罪惡之城變成SMART CITY

2016年對麥德林被頒發李光耀世界城市獎

2016年對麥德林被頒發李光耀世界城市獎

2016年對麥德林非常重要,因為她獲頒李光耀世界城市獎,表揚其極具創意的城市設計。鐵路及纜車等交通系統,成為改變麥德林的靈丹妙藥,令這個曾經臭名遠傳的罪惡城市,搖身一變成為今天的潮城,貧民窟更成為新興的旅遊熱點。對麥德林市民來說,她是一座令人生活幸福的宜居城市,人性化、自由、公平。這些全是源自城市規劃的核心價值──平等,賦予所有的居民平等的權利。政府則運用創新和大膽的「社會融合」模式,達到城市的平等。

麥德林的設計並不能完全倒模式地應用於其他城市,但她的經驗告訴大家,城市設計是要以民為本,並要了解自身的歷史及文化,對症下藥。政治上,地區政府應承諾服務市民,教育市民要共同面對貧窮問題,力求轉危為機,而非視而不見。城市設計上,麥德林決策者大膽從最難的地區入手,叫市民反對社會不平等、暴力與忽視法制的文化,從而進行合適的地區設計及空間干預。最後,當然是全市要選出正確的政府,讓有能之士上台,帶領市民一同解決城市問題。麥德林今日的成功,是從無數的痛苦經歷中演化而成,沒有僥倖,相信她能為其他城市帶來一些啟示。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全新一輯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與聽眾遊歷12個有個性的城市,分享12個有趣的城市發展故事。節目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